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是何来历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15 2019.01.29 18:00

  久久保持一个姿势,明玉只觉得腰酸背痛。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让她即使靠着火堆,也是浑身发冷。对面男子倒是会享受,身下垫着厚厚的干稻草,也不畏冷。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伏低做小。她哪敢开口?只得自己默默忍受,心中默念,不冷不冷不冷,好像就真的暖了许多。

  “你若是冷,便到那边取些稻草自己铺上。”

  男子竟然开口让她去取稻草。

  明玉看向他,他却仿佛并未开口一般,依旧闭着眼养神。

  她便不多问,撑着地起身,捶了捶自己酸痛的腰背和僵硬的双腿,往山洞最里面走去。

  山洞里面堆着满满的稻草,还有一个小锅和几小捆干柴,想来这个山洞是村里的猎户偶尔歇脚的地方。

  那这个黑衣男子,究竟是什么人?

  这人,虽是一身黑衣,看似平凡无奇,可火光照射下,其织料上繁复的金色花纹彰显着尊贵,腰上缠着的黑金色扭花腰带也是样式新颖、做工考究,更别提他手臂上佩戴的袖箭和一直倚在他身旁的暗铜色宝剑。

  周家村,地处盛唐王朝的疆域北部,这一片本就地广人稀、土地贫瘠,更别提有什么富人高官在此。若是,真要有什么难以预测的变动,便也只有娘亲之前跟她提过的,那一件事情。

  突厥来犯!

  听说北边近年来战火不断,这几个月突厥更是大肆举兵进犯盛唐边疆,可并没有听说周家村附近有战事来袭。

  这人,究竟是何来历?

  明玉想破了脑袋也不知缘由,干脆暂且放下。不论这人从何而来,目的为何,对她而言首要的是要保住自己的小命。

  她来来回回,抱了好几摞干草,将身下铺的柔软蓬松,坐下果然舒服了不少。

  期间她偶尔偷瞄男子,他一直闭目养神,似乎毫不在意她的举动。

  明玉几次忍不住想要一鼓作气冲出山洞,就此摆脱这个阴晴不定的嗜杀之人。

  然而,她每当想起他袖中杀人于无形的短箭和灵敏的反应力,就将这些如春日新草般滋长的念头一一按下。

  她的小命可只有一条,她不敢赌!

  明玉就这样谨慎地倚靠在洞壁上,火堆带来的暖意烘烤的她浑身暖洋洋,眼皮子也撑不住打起架来,睡意渐渐来袭。

  山间的清晨姗姗来迟,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给了这昏暗的山洞一丝光亮。

  明玉缓缓睁开眼睛,才惊觉一夜已然过去。她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从熟睡的余韵中清醒几分。

  危险尚且存在,如一头凶猛的野兽在一旁虎视眈眈,然有了厚厚的干草垫在身下,她竟困倦地睡了过去!

  明玉暗暗地痛骂自己,心太大!这毛病,得改!

  日头渐渐上升,山洞里的阴暗渐渐被光明驱赶,唯独只有最深处还是冷寂和昏暗。

  她偏头看向黑衣男子,他还是坐在原来那个位置,笼罩在为数不多的阴暗中,眼睛闭着,仿佛睡着了。

  现在离开的话,兴许不会被发现,但若是被那人发现,可能她就得搭上小命,明玉心中摇摆不定。

  拼一把吧!

  明玉悄悄站起身来,贴着墙根,慢慢地往洞口移动。

  她时不时往回瞄一眼,观察那男子的动向,幸而他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并未发现她的行动。

  离着洞口只差几步,明玉心中激动,马上,马上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洞外的温暖阳光洒满她的面庞,轻柔的风将发丝吹起,满是自由的气息。

  咻!

  一支短箭正射到她脚尖前方,再略微偏一点,便会射穿她的脚背。

  “你在干什么?”

  低沉浑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明玉心下一沉,快速回头,那人果然醒了,正眯着眼瞧她。

  “你再往前走一步,这箭便会射穿你的后心,要不要试试,是我的箭快还是你的脚快?”

  话中的威胁之意简洁明了。

  明玉赶忙挤出一个笑容:“我是肚子饿了,想出去找点果子吃,你应该也饿了吧。”

  一个果子便当面袭来!

  明玉赶忙抓住这直朝自己面门而来的“凶器”。

  “吃吧。”

  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乖乖地往回走,手里捧着果子,惆怅又后怕。

  许是到了中午,山洞里光线充足,明玉无意中看向黑衣男子,竟发现其斗篷上似乎有着大片的黑褐色印记,阳光照射下才能看清。倚在一旁的宝剑剑鞘上,也似乎沾着血迹。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开始迅速生长。

  如果他是受伤了,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为什么他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移动位置?

  为什么他只用袖箭而不起身阻止她离开?

  为什么他要如此警惕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这许多的为什么也就能够说通了。

  这样的话,其实也就更加印证了她昨日的猜想,说不准,这个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小小山村,就是与匈奴进犯有关。

  可是,她所猜想的这一切,都千万不能泄露半点,她很肯定,自己的脑袋到时会掉得更快。

  明玉坐回位置,百般考量,这个发现到底如何利用,才能帮助自己逃离这里。

  祁陌腹部隐隐作痛,几天前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昨日听到动静出去查看,更是牵动了伤口,血流不止。

  他看着对面认真吃果子的女孩,只见她用衣袖仔细擦了擦果子表皮,这才放进嘴里,咬了一大口,发出“咔嚓”一声,声音清脆。

  昨晚他从背后偷袭,将她打晕,才发现这个他以为的“追兵”竟然是个娇滴滴的十几岁姑娘。

  可为了万无一失,他还是将她带回山洞,严加拷问。

  她慌乱欲泣的模样着实不似假装,受家人迫害逃跑的理由确也叙述的流畅,不似当场编造。

  他暂且信了她,便放了她一马。

  现在这样的处境,实在不想横生枝节,可他却也不是滥杀无辜,欺压无辜百姓的恶人,便拘着这姑娘让她不得离开。

  现在看来,这个姑娘确实单纯。她如小松鼠一般,手中捧着剩下的半个果子,满嘴的果子肉塞得满满,撑得一边脸颊鼓鼓的,不停咀嚼,竟显得有些可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