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政治联姻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154 2019.04.27 19:37

  “父皇!”

  慧灵推开大殿沉重的朱门,便看到一个身着龙袍的男子背对着她负手而立,浑身的威严气魄自内而外地散发出来。

  她却全然不怕,反而蹦蹦跳跳地向前奔去,给了这盛唐最尊贵的男人一个大大的熊抱。

  “你还知道回来?”

  李世义面色严肃,并不理会慧灵的撒娇。

  慧灵见这百试不爽的一招对最是宠爱她的父皇竟然不管用,就知道这次问题真的很严重。

  现下,装乖认错绝对是上上之选。

  “父皇,我错了,我错了嘛。”

  她拱着小脑袋,在李世义的后背上蹭来蹭去,动作灵活,活脱脱一只小猴子。

  “你个小皮猴,真的知道错了吗?”

  李世义无奈地转过身来,把像牛皮糖一样在自己身上黏着的慧灵扯下来。

  “嗯。”慧灵站得笔直,无辜地眨着眼睛。

  她这种把戏显然不是使了一次两次了,认错的时候无比爽快,圆圆的小鹿眼湿漉漉的让人看了就不忍过多责备。

  这么多次的心软,也让李世义锻炼出了一定的免疫力。

  他依旧冷着脸:“那你哪儿错了?”

  慧灵沉思片刻,方才开口:“我,我不该私自出宫,让父皇担心了。”

  李世义心里一暖,这小皮猴还知道他担心吗?

  “知道你还乱跑?以往你私自出宫跑到集市上玩也就罢了,左右没有出了京城,可这一次呢,你都跑到边关去了,还知不知道点体统礼数!”

  李世义的一通狠狠训斥,慧灵只低着脑袋一一受了,丝毫不敢辩驳。

  待他说完,口干舌燥,连嗓子都有些干哑时,慧灵才迈着小碎步,识相地端来一杯热茶,双手奉上。

  “父皇喝茶,别为我这不争气的女儿生气了。”

  古灵精怪,任性妄为,用来说他这女儿是再合适不过,李世义不由得暗暗叹气,她调皮捣蛋时能将他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恨不得将她塞回她母后肚子里。

  可她又时而可爱熨帖,就像现在,惯会见菜下碟,让他一肚子的火渐渐熄灭。

  外面的流言他不是不知道,说他堂堂盛唐的皇帝溺爱女儿、头脑发昏的也不在少数,可这又如何是好?

  这活泼可爱的人儿就是他李世义唯一的女儿,从小被他放在心尖尖上保护的宝贝。他既然是这盛唐的君主,便要慧灵是最尊贵的公主,不容他人置喙。

  只是,这一次......

  “灵儿,你可知道,这一次你犯了大错?”

  慧灵接过茶杯,放在一旁:“女儿不是认错了吗?”

  “除了那个呢?你当真不知道你何处做错了吗?”

  其实,慧灵心里无比清楚,父皇在说的是什么。

  不过是指她拒绝赐婚,不愿嫁给祁陌的事情。

  这些天回京的路上,她也略略耳闻。父皇将她拒绝赐婚、私自出京的事情,包装渲染成了她迫不及待前去寻找镇远将军、想要一睹其面容的假象。

  “父皇,您就这么想要女儿离开您吗?”

  她深知此番是躲不过李世义的逼问,便换了个方向,避开了他的问题。

  “你别想转移话题啊!”可她的小心思一眼便被李世义识破,“你这么聪明,怎会不知,父皇在说什么?”

  “好,父皇,那灵儿不跟您绕弯子了。”慧灵原本就是直话直说的性子,“我不想嫁给祁陌。”

  李世义眉头立刻皱起来:“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他。”

  “什么?”李世义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

  今日祁陌入京,全京城的女子,不论是未嫁少女,还是已婚妇人,都争相跑去见他,把那街巷堵得是水泄不通,这件事他早有耳闻。

  祁陌的模样确实是一等一的好,那样的相貌他女儿竟说不喜欢他?

  “你这次不是跟他一起回来的吗?”

  慧灵一看,她的父皇正拿一副好似在看大傻子的眼神望着她,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父皇,您怎么能以貌取人呢?这未免也太肤浅了。”

  她气的直跺脚。

  “不是父皇以貌取人,只是父皇是过来人。这有时候啊,特别是在这男女之间,好看的皮囊还是很重要的。”

  李世义苦口婆心,他实在想不通,他这个女儿向来精明,如今怎么突然轴了脑筋,思路换不过来呢?

  “好看的人多了去了,我就觉得祁陌不怎么样,哪个方面都不怎么样。”

  “他可是朕亲自封的镇远大将军,平定边关,武力超群,这还不怎么样?”

  李世义着实有些看不懂他这个宝贝女儿的独特眼光。

  慧灵无奈地摇了摇头,“一介武夫尔尔。”

  “可他去边关平乱前,考的可是文状元。”

  慧灵哑口:“总之,他再好,就是不合我心意,他就不对!”

  她急了,这个祁陌怎么还挑不出毛病来了!

  李世义来回在殿内踱步,严肃的面容让人难以看清他的想法。

  “父皇。”

  慧灵先是耐着性子等着,不一会儿就有些待不住。

  “父皇!”

  “父皇,您到底怎么想的啊?”

  千万别再把她和那个面无表情的冷血动物联系在一起了!

  李世义终于停下脚步,他沉吟道:“朕已经下旨了,旨意岂可朝令夕改?”

  “那您就再下一道旨,取消赐婚不就行了?”

  “胡闹!”李世义厉声呵斥,“这是可以儿戏的事情吗?”

  慧灵吓得一激灵,只敢委屈地小声嘟囔:“那还不是你乱点鸳鸯谱?”

  她的自言自语李世义听得清清楚楚,可他却假装没有听见。

  “咳咳!反正,这事已经定了,不能改!”

  慧灵咬着嘴唇,心有不甘。

  李世义见她这副模样,心里也不忍,可他这个傻女儿自是不明白他这个做父亲的心意。

  “灵儿,祁陌这孩子相貌出众,又能力超群,盛唐的边疆全靠他在支撑。他父亲祁老将军早年战死沙场,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品自然没得说,他若是成了你的驸马,你日后的日子自然是不用担心的。”

  “有父皇在,我嫁给谁不都一样吗?”

  李世义沉默,片刻才开口:“你当父皇不累的啊?总有一天,父皇也要歇歇的。”

  慧灵低着头,她也不傻,父皇是为她好,可更是为盛唐好。

  为了边关的安宁,也为了盛唐的基业,祁陌如今被奉为神将,只有用她将祁陌紧紧地拴住,父皇才能安心,不是吗?

  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联姻!

  父皇和她都明白,只是,他们都选择不说出口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