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灵魂互换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74 2019.02.25 18:00

  “咳咳。”

  明玉被一瓢冷水狠狠泼醒。

  “夫人,你还是乖乖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明玉双臂被牢牢绑在刑架上,侍卫长举着鞭子站在一旁,鞭子的尖头一端血珠啪嗒滴在地上。

  “你也搜过我身上了,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吧。你这样滥用私刑,员外知道了,必定会治你的罪。”她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咬着牙说道。

  侍卫长却完全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只淡淡地笑着:“夫人你究竟做了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

  明玉见他油盐不进,别过头去,不再开口。

  “既然夫人打定了主意,就不要怪属下不讲情面了。”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冽,举起鞭子毫不犹豫地向明玉身上抽去。

  噼啪!

  明玉紧紧咬着嘴唇,唇上被咬出了一道道血痕,身体再痛苦,也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绝对不会在这种恶人面前屈服,更不可能发出一点屈辱的声音!

  一道道鞭痕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血肉翻飞的伤口中鲜血涌流,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可心中一直有一个信念支撑着她。她不是孤苦无依的,只要她咬着牙撑过去,只要她还活着,他一定会来救她的!

  不能放弃!不能放弃!她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害怕自己一旦放松了心神,便会跌进无尽的深渊当中!

  “越公子,您来了!”突然,密集如雨点落下的鞭子停下。

  “问得怎么样了?”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进近乎昏迷的明玉耳朵中,她用力炸了眨眼,抬眼想向这人望去,可疲惫的身体支撑不了她的理智,只有一双月白色的靴子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脏污的地下室里,血迹斑斑,这双洁白无暇的靴子显得异常突兀。

  “嘴硬得很,死活就是不说。”侍卫长恭敬地回答。

  “别把人打死了,重要的是要揪出她背后的主谋。”悦耳的声音里暗藏杀机。

  “是!”

  明玉听着,只觉得思维更加混乱。这突然冒出来的“越公子”是谁?侍卫长对他十分恭敬,可王员外这个他真正的主子他却毫不在意?想着想着,身体的疼痛使她意识渐渐远离,胸口的鲜血缓缓地涌出来,浸湿了衣衫,也将莹白的玉佩浸染成血红,微微发出鲜红的亮光。

  新兰客栈。

  “将军,都准备好了。”曾枫来到祁陌的房间,敲门进入。

  祁陌背对着他,一身紧身黑衣,桌子上放着袖箭和散落的箭支,他正把匕首别到腰间。

  “将军!你这是要去哪?我们不是要出发了吗?”

  曾枫皱着眉,不解地问道。

  “你们先出发,我去一趟王府,回头去追你们。”

  “将军!”曾枫着急地绕到他身旁,“您忘了您还身受重伤吗?一个人去怎么能行呢?不如,我们先快马加鞭回了北陵关,再调兵遣将去救明玉姑娘,您说呢?”

  “你们先出发,回头再来接应我们。”他将袖箭装在手臂上。

  “将军!那王府不是一般乡绅人家,守卫重重,高手如云。您要是全盛时期,我一定不拦着您,可是现在真的不行。”

  祁陌没有言语,只将箭支一支支装载在袖箭上。

  “就算您不考虑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边关战事?战士们都在等您回去主持大局呢。”

  “你要相信秦离将军的能力,有我在没我在,边关都不会破。”祁陌将衣袖收紧,“更何况,我很快会跟上你们。”

  “您有多大把握?两成?还是三成?”曾枫挡在祁陌面前,恳切地看着他。

  “我自有打算。”

  祁陌沉着脸看着他,“让开。”

  曾枫没动。

  “这是命令。”

  他原本紧紧握着拳,听到祁陌的话,一下子泄了气,轻叹着侧身列开。

  祁陌走过他身旁,“赶紧收队出发。”

  每次将军的吩咐都斩钉截铁地回应“是”的曾枫,这次没有回答,他是在表明,他的行动归祁陌约束,但他的心无法认同。

  祁陌知道他的倔强,也不多说。曾枫办事他最放心,他不会误了大事。

  这次去王府救人,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夜黑风高之日,他早已摸清府中路线,再加上袖箭、匕首和迷药,他打算偷偷潜入府中,尽量不惊动过多侍卫,将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来。当然,这样的想法是否能够完美实现,还需要那么一点运气。

  但是,即使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也不能一个人离开。

  祁陌推开门准备离开,然而只推了一半,便袭来一阵晕眩感,身子踉跄了几下,后颈又突然刺痛起来,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入夜,荒凉的小道上,一辆马车疾驰着。

  晃动的车厢里,明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后颈的酸痛让她轻哼出声。立刻,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

  曾枫的脸庞出现在她面前,明玉不禁疑惑。

  “我怎么会在这?”话一说出口,把明玉自己吓了一跳,她的声音怎么会如此低沉沙哑?

  她记得刚刚她还在刑架上受刑,鞭子一下下打在她身上,每个细胞都在疼痛,难道这是后遗症?更奇怪的是,现在她却坐在马车上,身边是许久不见的曾大哥。

  曾枫似乎有着难言之隐,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他呢?”

  车厢里只有他们二人,却不见祁陌的身影,明玉赶忙问道。

  “她还在王府里。”曾枫答道。

  “什么?你怎么能抛下他呢?快点去救他!”

  “将军!还有一半路程我们便要赶到北岭关了,明玉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明玉一脸疑惑,她竟然听不懂曾枫在说什么!

  “你,刚刚叫我什么?谁是将军?”

  曾枫愣了片刻,随即回答:“将军!你没事吧?”难不成他下手太重,将军脑子糊涂了?

  明玉的眼神慌乱,她实在不能理解现在的状况,曾枫怎么会对着她叫将军?

  马车在道路上颠簸地前行,车旁的小窗户上挂着的帘子随着风上下摇晃,清冷的月光从缝隙中照射进来。

  明玉低头,借着月光看清了自己的手掌,修长而又骨节分明,薄薄的茧子磨在手心,这分明是一双男人的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