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各有心思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11 2019.04.28 18:00

  “总之,你不许再想着退婚,老老实实地给朕呆在宫里,不许乱跑!”

  李世义一锤定音,语气里的肯定不容他人质疑。

  当朝皇帝陛下的威严无人可挡,尤其是涉及到盛唐的安定,慧灵心里清楚,父皇这么说了,这件事恐怕很难有转圜的余地。

  她只能别过头去,冷冷地背对着李世义,用全身展示她心中的不情愿。

  女儿想来灵动活泼,在自己面前喜笑颜开,青春烂漫,可如今为了旁人与他生分,李世义心中也多有不忍。

  “灵儿啊。”他忍不住规劝她,“你还没有好好跟祁陌这孩子相处过,如何得知他不适合你呢?人嘛,总是慢慢地就处出感情来了......”

  “可是那种处不出感情的不是也有吗?那......”

  慧灵下意识想要辩驳,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她从未思考过的问题,话音戛然而止。

  她思索片刻,眼神狡黠,似是想到了什么。

  “父皇,赐婚对于祁陌来说,应该是一件天大的恩典吧。”

  她突然改变了话头,让李世义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是当然,让他去朕的女儿,盛唐最尊贵的公主,便宜他了。”

  慧灵笑意满满:“那是。不过为什么您要给他这样的恩典啊?”

  “他多年镇守边关,保卫盛唐安宁,此次又击退突厥,迫使其与我朝议和,彻底臣服,每年按时上贡,又立一大功,自然该赏。”

  李世义一一细数祁陌的功劳。

  “可若是这样的恩典并不合祁陌本人的心意,您不是害了人家吗?立了功,却还要被逼着成亲,岂不是不美?旁人该说,您赏罚不分了!”

  慧灵一步步将话题引到这儿,李世义这才明白这他这个小皮猴心里想的是什么鬼点子,竟然还能让她绕到这处来。

  “哦?娶朕的宝贝女儿,难道他还不愿意吗?”

  “那可不一定,我在您眼里是宝贝疙瘩,在旁人眼里可就说不准了。”慧灵委屈地撇着嘴,“父皇,您是最疼我的。这若是日后真的成了亲,夫君不疼我,不爱我,我岂不是要受一辈子的委屈?”

  李世义一拍桌子:“放肆!有父皇在,谁敢欺负你呢?”

  “可您自己不是也说了,总有一天,您也要歇一歇的啊。更何况,夫妻之间的事情,冷暖自知,面子上即使过得去,那里子究竟如何,您不也管不着吗?”

  慧灵这一番说辞,倒是让李世义深思起来。

  他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任谁都不能欺负了去。若是这祁陌真是只做面子功夫,并不真心疼爱灵儿,到时木已成舟,他又能如何呢?

  难不成还能把刀架在祁陌脖子上,要他对灵儿知冷知热,无微不至吗?

  “那你说该如何?”

  慧灵见李世义终于有所松口,连忙接道:“不如,让我们暂且先相处一段时日,这成亲之事就先不急于一时。若是最终我们两人于对方无意,还请父皇将此事作罢,别误了彼此的终身。”

  李世义用食指尖轻轻点着桌面,一时没有回答,慧灵也不催促,耐心地等候。

  “成亲之事暂且先不提,也不是不可以。”

  慧灵眼睛一亮。

  “只是,到时若是祁陌应了此事,你便不可以再推诿,要乖乖地按照父皇的旨意嫁人。”

  “好!”慧灵答应地无比爽快。

  这些日子以来,她早已看得明白,祁陌根本对她毫无情意,恐怕赐婚也只是被迫无奈。

  她很是有信心,让这个令双方当事人都不痛快的错误就停在这里。

  想到这儿,她一身轻松,欢快地跑出了大殿。

  独留下李世义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灵儿,你还是太天真了!”

  祁陌身为朝臣,不论其真正的心意如何,他都不会敢做那个驳斥圣上旨意的佞臣。

  他之所以答应将成婚之事暂缓,不过是想看看这个祁陌是否真的能胜任驸马,更想测试一下他对于盛唐的忠心。

  慧灵前脚刚走,候在殿外的内侍便走进来。

  “祁陌呢?”

  “回陛下,镇远大将军正在阶下等候召见。”

  李世义点头:“让他进来吧。”

  “喏。”

  日头渐渐西下,初春黄昏的光线却也烈的刺眼。

  祁陌向着宫门缓步,远远地便看见门外曾枫牵着马匹正在等待。

  “将军!”

  他挥舞着手臂,深怕祁陌错过他。高亢的叫喊声在这深静的宫殿,显得异常突兀。

  祁陌很想绕开这扇门,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脑筋不太灵光的属下。

  曾枫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上对自己的无情嫌弃,脸上依旧带着灿烂的微笑,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

  “将军,您终于出来了,可让我好等!”

  “嗯。”

  “那,我们接下来是去哪儿?”

  “回府。”祁陌翻身上马。

  曾枫也连忙跟着上马,“是回将军府,还是回老宅?”

  他从侧面望向祁陌,只见他说出这句话时,祁陌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

  曾枫跟随祁陌多年,一下子便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

  “将军府多年无人照管,如今大部分地方还没修葺完善。”

  他知道,自从祁老将军逝世,将军便独自到边关镇守,许多年不曾回京。

  如今的祁老夫人并不是将军的生身母亲,而是祁老将军后娶的续弦。

  是以,将军和他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并不亲密,也因如此,他借口边关事忙,年节都在军营里度过。

  此次回京,待的时日恐怕会很长,将军应是不想日日与继母相对。

  只是,陛下虽然赐下将军府多年,但因将军不常回京,缺人照料,如今实在破败不堪,他才不得不问出口。

  “将澜院收拾出来,我就住那。”

  曾枫猜的果然没错,祁陌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回老宅,宁愿在将军府将就。

  “是!”

  曾枫应道,两人骑上马绝骑而去。

  “对了,将军,您让我查明玉姑娘来京后的情况,我都查清楚了。”

  曾枫跟着祁陌到了澜院的小书房,开口说道。

  “进来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