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安危并存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03 2019.02.14 23:20

  两人骂骂咧咧地扯搡起来。

  时近正午,赶路的行人渐渐多起来,见此情景,都不禁侧目。

  一旁的大树后,明玉偷偷露出半个头,默默观察着这一切。

  这些人的搜寻力度和范围都在不断扩大,从周家村往寿镇的路却只有这么一条,她现在是前方是狼穴,后方是虎窝,进退两难。

  “村子里我是绝对不能回去的,所有人都认识我,我一露面就会被舅舅抓回去。这条路都是他们的人,躲不是办法,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她望向路的尽头,高松的城墙在树林的遮掩下微微露出了上方一角,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或者挑着扁担,或是挎着竹篮,往镇子上走去。

  “他们或许想不到,我一个拼命逃亡的人,还敢往镇子上走。”

  只要趁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间,她顺利溜进城中,在这茫茫人海中,想找到她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趁着路上人多,明玉快速钻进了人群里,顺着人流往寿镇的方向走去。

  那群推搡骂街的婆子们,还浑然未觉。

  城门口,正午当头,长长的进城队伍从大门排到了林子边缘,明玉紧紧握着包袱系带,心中忐忑不安,希望这些人再蠢一点,可别这么快找过来。

  好不容易排到了最前头,侍卫却一把拦下了她。

  “你......”侍卫盯着她,神色严肃。

  明玉吓得暗暗吞咽口水,不会吧,这个侍卫不会是认出她了?这个王员外如此神通广大,连官兵都能支使的动吗?

  “你进城做什么?”

  “我......我进城......”

  侍卫紧紧盯着明玉,手中握着刀柄,似乎只要她说错话,他就会随时拔出来架在她脖子上,弄得她更加紧张,支支吾吾地竟说不出来话。

  “快说!”侍卫见她说不出缘由,大声吼道。

  “我......”

  明玉刚想答话,后面队伍里便传来了嘈杂声。

  她回头一瞧,竟是王员外府上的婆子小厮驾着马车要进城。他们排在队伍末尾,几个人还在吵架,引得人纷纷注目。

  明玉立刻转回头来,生怕被那些人看到正脸。

  城门驻守的侍卫不耐烦地过去维持秩序,门口仅仅剩了几个看着年轻的小伙子。

  “大人,我就是从村里过来寻亲的。”

  趁着混乱,明玉赶紧上前解释,尽量表现得真诚乖巧。

  “可是……”

  “亲戚在镇上住着,这不正午了,都等我吃饭呢。大人,你就让我过去吧。”

  “啊,那,行吧行吧,你过吧。”年轻的侍卫果然没什么经验,三言两语便让她通行了。

  一脚跨进了镇子,她才长舒一口气,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她不是第一次来寿镇,以前娘亲身体好的时候,带她来镇子上卖过绣品,也来买过年货。

  可这次前来,却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镇子与几年前相比,变化很大,许多熟悉的店铺早已换了主人,她站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竟生出了一种孤独感。

  “这么大的镇子,我竟无处可去。”她不禁自嘲。

  明玉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卖糖人的小贩热情地吆喝着,街边馄钝摊里的大锅袅袅地冒着热气,孩子们欢声笑语地从这头跑到街的另一头,沉浸在烟火气十足的市井街巷中,她一时忘记了自己还身处危难之中。

  “你别跟我吵吵了,这回了府甭管是你丢的还是我丢的,咱一样都得倒霉!”

  震耳欲聋的妇人骂声在身后响起,明玉没反应过来,只往自己身后去看,几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前。

  “老天爷!这是什么玩笑!”

  她猛地掉头,快步往前走去。这些人怎么跟牛皮糖一样还甩不掉了?

  闷头快走的路上,偶然斜眼一瞥,明玉才发觉,自己竟然走在了王员外府邸所在的大街上,越往前走,越靠近王府门口!

  她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这不长心的,活该落入如此窘境。

  “哎,那个,那个,是不是那小丫头?”

  明玉惊得一激灵,她不敢回头再看一眼,只闷着头往前走。

  “对啊,老姐姐你看,好像就是的。”

  “过去看看,快,快。”

  身后脚步声更加近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来到她身边,明玉慌乱之下,随意地拐进旁边的一个酒楼。

  却没承想,身后的跟屁虫锲而不舍,紧紧跟着,进了酒楼。

  怎么办?怎么办?看来是躲不过了!明玉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店里乱转。

  “哎哎哎,你们这是做什么啊?来吃饭的吗?”

  小二拦住了气势汹汹闯进店里的一群人。

  “你别管,我们这急着找人呢。”一个婆子一把推开小二。

  “哎,你们,这不是打扰我们做生意吗?”

  小二气急败坏地跟在他们旁边,却无力阻止。

  明玉趁乱便往楼上跑,却不料,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淡淡的青草香味,带着温热,暖暖地包围着她。

  她抬起头,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眸正注视着她,和那晚山洞里的他看她的时候一样,专注真诚。

  “你……”

  明玉愣住,这个场景,这个时间,怎么会遇见他?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

  祁陌轻轻笑起来,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戏谑。

  “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期待地望着他,祁陌笑了起来。

  祁陌笑了起来,可随后脸色又突然沉下来。

  “我,为什么要帮你?”

  明玉傻傻地看着他,嘴唇微张。

  “你为什么帮我?这个问题。”她慌乱地四下张望,“我不是救了你吗?”

  祁陌偏头看她,无动于衷。

  “对,对。”她自顾自地点头,“怎么说,我是救了你啊!在山洞里,我还帮你包扎了,你忘了吗?”

  祁陌俯下身,沉稳的呼吸洒在她脸上。

  “然后,你就跑了......”

  他眼神冰冷,冷得让明玉浑身发寒。

  “我......”她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一个人发着高烧在山洞里过了一夜,你说你救了我?”

  明玉抬头仰望他,他俯视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

  “我最恨,逃跑的人,欺骗我的人。你很厉害,这两项你都占全了。”

  祁陌盯着她低垂着的后脑勺,缓缓道:“让开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