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交错轨迹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27 2019.02.26 18:01

  曾枫眼睛瞪得老大,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他从来没有见过他家将军如此模样!双手捧脸,痴迷地抚摸着自己的五官,一惊一乍的嘴巴张成了圆形,随即又猛地掀起自己的衣衫,拿着自己的头发愣神,甚至摸着自己的胸口发呆。

  “完了,不会真是我把将军打傻了吧?”他明明记得他那一巴掌是打在了脖颈上,不是头上啊!

  “你说什么?”

  “啊?没有没有没有......将军,你没事吧?”曾枫胡乱应付。

  “我再问你一遍啊。”明玉紧紧皱眉,盯着曾枫的眼睛。

  “嗯,您问。”曾枫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点了点头。

  “我,是谁?”明玉一字一句地问道。

  “您,是将军啊。”曾枫无奈又想笑,可将军的话他不敢不遵从,只好认真地回答。

  “详细点,详细点。”明玉不满意地摇了摇头。

  “嗯,您是当朝镇远大将军祁陌,也是先皇亲封的唯一一个异姓王翰王殿下。现如今,您和镇远军副将秦离将军一起镇守北岭关......这样,可以了吗?”曾枫冥思苦想,将“将军”二字细细扩充,好不容易憋出来这样一大段话。虽然他实在不明白将军为何会下这样荒谬的指令?

  他口干舌燥地说完,却见自家将军像是失了魂,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将军?将军?”好一会,他才敢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明玉发呆了好一会,才消化完这庞大的信息量。她还是她,没错!但是,他却已经不是他了!

  也就是说,她的灵魂现在在祁陌的身体里!

  这个躯壳,是当朝镇远大将军、异姓王翰王祁陌!

  这都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她从女人变成了一个男人!明玉越想越难以接受,痛苦地抱着头深深叹气。

  “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由喃喃道。

  曾枫心虚得很,若不是他打晕了将军,现在他应该还在王府救明玉姑娘,也许真的能把她顺利救出来。但是,他不能冒险,不能拿将军的性命冒险,不能拿边关十万将士的性命冒险,不能拿盛唐的未来冒险。

  “我...明玉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身体现在应该还在王员外府上的地牢里吧,也不知祁陌现在在哪里?难不成他的灵魂在她的身体里吗?

  “现在应该还在王府里吧。”曾枫回答,“将军,您不必自责。李明玉是在为盛唐百姓的安康幸福付出,她会理解您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北岭关主持大局。”

  意思是她被抛弃了吗?因为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她其实并不重要?

  “他是这么想的啊,随随便便就把我丢掉了。”她喃喃道。

  在地牢里,身体上的疼痛她可以毫不在意,因为她不愿意屈服,为了那个真心为她的人,她愿意冒险,也愿意承担。可是此时的心痛,却让她鼻子酸酸,眼泪渐渐溢满眼眶。

  原来,并不是每一次的用心付出都能得到真诚的回应。你在意的那个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在意你。

  “您说什么?”她嘟囔的声音很小,曾枫没有听清。

  她靠在马车里,努力抑制泪水,她狠狠吸溜鼻子,“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北岭关,天亮时应该就到了。”

  明玉闭上眼睛,内心五味陈杂,浑身没了力气,接下来何去何从,她不知道,也不愿去想,现在她想要选择逃避。

  王府地牢。

  浑身的疼痛感朝着脑神经袭来,祁陌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他难以想象的场景。

  到处摆放着的刑具,带着片片血污,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他的双臂被牢牢固定在十字刑架上,低头一看,身上的衣衫已经被鞭子抽打得破破烂烂,濡湿的鲜血使原本的衣衫颜色难以分辨,怪不得他觉得每一寸皮肤都刺痛难忍。

  “这是怎么回事?”他闭上眼睛,回想着昏迷之前的事情。

  他正要出门,突然袭来一阵晕眩感,随后便是后脖颈一痛,再后来他便身处牢狱之中。

  “曾枫?”当时房间里,站在他身后的只有曾枫一人。难不成曾枫为了阻止他只身前往王府救人,才趁他晕眩将他打晕?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正思考着,牢房的门被打开,外界的光亮照射进来,脚步声渐近。祁陌望着来处,将眼睛闭上。

  “越公子怎么突然走了?这犯人不用审了?”似乎是狱卒在聊天。

  “哎呀,你不知道吗?听说镇远将军压根没死,现在正往北岭关去呢,越公子可不得着急嘛。”

  “那咱们这,不会失败吧。”

  “啧,不好说。镇远将军用兵如神,说不准就能改变现在的大好局势呢。”

  “不是吧,他再厉害,也不过只有一个人,也是血肉之躯,怎么能扭转已定的局面呢?再说,越公子早就摸透了边疆地形,计划缜密,哪是别人能轻易打破的?”

  “嗯,也许吧。”

  两人将房门落了锁,便在这牢房里推杯换盏起来。

  越公子,他们口中料事如神的越公子,恐怕就是突厥阿史那可汗最为信任的心腹林子越吧。但听他们的话语,似乎并不知道他就是镇远将军祁陌。又是谁把他掳来的呢?

  “那我们就一直在这守着了?在这麻雀心脏一般大小的员外府上,就这么待着?”

  “越公子没吩咐,我们不就得在这守着这小娘子嘛。”

  “唉,老子可不是在这消磨时光的人,上战场才是正道啊,这都什么事!”

  “就是的,一个女人也值得我们在这守着,杀了可不痛快!”

  “你不知道,这小娘子偷偷进了书房,把书房翻得一团乱,越公子是怕她知道什么,也想把她背后指使的人揪出来。”

  “不会是镇远将军指使的吧?”

  “我觉得有可能。”

  “是吧是吧,来,干一杯!”

  “好好好,喝!”

  杯盏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两人渐渐喝得嗨起来。

  祁陌闭着眼睛,头脑高速运转,试图将他们话语中的信息集中起来,在这一团乱麻中捋出一道脉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