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满目鲜血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43 2019.04.05 18:00

  “放开!”

  明玉将周晓兰的手掰开,挣脱开来。

  同为生在乱世的柔弱女子,命运难以自己掌控,为奸人所害,沦落到如此地步,若是见死不救,与那害人不浅的奸人又有何分别?冷眼旁观,所换来的不过是同为浮萍飘零,无处可归罢了。

  “啊!”此时一声女子的惨叫传来。

  鲜血喷溅,在明玉的裙摆上盛开出一朵朵艳红的花。

  那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捂着脖子,汩汩鲜血从她的指缝中溢出来,她不甘心的眼睛圆睁,带着怨怼和无尽的痛苦,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哼!不识好歹的东西!还想杀我!”王员外拿着剑,剑尖上滴滴血珠顺着剑身缓缓滴落。

  原来这姑娘不堪凌辱,慌乱间摸到了挂在一旁作为装饰物的宝剑,从剑鞘中抽出了剑身,想要为自己博一个生路。

  可不料,这个王员外虽壮如肥猪,却有一些武功底子,立刻夺了她手中的剑,反手抹了她的脖子。

  明玉愣愣望着这刹那间发生的一切,手脚发凉。

  王员外啐了一口,随手将剑扔在一旁,把身上溅上了血的外套脱了下来。

  他恶狠狠地看着明玉几人:“怎么?害怕了?乖乖听话,我自然会对你们温柔一点的。”

  明玉暗暗咽了口口水,心跳如雷,她根本没有时间为他人感伤,因为接下来,便是她们了!

  王员外伸出手,手指尖在她们身上来回转动,似是在细细挑选,自己的下一个猎物。

  “就,就你吧!”他细细打量了她们一圈,最终手指停在了明玉身侧的清音身上。

  清音慌乱起来,她求助的眼神望向明玉,明玉虽然想要帮忙,却也无可奈何。她们三人的命运早就如同浮萍一般,飘摇不定,她连自己都拯救不了,何谈去拯救别人呢?刚刚那个姑娘的死深深震撼了明玉,她深感自己的无力,没有力量,什么事也做不了。

  “快点过来!”王员外粗着声说道。

  清音咬着嘴唇,犹豫不定。原本她以为,自己早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足以面对这一切。可如今,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难以掩饰的软弱毫无遗漏的表露出来。

  她怕极了。害怕自己的清白难以保留,害怕自己会像躺在地上的那个姑娘一样血溅当场。面对眼前这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她只觉得无比的恶心。

  突然,她的后背被人狠狠推了一下,她控制不住地上前几步,王员外趁机抓住了她的双手,将她往自己怀里揽去。

  是周晓兰!明玉怒目,看向自己的这个堂姐。周晓兰却毫无愧意,只能冷冷地看着笑容猥琐的王员外。

  “不要!”清音皱着眉头,躲闪着。

  “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否则下场也就跟这不识相的东西一样!”王员外威胁她道。

  清音一愣,她下意识地偏头看向地面,那个姑娘仍旧捂着自己脖子,死不瞑目,鲜血流了一地,死状残忍。扑鼻而来的血腥味让她心有余悸,清音偏过头去,不忍再看。

  “对嘛!乖乖听话,自然好处少不了你的。”王员外的肥猪手轻轻抚上清音白玉般的脸庞,从他口中呼出的臭气让清音眉头紧皱。

  她紧闭的双眼溢满泪水,从眼角滑落,仿佛她对这不公的命运低头,不再挣扎了。

  明玉不忍再看,她一边觑着王员外的神色,一边悄悄地往门边移动。

  “啊!痛!”

  却不料王员外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痛声连连。

  清音猛地将插在王员外胸口的簪子拔出来,细长的簪子染成了鲜红色,又引得其一阵呼痛。她将这簪子偷偷留下,就是为防今日,此时便派上了用场。

  “咳咳!你这个贱胚子,竟敢伤我!”可清音没想到的是,许是这个王员外皮糙肉厚,这一簪子下去竟只伤了他分毫。

  王员外气急,双手狠狠掐住清音的脖子,将她抵在了墙上。

  “你给我去死吧!”

  清音被掐得脸色涨红,她无力的双手挥舞着,在生死一线上徘徊。

  哐嚓!

  王员外眼睑翻白,手上陡然没了力气,将咳嗽连连的清音松开,肥胖的身体无力地倒下,将地板砸出空洞一声巨响。

  明玉举着残碎的花瓶,喘着粗气,站在他身后。

  她刚刚趁着王员外发狂之际,抄起门边的花瓶摆件,狠狠地往他头上砸去,碎片飞舞,王员外的后脑也是血肉模糊。

  “你没事吧?”她将手里的花瓶丢到一旁,问向清音。

  “没事。”她摇了摇头。

  “来,到这边来!”明玉向她伸出手,绕过王员外,将她从墙角扶出来。

  清音声音颤抖,许是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她内心仍旧震动不安。她略带着点哭音的看着明玉说道:“谢谢你!”

  明玉摇了摇头:“你没事就好了。”她只是不想让悲剧二次重演。

  可两人不知,明玉的那一下下手虽重,却不足以致人死亡。王员外还是个命大的主,虽然满头鲜血,但却只晕了片刻,便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捂着脑袋,晃晃悠悠地看着两人相互搀扶的背影,向她们扑来。

  “贱人!”他大喊着。

  明玉一惊,立刻回头去望,看到的却是王员外腹部被贯穿,口吐鲜血的模样。

  “啊……”清音发出一声痛呼,明玉低头一望,这才发觉她腹部也被一剑贯穿,鲜血淋漓,而握着这把剑的人便是她的堂姐,周晓兰!

  “你……”明玉愣愣地望着周晓兰,她脸上溅上了点点血迹,眼神却冰冷无情。她才发现,这个堂姐,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周晓兰一直冷眼旁观,当她发觉重伤的王员外仍能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她毫不犹豫拿起地上的剑,冲着清音一剑刺去,透过她的腹部,再将王员外置于死地。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实在不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能做出的举动。

  她利落地将贯穿两人腹部的剑拔出来,清音立刻双腿发软地往一边倒去,明玉用尽力气,才将她扶住,搂着她坐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