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身不由己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78 2019.04.19 21:38

  “你是怎么办事的?莫不是出了什么纰漏?”

  阿红将小春悄悄叫出来,语气严厉。

  “我,我一直很小心啊,她不可能发现什么的。”

  小春委屈极了,原本害人便不是她所想所愿,如今出了岔子倒全是她的责任了!

  “你把药下在茶水里了吗?”

  小春抿着唇,点了点头。

  “你亲眼看见她喝了吧?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阿红唯恐事情出了纰漏,问得事无巨细。

  “她喝了的,我看见了。”

  只是,明玉从不在意穿着吃食,从来都是她拿来什么她便用什么。而这一次,较之以往,她倒是问得多了些。

  小春在心中揣度许久,最终没有说出来,想来这些不过是小事,应当不值得拿出来说罢。

  听了小春的回答,阿红不禁疑惑,这么来说,这封信不过是巧合吗?

  “其实,明玉姑娘是个不争不抢的性子,想来不会对大小姐有什么威胁的。”

  小春忍不住替明玉说话,这些日子,一点一滴她都看在眼里。

  明玉姑娘从不随意使唤苛待下人,也未曾闹过脾气,对于自己的吃穿用度更是从未多言,唯独对要见大小姐这件事有些执着罢了。

  “你懂什么!”阿红皱着眉头训斥她。“你就给我做好分内的事情!好好盯着她,有什么事情要第一时间来报,其他的不需你多嘴!明白了吗?”

  小春无奈:“是。”

  她人微言轻,除了照章办事,也确实无能为力。

  两人谈话间,突然不远处的墙角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

  阿红立刻警惕地喊道:“谁!”

  她快步朝着墙角走去,却见一只猫儿从另一面跳上墙头,摇着尾巴,在细窄的墙边行走。

  小春跟在后面,也看到了这一幕:“原来是猫儿!近几日我们院里偶尔开火,这些猫儿就总爱来院子里闲晃,时不时便踏坏些花儿草儿的,顽皮得很。”

  阿红紧绷的心放松下来,可被一只不知哪里跳出来的猫儿戏耍,她也恼怒得很,甩了袖子便要走人。

  可小春心里还装着事情,沉甸甸的,卸不下包袱。

  她赶忙上前叫住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阿红姐姐,那药我还要不要......”

  阿红脚步顿了顿:“不必了,你等我指示。”

  既然这个李明玉这么识相主动提出离开,她们也不必冒着风险做这种脏事。

  且再看看吧。

  送走了阿红,小春便忙活着给明玉张罗晚饭,这院子里下人不多,贴身伺候明玉的事情都得她亲自来做。

  夜幕降临,屋内的隐隐灯光闪烁,明玉一袭白裙,头发松松地挽着,正坐在桌旁,手上拿着一卷书入神地看着。

  昏黄灯光下,她皮肤白皙细腻,眉眼分明,纤长的眼睫毛在眼睑处投射下一片阴影,像一把折扇,随着时不时的眨眼忽闪忽闪。

  小春端着晚饭走进屋子里时,看到的正是一番景象。

  美人如斯,不由让人心情愉悦,即使小春与她同为女子,也不例外。

  平心而论,明玉的相貌虽不让人惊艳,却是清秀恬静,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若是现在告诉旁人这位便是言王的嫡亲女儿,也是让人信服的。

  见她端着饭食进来,明玉放下书,将桌上摊着的笔墨移开,唇角带着笑意。

  “今天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啦?”

  可除了相貌,这最重要的还是为人和性情。

  比起兰芝阁的正派小姐,小春更愿意伺候这位温柔良善的外姓姑娘。毕竟比起荣华富贵,平安幸福才更重要。

  跟着一位什么样的主子,未来的日子便天差地别。

  “姑娘,奴婢今天做了些清淡的小菜,您配着南瓜糯米粥吃一些,好吃又养胃。”

  小春将小菜一一从餐盘里拿出来摆在饭桌上,许是手上的水未擦净,她竟不小心手滑,差点将碗碟掀翻。

  明玉眼疾手快,立刻接住了盘子,小菜才幸免于难。

  她嘴角带笑:“你什么意思?慌什么?莫不是在菜里给我下毒了?”

  小春原本差点摔了盘子,已是万般惊慌,明玉的一席话更是戳中了她的痛点,令她心虚不已。

  “奴婢该死!”她放下手中的饭菜,跪在地上,深深地俯着首。

  明玉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小春啊小春,你这么慌张,做过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露马脚呢!

  自从上次在驿站救人,明玉渐渐发现有时她的梦境竟会变成现实。那日,初入京城,莫名地熟悉感便让她忆起在水笙家里做的那个诡异的梦。

  因为那个梦中出现了京城,她才会一心一意地向京城而来,希冀着能够找回些许记忆。

  可真正到了这个地方,她才明白,所谓的因,又是果,缠绕在一起,一时间让人分不清顺序先后。

  从那以后,她便对于自己的梦境,格外注意。

  直到今日,她午睡起来,满头大汉,便是因为那个可怕的预知梦。

  梦中,温和可爱的小春变了脸色,在茶水中给她下药,一脸的冷漠,完全不似往日。

  她痛苦不堪,被人背叛的记忆涌上心头。

  原来越是看起来温柔善良的人,越有可能是披着羊皮的狼,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会狠狠地扼住你的脖子,咬的你鲜血淋淋,无处可逃。

  她看着伏在地上的小春,眼神渐渐清明。

  可幸好,她没那么倒霉,次次遇到的都是自私自利的坏人。

  梦境的最后,小春犹豫再三,还是倒了那壶添了料的茶水。

  即使她曾经想过害她,可至少她没有做到最后。

  “你哪里该死?难不成你还真的下毒了?”

  小春抬起头,眼睛里蒙着一层薄薄的云雾:“奴婢没有!”

  明玉蹲下身,将她扶起来:“我知道,你没有,所以你不用跪。”

  小春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我不过是开玩笑的,怎么还惹得你哭了呢?”

  小春摇头:“奴婢是开心,遇到了姑娘奴婢真的很开心。”

  明玉静静望着哭红了双眼的她,心里的那点疙瘩渐渐消散。

  刚才,她偷偷躲在墙边,听了小春和阿红谈话后,她才明白,在这深宅大院,谁都不容易。

  她要面对原本信任的堂姐的加害,而小春也有自己的软肋和必须保护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