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天涯咫尺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94 2019.04.14 23:08

  “公主,请上车。”

  侍卫林立的马车车队旁,曾枫佩剑侍立在慧灵一旁。

  “你家将军呢?”

  慧灵并不急着上车,她鼓着脸颊,踮起脚四处观望。

  “将军,他会坐在公主前面那辆车上。”

  慧灵点点头,“那我去等他吧。”

  说着,她便往前走去。

  曾枫慌乱地快步赶上,拦在她身前。

  “公主,您还是先上车吧,我们马上要出发回京了。”

  作为将军最贴心的心腹人,他清楚地知道,虽然皇上给将军和这位慧灵公主赐了婚,但是将军可不愿意总是见到她。

  将军的心里装着谁,他再清楚不过了。

  拦不住这个公主,到时候将军又得日日一副冰山脸,给他折磨了。

  慧灵不耐地摆手:“你一边去。我上次见祁陌已经是十日前了,十天来我次次找他,他次次避而不见。怎么?我一个堂堂公主,到你们这儿连这点尊重都没有吗?”

  曾枫哽住,那些都是将军自己干的,跟他可无关啊。

  “你给我滚啊!”

  她瞪着眼,手指指向他的眼睛。

  曾枫硬着头皮,依旧迈着小碎步跟着慧灵。

  “公主,即使您有事要找将军,也请稍等一下吧,行程不能耽误啊。”

  “别胡扯了,哪里要走了,人不是都还没来吗?”

  下人都还在往车上装东西,离出发还得好一会呢。

  曾枫苦劝无果,脸色难看,他似乎预想到了到时将军斜眼瞥他的冷漠神情。

  突然,前方走来一人,曾枫立刻双眼放光。

  “秦将军!”他朝前方挥着手。

  秦将军?慧灵听到他的喊声,立刻紧张起来。

  颀长健壮的身影面朝着她走来,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慧灵只看了一眼便立刻转回头来,她伸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心中慌张。

  “秦将军,我们马上要出发了,对吧?”曾枫热情地朝他喊道。

  秦离眉头轻皱,这是什么话?不远处的下人不是还在前前后后地忙碌吗?他不过是早到了。

  他继续走近二人,却见曾枫不停地朝他挤眉弄眼,慧灵站在一旁侧对着他,神色似乎有些尴尬。

  “哦,是要出发了。”

  曾枫心中激动,果然秦将军聪慧过人,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公主,您听到秦将军的话了吧?属下没骗您,我们确实要准备出发了,您不如先回车上,这一路上反正都有时间……”

  慧灵慢慢转头,目光正好与秦离交汇,深邃的眼眸好似能将她吸进去一般。

  “公主您该回去了,如此属下也好做好护卫准备。”

  “护卫?你要保护我吗?”

  慧灵好奇地看向他。

  “将军吩咐,这一路上由我负责保护公主,随侍在马车旁。”

  随侍在马车旁边?!那岂不是日日她只要掀开车帘便能看到他吗?

  想到这,慧灵脸上立刻浮起红云。

  “公主,你没事吧?”

  慧灵那明显红得如熟透的虾子的脸颊,让秦离忍不住开口。

  “我,我没事!”

  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庞,说起话来竟有些结巴。

  为何他一出现,她便整个方阵大乱?就算他曾经救了她,那也是他应当履行的职责,她可是公主啊!

  不过是一个武夫,有什么稀奇!

  慧灵对这样面对他毫无招架之力的自己,气恼不已,她只觉得在这里一刻都待不下去,转身就往回跑去。

  “怎么了?怎么突然就……”

  慧灵飞扬的裙摆掠过曾枫的视线,他苦劝良久,她却一朝改变心意,让曾枫措手不及。

  “想通了吧。”

  说着话,秦离跟着慧灵往她的马车旁走去。

  “是吗?”

  这两人,怎么有些奇怪呢?

  曾枫呆站在原地,独自凌乱。

  “喂,傻站着干嘛呢?还不去准备?”

  曾枫回过神来,祁陌已经站在马车旁,正一脸不耐地看着他。

  “是!”

  车队缓缓出发,这一次回京不仅要将私自出宫的慧灵公主平安送回皇上身边,还要将边关战事一一进行汇报。

  如今,突厥在边关的叛乱已经平息,盛唐也已与突厥初步订立了和平协议。休养生息,将会是近年的主流方向。

  身为主帅的祁陌,也必须即刻回京,处理接下来一系列的对外事务。这一走,再回来,便不知是几时了……

  祁陌坐在缓缓启动的马车上,从怀里掏出那支他从慧灵手上拿到的木簪,轻轻摩挲。

  那晚,他们找到慧灵公主时,他一眼便瞧出了她手上紧紧握着的那支木簪,就是明玉日日戴在头上,从不曾取下的那一支。

  他还记得,那一刻,他的心跳如何剧烈加速,她果然还活着!庆幸、紧张、颤抖,所有的情绪一齐涌上心头,那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他日复一日地在寻找她,从边关到寿镇,再到通州,一路上却依旧没有发现她的踪迹。这一拖便拖了十日,拖到了无论如何也得回去的时候。

  他看着这簪子,眉头深锁,明玉,你究竟在哪儿?

  高耸威严的城门前,巨大的牌匾上“京城”二字闪耀着金光。衣衫褴褛的人们灰头土脸,在城门前排成一列列长队,骄阳下每个人都汗如雨下,哀叹声连成一片。

  明玉和周晓兰走在队伍末尾,默默地等待。

  周晓兰时不时碎碎地抱怨着:“这都是什么鬼天气?热成这样!”

  四周的场景似曾相识,明玉不由得想起她在良山水笙家里醒来时,梦里梦见的一切。

  顶头的骄阳,威武的城楼,长长的队伍,还有身边的姑娘,一切都没有差别。

  那个梦,不像是回忆,倒像是……未来。

  “喂,我说话呢,你没听见吗?怎么不应声啊?”

  周晓兰见明玉发呆,丝毫没有反应,在她耳边吼道。

  “啊?你说什么?”

  周晓兰气不打一处来:“算了!没什么!”

  “哦!”

  明玉想着那梦,又被这骄阳晒得昏昏沉沉,着实没有力气回应。

  “哎,你说这京城该是盛唐最繁华的地方,怎么这排队入城的人都穿得破破烂烂,还不如我们镇上热闹?”周晓兰环顾四周,不解地问道。

  “想来,是这突厥叛乱的影响也辐射到了京城吧。”

  周晓兰点头:“怪不得,这一路上乞丐多了不少,想来都是附近城镇的人受到了波及,都往京城来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