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消失的她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18 2019.02.12 18:00

  “你就别费劲了!我们老爷要娶的姑娘还没有到不了手的,你好好听话,到了王家自是有你享的荣华富贵!”

  妇人粗着嗓子在外面喊着,只是她少说了一句,这荣华富贵还得你有命享!

  双手双脚均被粗糙的麻绳紧紧缚着,剧烈摩擦下的皮肤开始发红肿痛,难道她就要这样被捆到那个色令智昏的员外府上吗?

  难道她的命就那么贱?她的命运就得由人把控吗?

  漆黑一片的空间里,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声,马车快速而有节奏的行驶着,仆从们匆匆的脚步就像阎王催命的符诀一道道刻在她心上。

  此时她便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明玉无力地躺靠在马车壁上,回忆着这几天的种种,滚热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顺着脖颈湿了衣领。!

  娘,女儿真的好想你!

  天色微亮,天际的鱼肚白也渐渐露了出来,山洞里,火堆早已熄灭,只有残存的火星还时不时地迸发出来,噼啪声响。

  “将军!将军你在哪?”

  洞外人群的叫喊声渐渐靠近,窸窸窣窣的脚步穿过草丛的声音贴地而来。

  一夜未曾合眼的祁陌撑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坐起来,嘶哑的喉咙发出的声音低沉沙哑。

  “我在这。”

  急促密集的脚步越来越靠近,一个皮肤黝黑、眼神明亮的男子在山洞口出现。

  “将军!”他惊喜地喊道。

  祁陌用一只胳膊支在地上,勉强坐直,脸色苍白,疲态尽显,看到这人他露出淡淡微笑。

  来人见他这幅模样,随即又撇下嘴:“哇!将军!你受苦啦!”浓浓的哭腔。

  “曾枫!我又没死,哭什么丧!”

  曾枫立刻止了哽咽,担忧地看向祁陌全身:“将军,你哪里受伤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他家将军受到歹人伏击,和他们走散,几日来他心急如焚,那群人穷凶极恶,猛追不舍,即使将军一人能敌百,却也是危机重重。

  祁陌摸了摸腹部裹得严实的伤口,此刻疼痛早已减弱,想来小白兔从这山野采的野草起了效用,他这一夜虽然烧得迷糊,可挺过来后,身体却有所恢复。

  “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属下十分担忧!”

  祁陌摇了摇头:“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是!”

  曾枫不再多说,搀起祁陌,又回身将散落在地上的袖箭和银剑拾起,交给门口等待着的士兵。

  几日未出山洞,晨间热烈的日光让祁陌的眼睛感到一阵晕眩,他停了一会,却留意到山洞口石头上还插着的金色小箭,箭羽闪烁着亮光。

  一旁的曾枫注意着自己主子的神色,只见他眉间微紧,随手拔下插在山洞口的羽箭,握在手中,若有所思。

  他细细摩挲着光滑的箭身,想起那天清晨,明玉撅着屁股拔箭的样子,模样滑稽,她那时嘀嘀咕咕地抱怨的样子现在想想只觉得可爱非凡,不禁笑了起来。

  祁陌突如其来的笑容惊呆了曾枫,他何曾见到过自己家将军如此开怀的样子,心中反而忐忑起来。

  “将军,我帮您拿着箭吧。”曾枫伸出手,边觑着祁陌的脸色。

  祁陌便将箭丢给曾枫,“现在去往何处?”

  “原是想找到将军后去寿镇小住几日,待您身体恢复我们再返回燕州。”

  “这山下可有什么村落?”

  “村落自然是有的,最近的叫做周家村,可乡野之地也没什么村舍可住,不如镇上便利,所以……”

  周家村?小白兔确实说过她就是周家村的人,可现在即使确有此村,她的话也未必可信。

  她傍晚下山,此时已然天明,一夜里,便是两个往返也足够了,可却迟迟未见她露面,想来是趁机落跑了。

  “需要改变路线,去周家村吗?”

  祁陌沉吟,“不必改动,直接去寿镇。”

  “是,将军。”

  天蒙蒙亮,马车摇摇晃晃地前进,车轮压着碎石子嘎吱作响,明玉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在马车里窝了一夜,她浑身酸痛,脖颈僵硬,努力地活动活动身子,便听见外面妇人细碎的聊天声。

  “啊!”一个妇人打了个哈欠,“困死了。”

  “可不是嘛!走了近一夜,是又累又困。”

  “你说说咱们老爷天天这到处娶小娘子,累死累活的不都是我们这些下人。就上次那个,是从更那边的村子娶过来的,这见天的熬夜,我这老胳膊老腿那里折腾得起啊!”

  “就是的啊,我也觉得纳闷呢,这镇子上漂亮的小娘子多得很,干嘛非得到这乡野来找?我看这里坐着的这位模样虽然也算周正,却也没到那种天仙的程度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们老爷当然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什么什么?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这一路上无聊的紧,说出来咱俩还能好好聊聊,解解闷。”

  “这个?”那妇人似乎有些迟疑。

  “好姐姐,我不白听你的故事,回去请你吃酒,管够!”

  “好吧。可,你不能跟别人乱说的。”

  “那是自然,这点轻重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其实啊,就是......”

  那妇人声音更加放小了,明玉将耳朵紧紧贴在车壁上才勉强听个囫囵。

  “我们老爷...虐....最...漂亮的,前面...没了......”

  即使只是她只听清几个词,却也足够拼成一段话了。

  明玉紧紧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王员外不仅好色,还是个虐待小妾的变态!前面几位竟然都已经不在世上了!

  可想而知,自己如果进了这府里,便是进了地狱,此生无法活着出来了!

  薄雾渐起,树影摇动,沙沙的叶片撞击声在四周回响。

  窗外两人还在继续聊着。

  “你可不要对外传,这件事在镇上已经是众人知晓的秘密了,可这偏远的地方好些人家都是不了解的,你要是把话传了出去,坏了老爷的好事,可有你好果子吃。”

  “怪不得呢,这找的小娘子一个比一个远。”

  “可不是嘛,你心里明白就好,可莫再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