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喜欢与否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95 2019.03.08 18:00

  “将军,来人了!来人了!”

  曾枫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道。

  “什么事情,你慌里慌张的?”明玉问道。

  “皇上,皇上派人来......”

  皇上?站在盛唐权力顶峰的那位?明玉一时无措,她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祁陌,后者却神色如常。

  “镇远大将军听旨。”门外走进来一位声音尖细,长相秀美的公公。

  明玉还在愣神,却见祁陌和曾枫已双双跪下,她连忙有样学样,忆着话本子上的戏段答道:“臣接旨。”

  一大段冗长的前缀过后,听得明玉糊里糊涂,直到最后才显示出皇帝真正的旨意。

  “......今镇远大将军祁陌平定突厥叛乱有功,特赐婚与朕之爱女,以示荣恩。钦此。”

  什么?给她赐婚?还是和公主?不不不,皇帝是在给冷面赐婚。

  “大将军,还不谢恩?”

  明玉浑浑噩噩地叩了头,接过沉甸甸的圣旨。

  “今后大将军是要青云直上,飞黄腾达了,老奴恭喜将军!以后若是有用得上老奴的地方,将军请尽管开口啊!”

  “咳,好说,好说!”

  公公却面含笑意,依旧站在原地。

  明玉下意识看向祁陌和曾枫,曾枫立刻上道地走上前去,“公公舟车劳顿,不妨到客房休息一下,我让人给您上些酒菜。”

  两人出了门,往外走去。

  明玉手握着圣旨,只觉得滚烫,心里也沉甸甸的,似是压了块石头。她不由去看祁陌的脸色,他却好似没什么变化。

  “喏。”她将圣旨递给祁陌,“你的。”

  祁陌看了她一眼,便伸手接过。明玉只觉得心里更加郁结,气短胸闷,坐下来猛灌了一杯水。

  “你先替我收着吧。”下一秒他却又将圣旨塞回她怀里。

  “你!好,我替你收着。”明玉想扔回给他,可无奈她现在是他,她无法推拒。“恭喜你啦!公主一定美丽又温柔,你抱得美人归,又有岳父的青睐,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穷朋友啊!”

  她边说边觑着他的反应,可祁陌自如地应对:“多谢!”

  他这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明玉。死冷面!臭冷面!娶公主这么开心吗?她心中愤愤,也不打招呼,站起身来径直回了房间。

  可回到房间,她左思右想,思绪更加混乱。“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呢?他又跟我没关系,我凭什么气他?他,他又没错。”

  明玉咬着嘴唇,趴在桌上,没了精神。现在这个样子,是她一厢情愿吧。喜欢,也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与他何关?娶了公主自然是美人和权势兼得,换了自己,她可能也高兴得屁颠屁颠地去当皇帝的女婿了。

  桌上一盆嫩黄的雏菊鲜艳得刺眼,明玉狠狠地采下一朵,揪下一片花瓣。

  “他喜欢我。”

  再揪下一瓣,“不喜欢我。”

  “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

  一朵盛开的雏菊被她摧残得只剩一颗花骨朵,残落的花瓣则散了一桌。

  她用手指一一细数着剩余的几片花瓣:“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

  怎么会这样?这就是弄人的命运吗?不,她才不信呢!

  “喜欢!”她一把揪下所有的花瓣,扔在桌子上,用力过猛,一片花瓣正飞了出去,悠悠转转地落在了一个人的脚面上。

  “你干嘛呢?”祁陌站在门口。“你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明玉立刻坐直,嘴硬道:“我是说我不喜欢这个花!”

  “不喜欢拿出去便是,何苦折了它?”祁陌一挥衣袖,扫去凳子上落着的花瓣,坐在她对面。

  “我就是这么粗暴啊,自然不如公主仪态万方,温柔可人。”

  明玉顺着他的话,便脱口而出,可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样的话为什么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充满着嫉妒和醋意,一点都不像她自己,反而像是一个惹人厌的妒妇。

  祁陌皱眉,“你今天怎么了,跟吃了炸药一样?”

  “你管我啊!”明玉自己也气自己,吼道。

  “我为何要管你?只不过是来问你要不要出门散心,不愿便罢了。”祁陌作势要走。

  “我去!”明玉立刻答道,好不容易有出去透透气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啊,正好她可以换个环境,换换自己糟糕的心情。

  她扔下只剩下一个骨朵的雏菊,跟在祁陌身后出了府门,一架马车正在门口等候。明玉迫不及待地先爬上马车,对今天的出游格外地期待。

  “哎,你有没有觉得将军最近特别奇怪,他的动作总感觉有点......嗯...娘娘的!”门口的侍卫目睹着马车远去,才捅了捅一旁同事的胳膊,问道。

  “你也这么觉得啊,我也是,反而是那个明玉姑娘,感觉挺汉子的,不苟言笑的天天。”那人连连点头。

  “世道越来越奇怪了啊。”

  马车上。

  “你怎么突然叫我出来玩啊?”

  狭小的车厢里坐着两人,气氛异常尴尬,明玉率先打破沉默。

  “就是闷了。”

  “之前我们一直在找换回来的方法,可是都没有进展,怎么办?会不会永远都换不回来啊?”

  祁陌原本闭着眼睛养神,听到她的话倒是睁开了眼睛。

  “你这么想换回来吗?”

  “当然想了,那个什么公主你还是自己娶吧,我可没兴趣。”

  祁陌并不接她的话:“既然你想换回来,就好好想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玉努力回忆起那天的事,“那天,我就是被绑在刑架上,然后就晕了过去,再接着,我就变成了你,在马车上醒来了。”

  “就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我想想啊......”她仔细思考,“啊!对了,要说异常就只有这个了。”

  她从怀中掏出一枚微微发红的玉佩,上面一个清晰的“李”字。

  “这是?”

  “这是我爹留给我娘的玉佩,我娘去世后,就把它交给我,让我拿着它去找我爹。我一直很珍惜它,时刻都不离身。”明玉紧握着玉佩,“最奇怪的事情就是当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你以后,这个玉佩竟然也在我身上。”

  祁陌皱眉。

  “如果像你说的,我们只是灵魂交换,玉佩怎么会跑到我身上来呢?”

  “那就说明,这个玉佩就是灵魂交换的关键。”

  祁陌眼神犀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