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欺骗滋味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31 2019.03.13 18:00

  “今天都联系好了,送去就行。”张大庄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雾缭绕。

  “得抓紧时间了,她今天动了要走的念头,不能再拖,明日就得送过去。”水笙眼神阴冷。

  “行,你把她安抚好了,其余的都交给我便是。”张大庄突然想起来说道,“对了,你怎么把那个玉佩还给她了,看起来还值点钱呢。”

  “那玉佩里面都是杂质,颜色都变了,有何稀奇?还给她还能赢取信任,不比那些蝇头小利强吗?”水笙嗤之以鼻。“总之,阿爹你明天好好地把事办好,咱们也能松快一段时日。”

  “女儿,无需担心。”

  清冷的月光照映着两人的脸庞,唇角勾起,带着阴毒的笑意。

  翌日。

  “今天我要到镇上采买,姑娘你要不要跟我去镇上看看?”一大早张大庄便要出门,他在饭桌上询问明玉。

  明玉心中一喜,这些日子她一直呆在这深山里,也确实有些无聊,倒不如出门去转转,说不准能看到些熟悉的事情,想起些什么。

  水笙却撅起嘴,把筷子一放:“阿爹你是想让姐姐帮你搬东西吧,她才刚好,怎么能劳累呢?还是我跟你去吧。”

  明玉连忙道:“没关系的,我也想去镇上看看,如果能帮上大叔的忙就更好了。”

  “那我也要去,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水笙撒娇。

  “家里不能没人,你就好好在家等我跟你姐姐回来。”张大庄不容她反驳。

  “那我要吃糖人,姐姐你记得给我买。”

  “好。”明玉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吃完早饭,两人便上路了,七拐八弯的山路走得明玉头晕眼花,张大庄倒是熟门熟路。

  “张大叔,你走过很多遍这段路了吧?这么拐来拐去的,你全都记得啊。”明玉抹了把额头上的汗。

  “那是自然,自小就在这大山里生活,这路啊,走了几千遍了,还能记不住吗?”张大庄稍稍放慢了脚步,等待气喘吁吁的明玉,“你这第一次走,肯定记不住的,多走上几遍自然就了解啦。”

  “嗯,等回来的时候我仔细再走一遍,看看能记得多少。”两人说笑着。

  张大庄走在前面,敦实的背影让明玉觉得安心可靠,可他肚子里的那些坏水她却没能看透。殊不知,这将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这一条路。

  “寿镇就在前面,很快便到了。”张大庄指着远方密密麻麻的房屋和人群,对明玉说道。

  他们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抵达寿镇,明玉望着城门若有所思。

  “怎么了?”张大庄回头看她。

  “感觉这里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莫不是想起什么来了?张大庄心里嘀咕,还真像闺女说的,这事可不能再拖了。

  “那不如进去好好逛逛,说不准你还真来过这呢。”心里暗自谋划,他面上却不改憨厚模样。

  明玉点头,跟着他进了城门

  繁华的街道旁,小贩热情地吆喝着,可她除了那股莫名的熟悉,却没有任何记忆。

  “我跟一个熟人定好要把野味交给他换些银钱,你先跟我过去吧。”

  “好。”明玉浑然不觉,自己将要陷进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将军,线人来报,自从我们退了突厥大军,又寻着线索连根拔起突厥在边关的秘密情报网后,各处深藏的突厥奸细都开始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们妄图毁坏边关安宁,像是之前您遇刺就是其中一波奸细所为。最近,寿镇也开始不太平,按照你的吩咐,未免打草惊蛇,王员外那边我们一直在密切监视着,正等待时机,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祁陌点头,却不料一个妇人迎面撞向他,曾枫立刻将此人拦住。

  “怎么回事?不长眼睛啊?”

  那妇人挎着个菜篮,穿着像是大户人家的仆妇,她连忙求饶:“奴婢不小心冲撞了贵人,实属不该,只因见到了熟人,便急忙追过来查看,才会犯下大错。”

  祁陌一看,眉头皱起,这妇人熟悉得很,倒像是,王员外府上的……

  “你见到了谁?”

  妇人畏畏缩缩,一时说不出话。

  “快说!”曾枫厉声。

  “就是,前段时间,我们府上走丢了一个小夫人,我看着那边有个姑娘长得很像,便追过来看看。”她朝着另一边指去。

  小夫人?明玉?祁陌看向她指着的那个巷子,空无一人。

  “你家老爷是谁?”曾枫也觉不对,问道。

  “王,王员外。”

  曾枫一惊,看向祁陌:“这……”

  “把她放了。”

  曾枫听从,那妇人感激涕零地慌忙离开。

  “将军,莫不是……”明玉姑娘?他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但谁都知他的意思。

  “过去看看。”祁陌抬脚便往那巷子里走去。

  张大庄带着明玉穿过小巷,绕到一家酒楼的后方,他将肩上背篓卸下交给里面的管事,便随着他往里走去。

  “你在这旁边的房间里等我一会,我跟管事的谈点事儿。”张大庄回头嘱咐她道。

  “这就是?”那管事的瞟了明玉一眼,眼光说不出来的,有些奇怪。

  “哎,就是我家侄女儿。”张大庄接道。

  明玉笑着打了个招呼,心里却觉得越发别扭,又找不出原因。

  张大庄也没再多说,便跟那管事进去了,明玉被人安排着来到旁边的耳房。

  领着她的那人也不说话,一路将她送到房间里,转头便走。

  “等一下,那个……”她正想问这是什么酒楼,可那人早已退出房间,将门关上。

  明玉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立刻快步走到门口,门外却传来落锁的声音。

  她慌了,用力推门,果然已经牢牢锁住。

  “开门,开门!为什么锁门啊?”明玉大喊着,将门捶得哐哐作响,却无人理会她。

  时间越久,她的心越往下沉,嗓子也早已嘶哑。

  一开始她还希冀着张大庄会救她,可越思考越觉得不对,如果不是他带着她来到这里,不是他嘱咐她在房间等待,一切都不会是现在的模样。

  她确定,她是被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