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我命由我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03 2019.02.13 18:00

  “好嘞。”妇人沉默了一会,又打开了话匣子,“咱马上就要到了吧。”

  “穿过这片林子可不就到城门口了。”

  明玉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泪痕,心中暗暗盘算。要是到了镇上,想逃跑就难了,她会被直接送到王元外府上,到时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所以,现在她必须行动起来!

  或许,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喂!开门!开门!”

  马车门哐哐直响,剧烈晃动,仿佛下一秒就会从马车上飞出去。

  “别踢了,哎呦喂,这门得给你踢坏了!”

  一个婆子跑到马车前,心疼地说着。

  “停车!”明玉大喊。

  车夫无法,只得慢慢停下来。

  “小娘子,你也别为难我们,我们也就是下人,奉命办事罢了。”

  明玉赶忙凑到门前,小声说着:“我不是要为难你们,都到这一步了,我也认了。只是……”

  “只是什么?”

  “我要方便一下,这一夜没去,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门外片刻迟疑。

  “好嬷嬷,你若是不放心,尽管跟着我就是。”

  “有你跟着我,我还能跑了不成?”

  旁边一个妇人帮腔:“可不是嘛,她一个小姑娘能跑哪去?有姐姐你看着她,没问题的。这别把人憋坏了,到时候没法跟老爷交代啊。”

  “好吧,我现在开门,你可得老实听话。”

  明玉乖巧地回答:“当然了,你放心。”

  明玉脚上的绳子终于被解开,她跳下车,被束缚了一夜的双脚竟然有些发软。

  “行了,你就在这旁边小树林里解决了吧。”婆子一脸不耐烦。

  “可我这手上......”她伸出还被绑在一起的双手,晃了晃。

  “我这绑成这样怎么去方便啊?”明玉尴尬地冲着婆子微笑,“总不能麻烦嬷嬷你帮我脱裤子吧。”

  婆子嫌弃,用力摆了摆手:“这都什么话?你也敢说!真是乡下人,不懂规矩。”

  明玉赔着笑脸,婆子这才过来将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你可别想耍花招,我们这些人可都不是吃素的。”

  她听话地点头,边揉着自己的手腕,麻绳绑了一夜,手腕上被勒出一道红痕,微肿发痒。

  “跟我过来吧。”

  两人便往树林里走去。

  走了好一截,只能远远地看到原地等待的马车和下人,婆子不耐地问:“这里总可以了吧。”

  明玉点头,她将手放到腰带上,抬头一瞧,婆子正紧紧盯着她的动作。

  “嬷嬷!”

  “又干嘛?”

  “你这么看我,我怎么方便啊?”明玉着急地跺脚。

  “怎么就不能方便了?你且做你的就是了。”婆子双手抱胸,就是不转身。

  “我真的要憋不住了,你这样看我,我实在是没办法解决。这么多人还等着呢,万一耽误了行程,我这不是害了嬷嬷你吗?”

  明玉苦口婆心,听到有可能误了时辰,婆子才肯转过身去。

  “你给我快点啊!”

  “好!好!”

  她一转身,明玉立刻从乖巧的神色转变为漠然,她手上做着解腰带的动作,发出布料摩擦的声响,眼睛却在四周寻觅。

  “砰!”

  婆子缓缓倒了下去,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明玉举着硕大的石头,手微微

  发抖,第一次跟别人实打实的动手,她其实怕的不行。

  石头上沾上了点点血迹,她赶忙扔到一旁,蹲下身去,去解这婆子的衣裳。

  远处,同行的婆子正望着明玉这边,只见茂密的草丛间两个人都消失了,她心下发慌,喊着:“你们在哪呢?怎么看不见人了?”

  明玉刚将晕倒婆子的外衫解下来,听见叫喊声愈发慌乱。

  “老姐姐,你倒是应一声啊,要么我过去找你。”

  明玉心跳如雷,她大喊着:“我解手呢,嬷嬷说她也要方便一下,让你不用过来。”

  那婆子听见明玉的声音,心下方定,无论如何只要这小祖宗还在,他们就能交的了差。

  “哦,那你们快点。”

  听见婆子的答话,明玉稍稍松了口气,幸而糊了过去,可这点小伎俩恐怕是骗不了多久的,她得赶快开溜。

  将婆子的外衫穿在身上,她偷偷摸摸地从草丛中向反方向走去,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她要争取跑的越远越好。

  马车旁留守的婆子等了一会,远处依旧是没有动静,去方便的两人还是没有冒头,明玉早已遁走,而跟着她的那婆子也被砸晕在草丛中。

  她疑心起来,又喊着:“好了吗?”

  这次没有人应答。

  “坏了!不会出事了吧?你们,快点跟我去看看。”婆子一拍大腿,慌乱起来,带着人便往树林里跑去。

  当然,他们看到的只有晕倒在草丛里,衣衫凌乱、后脑勺还在出血的婆子。

  “老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她使劲摇了摇晕倒的婆子,那婆子才悠悠转醒。

  “哎呦喂,我这脑袋......”婆子脸皱成一团,捂着自己的后脑勺。

  “那小丫头呢?”

  “啊?”婆子被砸晕,现下还迷糊着。

  “我说那丫头呢?”

  婆子皱着眉回想自己究竟是怎么成了如今这幅惨样,突然明白过来。

  “哎呀!那丫头肯定跑啦!你们,你们愣着干什么,快点去追啊!”

  她指着一旁的小厮,慌乱地喊着。

  明玉在树林里奔跑着,她要逃,她要逃得远远的。她不信,这么大的世界,没有一个她的容身之处。

  没有谁天生下贱,也没有谁就该成为别人的玩物,利用的工具!

  李明玉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不断不断地告诉她:

  “我命由我,不由天!”

  “那边再去找找啊!快点!”

  几个婆子指挥着小厮在树林中,四处搜寻明玉的踪迹。

  “这小丫头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哎呦喂!”

  头上草草地裹着厚厚布条的婆子气得跺脚,较大的身体动作又牵动了头上的伤口,她捂着头痛苦地直叫唤。

  “老姐姐,你也是,这么个小丫头都看不住,还能把自己弄成这样,这下子,我们这些都得跟着你遭殃了。”

  “你!”受伤的婆子捂着伤口,眼睛瞪得老大,半晌方才说出话来,“我呸!就你这个老昏货,也好意思说我,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猪狗模样,以为自己高贵到哪去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