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漫漫冬夜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1356 2019.02.17 19:22

  对于祁陌的话,明玉有点摸不着头脑,只能接话敷衍。

  “这是新兰的招牌菜肴,价格也是比一般的面高出数十倍。”

  明玉故作明白地连连点头。

  “所以,你是用什么付的账?”

  她愣住,眼神不自觉飘向站在一旁待命的曾枫。曾枫神色慌张,脸颊微红。

  “不要告诉我。”祁陌放下筷子,“是记在我账上的。”

  他瞥向心虚低头的曾枫。

  “公子,咱们不是也不差一碗面的钱吗?”踯躅片刻,曾枫小心翼翼地开口。

  “是我,不差钱,不是,你。”祁陌微笑。

  明玉看到曾枫狠狠地吞了口口水,心知逃不过去,站了起来。

  “公子,是我的错,跟他没关系,他也是好心,见我几天没吃饭这才可怜我的。”

  她如此坦白承认,倒是让祁陌感到意外。

  “我绝不是那种欠钱不还,东西下肚就不认账的人!所以,公子。”明玉激动地说着,“让我,跟着你,替你当牛做马,以还饭钱吧!”

  明玉上前去,一下子抓住祁陌的衣袖。

  祁陌眼角抽搐,无奈地闭上眼睛,抬起手将衣袖从明玉攥得紧紧的拳头中拽出来。

  “离我远一点!”他咬着牙说。

  明玉离他很近很近,白皙的脸庞差点碰到他的鼻尖,她脸上细细的绒毛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扑闪扑闪的眼睫毛还有些潮湿。

  “你没听见吗?”

  他声音放大,脸上有些怒气。

  “好嘛,我离你远一点就是了。”

  明玉有些委屈地松开手,死冷面,不就是吃了你一碗面,怎么这样吼她?

  “好歹我也救过你,现在一碗面也值得你这样嫌弃我吗?”她实在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

  祁陌冷笑:“救我?”

  他犀利的眼神投向明玉,她有些难过,明明她是好心,明明她有苦衷,明明她的药还在包袱里搁着,明明一切是误会,可他连听她解释都不愿意,上来就给她上了枷锁,判了死刑。

  “我是有苦衷的。”

  “我知道,你怕死,还不赶快趁机逃跑吗?”

  “你!”明玉气急,“你太过分了!”

  她气得指着他,手指还微微发抖。

  “行!我走可以吧,不出现在你面前,你开心了吧!”

  明玉大喊着,便跑出客栈。

  夜色里,一个身影冲进黑暗里,又融于其中,没了踪迹。

  “公子,天这么晚了,让她一个人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曾枫看着门口,有些焦急。

  祁陌脸沉如水,拿起筷子夹菜。

  “公子……要么我出去看看吧。”

  啪!祁陌将筷子拍在桌子上。

  “你怎么那么多话!”

  曾枫吓了一跳,连忙闭嘴。

  祁陌起身上楼,对明玉生气跑出去的事情充耳不闻。

  曾枫不敢再提起去找明玉的事情,可心中却担心不已。“要么我就一会儿自己出去找找。”

  “今天你给我好好待在客栈里,哪里都不许去。”

  祁陌似是曾枫肚子里的蛔虫,一下子点出了他的心思。

  曾枫看着他一步一步走上楼去,却不能反驳,无奈地坐在之前祁陌坐着的位置,看着一桌子基本没有动过的菜肴,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

  “气死我了!死冷面,臭冷面!一碗面条你也跟我计较啊!怕别人不知道你叫冷面吗?”

  明玉一口气跑出了客栈,黑夜中街上人烟稀少,她愤愤不平地自言自语。

  “什么公子这么抠啊!住得起这么贵的客栈,却付不起一碗面钱吗?就算我不该吃你的,我不也说了要以劳务抵债吗?怎么我就成了避之不及的瘟疫臭虫了,离你近一点你都怕染上病吗?”

  她嘀嘀咕咕地走在路上,凌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她原本单薄的衣衫根本无法抵挡,冻得她瑟瑟发抖。

  呼出的热气在寒冷的冬夜里冒着白烟,四周的店铺人家都紧闭着大门,街道上仅靠着几盏灯笼照明,勉强能看清前方的道路。

  她根本没想过出来要去哪里,只是一时冲动,就气愤地离开了,现在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鲁莽。

  “我现在连后路都没有,怎么有勇气就这么跑出来啊?”明玉垂头丧气,在这无人的夜晚,她一个人,显得更加孤独

  “其实吧,他可能也不是这个意思。毕竟他觉得我中途撇下他不管,他又不知道我是被人抓走,自然会误会的。”

  是人,哪有不犯错的时候呢?她总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她是在山洞里高烧不退的那个,被人撇下,心里肯定也会有疙瘩的。

  “我应该体谅他的。或许他知道,我的苦衷,就不会这样生气了呢。”

  走了好一会,明玉仔细想了想在客栈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这可能是个误会,怎么说冷面也在酒楼救了她,他好像并不是那种黑心肠的人。当然,她绝不会承认,想法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是因为冬夜难熬,无处可去。

  “要么,我还是回去吧。认个错,卖个好,应该就没事了。”明玉坚定心思,“这偌大的寿镇,我也不知道去往何处。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难不难的。”

  虽然下定了决心要抛下脸面求个生路,但却不是一件说到便能做到的事情,明玉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嘴上念了几百回“没什么”、“不难的”、“你可以的”,她深吸一口气,大声地说着。

  “好!现在回去!”她鼓足勇气,转身,往来的路上走回去。

  空旷的街道走了一条又一条,昏暗的灯光下,每条街道都是一般模样,绕得明玉头晕转向,她走了好长时间,却找不回回去的道路。

  “不会吧,我这怎么还迷路了呢?”她心下着急,环顾四周,努力回想着来路上的一切,无奈记忆就好像被刻意抹去一般,消失得一干二净。

  正待她慌乱无措之时,街道另一头的远处,隐隐的灯光和人声传来,给了她一丝希望。

  “那里好像有人。”

  她考虑了片刻,便寻着光亮处走去。只要找到人,问一问总能有个头绪,比她一个人在这里胡乱摸索要靠谱得多。就算是如此也找不到回客栈的方向,至少她可以有一个容身之处,度过这冰冷的一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