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知恩图报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10 2019.01.31 18:00

  祁陌最恨欺骗,眼前他以为的小白兔一般单纯的姑娘却用她那纯善的伪装骗了他,更可恶的是他竟然觉所为觉,亲手把自己推进了这小白兔的设置的陷阱里。

  他提着剑,恨得牙痒痒,只想一剑捅进这个狡猾可恶的小白兔后背,让她付出代价。

  可不知为何,一阵晕眩感袭来,他受伤的身子根本无法抵抗这从血液里麻痹的糟糕感觉,只剩下天昏地暗。

  明玉回头望去,祁陌已经倒在地上,手上还紧紧握着剑把。

  “就这么想杀我吗?”

  她得意洋洋地走到他身边,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祁陌的身子,毫无反应。

  “哼。”明玉双手抱胸,“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你再威武有什么用?还不是躺在这了?”

  她完全忘了刚刚自己还被追赶得放声尖叫,以为自己就要在这里交代了的狼狈模样。

  “还有你那袖箭,就给我乖乖交出来吧。”

  明玉吃尽了那袖箭的苦头,自然也忘不了这东西的厉害。以后她一个人上路,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当然要一个厉害的武器傍身,才能安心。

  她掀开斗篷,想要解开他手上的袖箭装备,却发现他的腹部一片濡湿,黑色的上衣看不出来颜色。

  明玉犹豫片刻,还是伸手摸了摸,一片鲜红。

  她一把掀开上衣,果然,衣服下面缠着厚厚的绷带也早已被血浸湿,脸色更是苍白。

  “你,你原来是纸老虎啊。枉我还那么怕你,我一根小手指就能把你摁倒了。”

  明玉冲着他说着,后者当然没有回应。

  “我管你那么多,你就是流血流到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啊?”

  她边说边去解袖箭,“你还想杀我呢,我才没那么好心救你,你就是死了我才开心呢!”

  袖箭绑的极紧,明玉费了好大劲才解下来,却才发现这袖箭上空空如也,竟一支箭也没有。

  “这叫什么事啊!”她满头是汗地坐在地上,手里拿着空空的袖箭,怅然若失。

  “你,你这个冷面男,说你纸老虎都抬举你了,你分明是纸老虎里的纸老虎啊!”

  她拿着袖箭狠狠地敲着地面。

  “弄了半天,你射在洞口的那一发竟然是最后一发箭了。我还吓得半死,生怕你一箭射穿我心脏,谨慎小心,做低伏小。”

  她又将祁陌手里的剑从他紧紧攥着的手中拽出来。

  “怪不得要起来拿剑追杀我呢,让你逞能,药发作的更快了吧。”

  剑沉重非常,明玉抱着剑身,浑身使力,才将其摔在一边。

  “哼,我真是傻,竟上了你的当!”她喘着气,咬牙喊道。

  实在是不解气,明玉又狠狠踹了他几脚,气愤地往洞口走去,她要把插在洞壁里的短箭拔下来,这样还能继续用。

  不料,这箭实在插得太深,她怎么拔也没挪动半分,反倒手红了一大片。

  “气死我了!”明玉气愤地踹了洞壁一脚。

  看来她是和这袖箭八字不合!罢了罢了!贪心不足蛇吞象,她不要了还不成。

  在洞口站了好一会,冷风异常刺骨,不似山洞中温暖。此时尚是中午,她不过是站在洞口就冻得直打哆嗦,而昨日夜里气温应当更低,她却能够暖暖地安然入睡。

  想到昨日种种,明玉叹了口气,看向山洞里倒着的人。

  她走过去,将祁陌挪到干草上平躺。

  “我这个人啊,有仇必报,有恩也必还。刚刚我骂也骂了、打也打了,这仇嘛。”她将祁陌的上衣拉好,“这仇就算我报了。昨日,不论是何原因,你是让我在这山洞里过了一夜,而不至于在山中被冻死,那这恩我也是要还的。”

  她仔细地将斗篷给他盖好,“你等着,我给你采药去。”

  山下,明玉外公家。

  “你怎么回事,竟让她跑了!今日,王员外就要过来接人,这交不出人,可如何是好?”

  外公用拐杖杵地,急得重重咳了几声。

  “父亲莫急。我已经找人去通知了王员外,说是明玉身体不适,待到过几日她身体好了,我直接将这小丫头送到员外府上。”

  “如此,今日倒是暂时没事了。可,你有把握把这小丫头找回来吗?”

  “父亲放心。这山上丛林密布,冬日里食物贫乏,她待不住两日便会下山。而这下山的路却必经村子,只要在各个紧要地方派人看守,不愁逮不住这丫头。”

  “行吧。你去办,务必要将这丫头抓住,到时也不必再将她带回家来,直接送到王员外府上,免得再生枝节。”

  “儿子明白。”

  天色将暗,明玉急匆匆地赶回山洞。

  她手中捧着一大株草药,脸上沾着点点泥污,粗布裙角也划拉了一个大口子。

  “你再等等,我把这草药给碾碎了,你敷上必然能够止血。”

  她把草药细细撕碎,放在锅盖上,又拽下祁陌身上的玉坠子去磨这叶片,将其碾出汁水来。

  “好了。”

  祁陌此时已经脸色灰白,明显一副失血过多的样子,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满布。

  明玉紧张起来,赶忙将他衣服掀开,腹部已经被血浸透的绷带也一一解下来。

  伤口狰狞,着实吓了她一跳,足足有成人手掌长度的口子,深可见肉,还在汩汩地冒血。明玉撕下裙子内衬,勉强将污血擦净。

  “冷面,你这伤口本来要用烈酒好好擦一下,才能上药,可这里条件简陋,我就直接敷药了,这要是出了什么毛病,可不能怪我啊。”

  边说着,她便将刚刚碾碎的草药厚厚地敷在伤口上。

  “这药很管用的,我以前贪玩受伤了,胳膊上划了好大一个口,家里买不起药,我娘就去采这种草药,碾碎了敷在伤口上,一会儿就不再流血了。”

  果然,等了一会,这伤口的血真就渐渐止住了。

  “看吧,我说的,可管用了。现在,就把你这伤口包好,就行了。”

  明玉望着祁陌苍白的面颊,心中的不安和内疚慢慢放下。

  幸好,你等到我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