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斗智斗勇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1847 2019.01.30 18:15

  明玉对祁陌说她饿了出去寻果子倒也不完全是说谎,她也确实是饿了,所有的事情都得吃饱了再思考不是?

  她正专心致志地吃着果子,忽觉两道灼热的视线跟随着她。抬头,却见这不苟言笑的冷漠男子竟然在冲着她笑。

  明玉惊得差点掉了果子,再想仔细看清楚,这人却又恢复成原来那一脸冷冰冰的模样,好像刚才那一幕从未发生。

  她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刚刚那个笑容,简直就像春日里的太阳能融化坚冰,一下子能甜到人心里,跟现在这个浑身死气沉沉的人根本无法联系起来。

  这个男人,究竟从何而来?

  “你,刚刚在对我笑吗?”

  明玉踯躅半晌,方问道。

  祁陌听到这话,眉头微皱,抬起头瞥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虽然这样的情况明玉早有预料,但男子默不作声的反应还是令她些许失望。

  “你不回答我,也没关系。”

  明玉也不尴尬,接着说。

  祁陌连头都没抬。

  “反正我知道的,你不是坏人。”

  她越挫越勇,仔细斟酌,又开口说道。

  这次,倒是引起了祁陌的反应。

  “何以见得?”

  他冷着脸,神色却显得有些嘲讽。

  明玉将果子放在一旁,盘起腿,双手抓着自己的小腿,思考了一会。

  “嗯……因为你没杀我啊。”

  祁陌看着她,眼神冷冷的。

  “你虽然一直威胁说要杀了我,可却从没有真正动手。”

  这话说完,明玉时刻注意着他的表情,他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唇角。

  她恍然想起今早他射出的那一箭。

  削发如泥的锋利短箭此刻还深深插在洞口的墙壁内。

  她干笑几声:“你那一箭不也没射着我吗?如果真心想要杀我,我怎么可能还毫发无损地坐在这里呢?”

  “更何况,你还让我去取干草铺在身下,这果子,也是你给我的。”

  明玉眼睛努力睁得圆圆的,希望自己能显得更真诚,更柔弱一些。

  祁陌静静望着这个像小兔子一样努力博取猎人同情的姑娘,心中有些摸不透她的想法。

  他确实不想滥杀无辜,但他也不是一个慈悲之人。

  威胁不到他的人他大可以轻轻放过,可一旦小白兔踩到了他的痛脚,那他会毫不犹豫地扭断她的脖子。

  “你究竟想说什么?”

  祁陌冷漠地打断了她的真情告白,直截了当地追问她的真实目的。

  明玉勉强咧出一个微笑。

  “没有,我就是说了我的真心话。”

  这个人真的病得不轻吧,面对她这样的无痕迹表演竟然无动于衷。

  祁陌见她果然矢口否认,便懒得理会她,直接闭上了眼睛,不论她再说什么都一动不动,任由明玉气得吹胡子瞪眼。

  明玉的如意算盘落了空,原本想要跟这个冷面男套近乎的计划全面崩盘,谁知这人竟然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她暗暗腹诽,这么没有风度,让年轻姑娘失了脸面的冷面男,谁嫁给他,真的是上辈子作孽,倒霉催的!

  “你,去烧点水。”

  还使唤她干起活了!

  明玉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闭眼的祁陌,又不敢不遵守他的命令。

  “这里哪有水?”

  “锅里。”

  昨日明玉到山洞里面拿干草的时候,确实看到一口小锅。

  她打开锅盖,是一盆清清的水,只盆底沉了一些杂质。

  “把火生起来。”

  明玉乖乖照做,用干柴点火,架上小锅,不一会水便咕嘟咕嘟地冒泡。

  “水好了。”

  明玉偷偷觑着他的脸色,不料后者却突然睁开眼睛,她吓了一跳,连忙转头。

  祁陌一只手将腰间的水壶解下,扔给明玉。

  “灌满。”

  幸亏她身体反应还算快,一把接住了这差点要扔到她脸上的水壶。

  牛皮制作的水壶重量十足,这要是砸到她脸上,非得砸出一个坑来。

  可在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非常情景下,明玉只得忍气吞声,默默将水壶装满。

  她将壶递给祁陌,努力表现得正常自然。

  “你抖什么?”祁陌一边接过水壶,一边紧皱着眉说。

  明玉赶紧收回自己颤抖不停的手,边揉着小臂边回答:“我,我手酸。”

  她心跳如雷,慌乱地去用树枝拨弄火堆,暗地里观察着祁陌的神色。

  令她长舒一口气的是,他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幸好。”她下意识地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明玉一惊,这人的耳朵怎么这么好?

  她装作无辜地看向祁陌:“我没说什么呀。”

  祁陌拿着水壶,正放在嘴边,听到她的话,动作停顿了一下。

  明玉扯开嘴角,一个大大的笑容浮现。

  他便没再怀疑,举起水壶喝了几口。

  “这水味道怎么有些奇怪?”他饮了几口,才觉水的味道和昨日不同。

  凌厉的眼神直射向明玉。

  明玉连忙转过头,又去一下一下地拨弄火堆。

  “味道奇怪吗?许是,许是隔夜了所以有些坏了吧?”

  她脑袋空空,胡乱地回答。

  祁陌盯着她的侧脸,只见她的耳朵根红得像烫熟的虾子一般,手里拿着一支树枝,不停地戳着火堆。

  “你撒谎!”

  他斩钉截铁地说。

  明玉咽了咽口水,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否认道:“没有!没有!”

  “你找死!”

  祁陌从地上站起来,伸手去拿一旁的剑。

  明玉一边尖叫,一边吓得往山洞口跑去。

  “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干!”

  这次恐怕她真的要死定了!

  她昨晚搬干草时就发现这山洞里竟然长着几株麻麻草,山野里长大的明玉自然一眼就辨识出来。麻麻草的汁液麻痹性极强,但只能通过口服生效。她心想着或许能有机会用上,便摘了下来。

  正巧今日冷面男要她烧水,她便挤出麻麻草汁液滴到了水里。

  只是她不知道这些分量的麻麻草究竟何时才能起效,现在看来,等不到它起效,她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可她绝不甘心坐以待毙,即使只有一线生机她也要博一回!

  幸而老天待她不薄,刚跑了几步,她便听见身后传来“咚”地一声。

  明玉心下一喜,回头去望,果然冷面男倒在地上,已然昏迷。

  麻麻草终于起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