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向何处逃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118 2019.04.03 18:00

  “将军,会不会是她看错了?”曾枫紧紧跟在快步前进的祁陌身后。

  祁陌没有回答,只紧紧抿着嘴唇。

  曾枫便不再劝阻,说道:“这小巷的尽头就是寿镇赫赫有名的杏花楼。这次突厥奸细作乱,其中便有人专门虏了年轻姑娘,干那逼良为娼的恶事。”

  祁陌脚步加快,面色渐渐沉下来。

  “此次我们前来,原便是为了此事,若那婆子没看错,明玉姑娘真的出现在这儿,恐怕……”曾枫越说心里越不得劲,止了话头。

  “恐怕什么?”祁陌却追问。

  曾枫注意到将军声音中的冷意,不敢胡乱说话,他比谁都清楚,李明玉对于将军有多特别。

  “属下只是担心,明玉姑娘会和此事有牵连。”

  祁陌没再问话,两人很快便到达了这狭长小巷的最深处,紧紧闭着的朱红色大门里静悄悄的。

  “这应该就是杏花楼的后门。”曾枫走上前去,敲了敲沉重的铁门。

  好一会,才有人声从里面传来,“谁啊?”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谁?”那人有些警惕地放低了声音。

  曾枫看向祁陌,后者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开门!”他喊道。

  门微微露出了缝隙,染着锈色的铁门发出沉重的声音。

  “你们是谁?来干嘛的?”那人露出半边脸,警惕地觑着他们。

  曾枫笑道:“来妓院的自然是嫖客,至于我们为何而来,当然是来找乐子的。”

  “这是后院,不接待客人,要找乐子从正门进。”他也不废话,立刻便要关门。

  曾枫快速地拿出腰间佩剑,反手用剑鞘抵住半开的那扇朱门,“来都来了,还有让爷绕路的道理吗?”

  他露出痞痞的笑容。

  那人把住门把手,便喊道:“赶紧出去,不然我可叫人了!”

  祁陌站在门外,眉头一紧,不耐再看他们周旋,低声吩咐:“抓紧时间!”

  曾枫得令,便不再跟这人多费口舌,震开铁门,一个手刀劈向看门人的脖颈,那人连叫喊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昏死倒地。

  两人闪身进院,院子里空荡荡的,看守后门的只有躺在地上昏死的一人。

  “收拾一下,一会跟上来。”祁陌不欲打草惊蛇,转头冲曾枫说道。

  “属下明白。”曾枫麻利地应了,祁陌独自往院子更深处走去。

  喊了许久,外面愣是无人理会于她,明玉疲惫不堪,只得坐在紧锁的房门边,抱着膝盖仔细思索。

  看来这个张大庄一开始便没安好心,恐怕是打着将她卖了的心思,准备发一笔横财,这样的阴险小人,只怨她识人不清,着了这人的道。

  也不知水笙在家如何了,她不过是十岁的小女孩,应当不会与他父亲狼狈为奸,恐怕也是被张大庄深深蒙在了鼓里。

  “当务之急,是我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明玉抬头,望着紧紧关着的房门叹息。

  她正发愁,门外却隐隐约约透出了人影,她立刻站起来,后退几步,紧紧盯着房门。

  门锁哗啦啦响着被人打开,一个男人背着光走进来,明玉一时间看不清他的脸。

  “是你?”她眯着眼,看向来人。

  “那还能有谁呢?莫不是你还指望张大庄来救你不成?”管事阴恻恻地看向她。

  “这是什么地方?”

  “连这是什么地方他都没跟你说吗?这卖得可真是彻底啊。罢了,我便告诉你,这是杏花楼,专供男人找乐子的地方。”

  “什么?”明玉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却不敢相信这最坏最恶的一种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张大庄呢?他凭什么卖我?我根本就不是他侄女!你们这么做是在强逼良家!”

  管事听到她的话,却面色不变:“姑娘,你可真是天真!你是不是张大庄的侄女又有什么打紧,这杏花楼进得出不得,我管你是什么出身,到了这儿,就得乖乖听我的话!至于张大庄,他拿了钱。还不快活的去花天酒地,哪还管你的死活?”

  “你!”明玉无可奈何,却又气氛难耐。

  “带走!”管事一声令下,几个壮汉从门外走进来,牢牢钳住明玉的胳膊,令她动弹不得。

  “放开我!放开我!”明玉拼命地挣扎。

  “把她的嘴给我堵住,听着心烦!”

  明玉的嘴里立刻被塞了一块不知是哪来的破布,堵住了她所有的不满和愤怒。

  “把她带到那儿先磨磨性子,挨个几日自然就听话了。”管事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明玉被壮汉制住,七拐八拐地绕过长廊来到一间房间前。他们打开房门,将明玉猛地扔进去,又再次将房门紧紧锁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明玉一下子跌倒在地。双手一自由,她便将口中塞着破布取出来。狠狠的扔在地上。

  明玉仍不死心,跑到房门前抓着把手死死地摇晃。

  “别费劲了,没用的。”一个柔软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明玉转过头去,这才发现狭窄的房间里竟摆了七八张床铺。有一半的床铺都已经住满了。女孩们或坐或躺,均是沉默。

  呆在角落里的床铺上,一个女孩儿披着长长的头发,抱着腿靠墙坐着,刚刚说话的正是她。

  明玉想了想,走到她身边,看向她苍白的脸庞。

  “你,你们也是被卖来的吗?”

  那女孩笑了笑:“或是被卖来的,或是被掳来的,又有什么分别呢?”

  明月沉默,她坐在床铺边上默默观察着这个女孩,她显得与其他人有些不同。纤柔清秀的面庞上总带着点忧愁和书卷气息。

  “你不想着逃出去吗?”

  明玉看着她恬静寡淡的神色,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以为这里的人没有想过要逃出去吗?”这女孩儿的眼神平静无波,她环顾着四周早已面色麻木的女孩们,“她们之所以不动,是因为她们知道逃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她接着说道:“上一个想要逃跑的女孩不过刚出大门,便被抓了回来。当天晚上她们便逼着她接了一夜的客,她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淤青红肿。”

  “后来呢?”明玉咬着下唇。

  “她就一头撞死在这个屋子里。”你还细白如葱的手指往一个方向指去,“就是那面墙。”

  明玉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暗红色的大片血迹满布墙角,她不由得浑身打颤。

  

举报

作者感言

一之红雨

一之红雨

各位书友,非常抱歉!   三月份笔者生病吊水,又恰逢研究生考试,未能按时更新,从今日起恢复每日一更,万望谅解!

2019-04-03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