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误入狼穴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63 2019.01.27 18:00

  接着,屋门便被“砰”地踢开。

  “李明玉!你给我出来!”堂姐周小兰气势汹汹地冲她吼道。

  “堂姐。”

  “谁是你堂姐!你个野种,死了娘又怎么样,就你们母女清一色都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男人还有脸活着,害得我跟你一起丢人!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死啊?”

  说着,她便冲上来揪住明玉的头发,拳打脚踢。

  明玉被揪住头发,周小兰的拳头便落在她身上。

  “你娘周宛就是个贱人,千人骑万人骑的贱人!”周小兰边打边口出脏话,骂的难听。

  明玉气急了,愤怒地抓住周小兰地手臂,将她往一边甩去,大喊着:“谁许你骂我娘?谁许你骂我娘?”

  两人厮打在一起。

  明玉从小做苦活做惯了,力气自然是比娇生惯养长大的周小兰大得多,两人虽都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周小兰的手臂上却多了几道红痕。

  她坐在地上,便哭号起来。只余明玉一人,站在旁边,冷冰冰地看着她撒泼。

  舅母急匆匆地赶来,便见到这样一幅场景。

  “娘!”周小兰见母亲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腿,哭天抹泪起来。

  “怎么了?我的心肝,哎呦,不哭了,不哭了。”她连忙蹲下身把女儿抱住,安慰起来。

  明玉只觉得这幅母慈女孝的画面刺眼,别过头去。

  “就是她!凭什么让她占了我的房间,你看她身上穿的破布,把我的床都弄脏了。”周小兰跟母亲撒着娇,手指头直戳戳地指向明玉。

  舅母显得有些为难,她快速扫了明玉一眼,犹豫片刻,便将哭成花脸的女儿拉起来。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妹妹来了,你不让着妹妹,还在这里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周小兰愣愣地看着她:“娘!”

  “干什么?”

  “她打我,她把我打成这样了,你怎么还向着她说话啊?你是我娘啊!”

  她撸起袖子,手臂上一道道红印清晰可见。

  却不料舅母只看了一眼,便冷漠地说道:“谁让你来找你妹妹的麻烦的?”

  周小兰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母亲,“哇”地一声哭出来,转头跑了。

  舅母也不去追,反而笑着迎向明玉:“好孩子,你没事吧!”

  明玉心中情绪复杂,只摇了摇头。

  “哎,舅母知道不是你的错,都是你堂姐,我把她惯坏了,成了这个样子,你别跟她计较,我回去定会好好教训她的。”一副笑面孔让明玉极不适应。

  她胡乱点了点头,才将舅母应付过去。就连晚饭,都是舅母亲自送到房中,让她吃完。

  明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盛,这个家,今天是怎么了?

  除了一向讨厌她的堂姐周小兰,所有人都与昨天换了一副面孔,令人背脊发凉,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在背后发酵。

  入夜,四下里静悄悄的,窗外唯独风声如同野兽的嘶吼一般,肆虐着。

  明玉偷偷溜出了门,贴着墙根往正房处走去。

  她始终揣着疑惑,娘亲说过,反常即为妖。又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会改变,即使变,也只可能变坏,变好,很难。

  正房的灯果然还亮着,她溜到窗户底下,扒在窗沿上,屏息静气,仔细听着里面略有些模糊的说话声。

  “明玉这丫头,算是被我唬住了,今天小兰被这野丫头打成那样,哭得我心肝都直颤了,我也没露出马脚来。哎呦,可怜我的闺女,那胳膊上掐的红印儿,现在都没消下去呢。”是她舅母的声音。

  “行了。”是外婆,“你也别抹眼泪了,最重要的是先稳住这个丫头。”

  舅舅应声:“母亲说的是,您放心,这丫头包管全都信了。她一个没了娘的,还能逃的出咱们的手掌心吗?”

  明玉在窗边越听越迷糊,这究竟是为何要将她骗到这屋子里来?

  他们不是最讨厌她吗?

  可,有一点,明玉却已经明确了,这家人,从始至终就没安好心。

  “这边既然稳住了,那王员外那边可谈妥了?“外公用他惯用的拐杖重重地捶了捶地。

  “父亲,王员外那边没问题的,他早就看上了明玉这小丫头的美貌,还是他眼巴巴找到咱家要娶这小丫头做第五房妾室的呢,也不知道他七老八十的人了,能不能吃得消啊。“舅舅说着,竟阴笑起来。

  “行了啊,这在公公婆婆面前,你说什么呢?”舅母似是打了舅舅一巴掌。

  “哎,哎,污了父亲母亲的耳朵了。”

  “不妨事,主要是那王员外什么时候把聘礼送过来啊。”外公说道。

  “明日,周宛一死,我就通知了王家,明日他们就来接人,到时候聘礼自然就给带来了。”

  “好,好。”

  屋内欢声笑语渐起,似乎在商议着拿到银钱要怎么花用,是扩建房子,还是多置几亩田地。

  明玉手脚冰凉,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窖。她万万想不到,这家毒蛇般心肠的人,竟是要卖了她!

  卖了她拿到的银钱,他们竟也用得下去!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就这样被推进火坑里,给那年老好色的员外做妾!若是如此,她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她正想轻手轻脚地离开,却不料,没注意脚下,踢翻了一旁的花盆。

  深静的夜里,这一声响,惊得屋顶上歇息的鸟儿尖叫着扑腾着翅膀离开,也惊着了屋内谋划诡计的人。

  “谁!”舅舅在屋内大喊。

  明玉顾不得暴露身份,只拼命地往外跑去,身后舅舅一把打开房门,看到她的背影,果然喊着:“是明玉那小丫头,她要跑了!“

  “快追,快追啊!“似乎是外婆尖细的嗓音,还有外公重重地用拐杖捶地的声音。

  明玉慌忙地就想往村口跑,可身后舅舅和舅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不敢回头,怕脚步一停她便会被抓住。

  慌乱之下,她躲入路边半人高的灌木丛中,祈祷着不要被身后的两只魔鬼夜叉发现。

  两人的脚步声一下子就到了她身边,从她藏身的地方向前方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