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后是自己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64 2019.04.17 18:00

  初春的骄阳炙烤大地,不断攀升的温度,让赶路的人们饥渴难耐。

  秦离坐在马上,伴着车架前进,即使并未下地走动,他的额头上也难免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积累的多了,又汇成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流进脖子里。

  然而,除了刺目火热的光线考验心志,他的周围还围绕着令人不可忽视的胶着目光。

  他微微转头,一旁车窗里伸出个毛茸茸的脑袋,脑袋上猫儿一般圆圆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两人视线交汇,那猫儿竟不躲不避,勾人的目光带着些许挑衅的意味。

  秦离立刻扭头回避,目视前方:“公主有何事?”

  慧灵盯着他微红的耳根,片刻一滴汗珠又从他的脖颈滑落,结实的线条释放着满满的荷尔蒙味道。

  “你不敢看我?”

  她语气上扬,却又带着隐隐的肯定。

  “天气炎热,公主还是在车里休息吧。”秦离停顿片刻,方才回答。

  “我知道了。”

  她有些不甘,却又乖乖地将脑袋缩回车厢里,车帘随之垂下。

  秦离只听得她一句应答,之后未有其他动静,忍不住回头查看,却只见微风轻拂,车帘摇动,隐隐能看到车里佳人白皙光滑的柔荑,令人脸色不禁微微泛红。

  “喂!”

  突然,车帘被一把掀开,一张清丽的面庞带着灿烂如朝阳的微笑骤然出现。

  “被我吓了一跳吧!”她笑着,微微露出皓齿,“你可不许转过头去了!”

  秦离压下心中的慌乱,勉强维持着严肃的面具。

  “转着头怎么骑马?”

  他的声线平静下来,嘴上虽这么说着,却依旧看着慧灵。

  “你抓着缰绳,马儿自然会朝前走。”

  慧灵不假思索,认真回答的模样让秦离忍俊不禁。

  “总之,你不许转过头去。一路上无聊死了,你得负责陪我聊天!”

  她气鼓鼓的脸颊又让秦离想起旧时在森林中作战时曾经见过的松鼠,长长松软的大尾巴摇晃着,嘴巴里塞着满满的东西认真地咀嚼着,模样甚是可爱。

  “好。公主想聊什么?”

  他的嘴角略带笑意,与平日里面目严肃的他截然不同。可这种改变除了用心注目他的人,旁人都发现不了,也包括他自己。

  看着他如此配合的样子,慧灵心情大好。

  “这么热的天气,你还要在外面骑马,累不累?”

  她趴在窗边,歪着头看他。

  “不过是晒晒太阳,与在外行军打仗相比,不过尔尔。”

  “可是。”她指了指自己的额角,“你流了很多汗啊。”

  秦离抬起手,用衣袖将脸上多余的汗抹去:“没事。”

  “你不也是将军吗?为何这待遇差别如斯?”慧灵眯着眼睛,“前面车里的那位可以一路上坐着马车,顺便品品茶点,悠闲自得得很。而你却要在外面受累,不奇怪吗?”

  秦离沉吟片刻:“我是副将,也是大将军的属下,职责所在。”

  慧灵扑的一声笑了出来:“你真的很像一个小老头!天天使命、职责,公主、属下的,对于你来说,生命中只有这些吗?那岂不是无聊死了!”

  马蹄有规律地踏在土石地上,哒哒作响,秦离拉着缰绳,看着远方未曾答话,两人之间沉默许久。

  “我,先是军人,再是自己。”

  过了良久,秦离方才说话,作为刚才那个问题的回答。

  慧灵脸上也再没了笑意,秦离腰背挺拔,全身的铠甲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光泽,她头靠着窗户,静静地看着他,心中对于武将的想法又有所变化。

  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其实,对于她来说,和他一样,她先是这个盛唐的公主,再是她自己。

  京城言王府内。

  周晓兰拿起一支白玉兰花珍珠流苏步摇,细细打量。

  她第一次见如此精美的头饰,通体晶莹的白玉雕刻成含苞欲放的兰花,洁白圆润的小颗珍珠用金线串成流苏,坠在步摇之上,整根金子做的簪身,闪着淡淡的金色光泽。

  “真是奢靡啊!”

  她还是蝼蚁在底层挣扎,为了一口饱饭付出尊严的时候,这些人拥有着满箱的金子宝石,满柜的绫罗绸缎,尚且不能满足,真是可笑!

  她缓缓从檀木盒中抓起一把耳环玉坠子,听着金石碰撞的清脆响声,嘴角微微勾起。

  “小姐!”

  阿红的声音从房外传来。

  周晓兰不慌不忙,将手中的首饰扔回檀木盒,簪上那支白兰花步摇,对着铜镜照了照。

  “进来。”

  阿红弯着身子,恭敬地站在一旁。

  “有事便说吧。”

  “是明玉姑娘那边,小春又替她来问了,什么时候能见您?”

  李明玉!她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每到了她快要忘记从前那些痛苦日子的时候,她便冒出来,让她一遍一遍地想起来!

  “奴婢已经回绝了小春,可那边似乎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主儿。”阿红觑着周晓兰的脸色,回禀道。

  周晓兰用指甲盖一遍遍抠着桌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可她自己却闻所未闻一般,面色凝重。

  阿红在这府里呆了快十年,早已修炼成了人精,她细细思度着,而后开口。

  “或许,奴婢有办法。”

  周晓兰手指停住,空间一下子安静下来,她静静看着阿红,等待下文。

  “只是不知道小姐的心够不够狠。”

  周晓兰沉默数息:“你且说说看。”

  阿红上前几步,在周晓兰耳边悄声吐露。

  月朗阁里。

  “小春,怎么样了?”

  明玉坐在床沿边上,手扶着床架,面色依旧苍白。

  小春走进来,扶住明玉的胳膊,将她搀回床上。

  “大夫今日来看诊不是说了吗?姑娘你的病是劳累所致,要好好休息,补充营养,虽不需吃药,但却不能轻视。”

  “我知道的,只是我让你去.....”明玉反手拉住小春。

  “您放心,我去问了。大小姐事多,没办法亲自过来,她让您好好休养,让您好了就去找她呢!”小春轻轻拍了拍明玉的手背,安慰道。

  “您现在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连路都走不得,就算真的见了大小姐,又哪有力气和她好好说话呢?您说是也不是?”

  小春温言细语,缓缓劝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