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不是外人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20 2019.02.21 18:00

  咻!砰!

  一支羽箭从窗口射进来,将祁陌倚靠着的酒缸打碎,酒水溅出来,洒了一地。

  祁陌反应极快,将明玉扑倒在地,散落的酒缸碎片哗啦啦地撒在他的背上,明玉的手臂也不由得被划伤,点点的血迹散落在地。

  “快走!”祁陌护住明玉,他聪敏的听力已经意识到四周敌人颇多,在朝他们靠拢过来。

  此事疑窦丛生,不过是一个地方乡绅的府中,哪里来的这么多武功高强的护卫。但情况紧急,由不得他过多思考,首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上策。

  明玉晕乎乎地爬起来,四处一片狼藉,母亲留给她的玉佩也从怀中掉了出来,她连忙捡起来,便立刻被祁陌拉走,他带着她,施展轻功,往府外飞去。

  “你现在用武功没事吗?伤口痛不痛?”

  “没关系,你的药很管用。”

  他的胸腔里心脏有力地跳动,明玉耳朵伏在他胸口,闭上了眼睛。

  四周的箭羽破空而来,祁陌拿着剑一一挡下,铛铛的相撞声震耳欲聋。

  嘶!箭入血肉的声音透过祁陌的胸腔传来,明玉抬起头,盯着他的下巴:“你中箭了!是不是!”

  祁陌咬着牙:“走!”

  他将背后袭来的几支箭羽打落,跳下院墙,带着明玉穿梭好几条街道,才甩掉身后的追兵,绕路回到客栈。

  他们从二层的窗子回到祁陌的房间,门口守卫的曾枫听到屋内有动静,立刻推门进来。

  “公子!怎么弄成这样?”

  祁陌坐在床边,后肩上插着一支箭,明玉眼泪婆娑地说道:“快叫大夫!”

  曾枫正要转身,却听祁陌说道:“不行!不能叫大夫,这件事情不能闹大,除了你们,谁也不能告诉!”

  “那,那怎么办?你的伤需要处理!”

  祁陌看着鼻子、眼睛都哭得红红的明玉,微微一笑:“你来帮我弄。”

  “我?我不行的,你这伤这么严重,我怎么能......”

  “拔箭!”祁陌打断她。

  “我会伤到你的。”她咬着嘴唇。

  “你再不帮我拔箭,我要痛死了。”祁陌有气无力地说着。

  明玉无法,只得听从。她皱着眉头,右手紧紧握住箭柄,却迟迟不能下手。

  “快!”祁陌催促。

  他背对着他,脖颈处汗如雨下,她清晰地看见,他的鬓角濡湿,一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她不敢再停顿,心下一横,用力将箭羽从深陷的血肉中拔出来,鲜血顿时四溅,明玉的脸上和衣服上都无法幸免。

  但她顾不得去擦拭,立刻拿准备好的布条捂住伤口,避免血流过多,将金疮药快速地洒满整个伤口。

  反复折腾了好一会,伤口流血的速度才渐渐减慢。她将脏污清理干净,缠好绷带。

  在这过程中,祁陌愣是连痛都没呼一声,只在拔箭时身体微微颤抖。

  “好了。”明玉扶着他转过身来,靠在床背上,“这边伤口又裂了,我给你再换一次药。”

  祁陌腹部的伤口本来修养了几天,已经结痂,但现在经过激烈的打斗,又再次裂开。之前明玉给她换上的布条被鲜红浸透。

  “这次不用你撕衣服了。”

  他唇角勾起来,笑得灿烂。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明玉气急了他这副无所谓的模样。

  两人说闹的场景,让一旁端盆递药的曾峰惊掉了下巴。他何曾见过自家将军如此开怀的模样,他从来都是杀伐果断,面对敌人血溅当场也面不改色,此时竟能与他人玩笑?还是女子?而且是几个时辰前闹得极其不愉快的女子?

  此时,他才突然想到,严令禁止他出去寻明玉的将军,怎么会自己和她一块回来?还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呢?

  “那个,公子,我能问问你们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吗?”

  曾枫到底是个憋不住话的性子,在心里反复揣摩来揣摩去,也想不出个答案,干脆就问出口。

  “不能。”

  祁陌冷着脸,淡淡回答。态度和刚才天差地别,曾枫顿时感到深深的伤害和背叛。

  明玉有些无奈,她也不知为何,对曾枫歉意满满,便回答了他事情的来龙去脉。

  曾枫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眉间的纹路也越来越深。

  “这不对啊!”他摇晃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哪里不对?”祁陌看着他。

  “公子,你看。寿镇作为边陲小镇,也不算多么繁荣,在这样一个小镇上,一个员外私府里,竟有着数十名黑衣高手坐镇。这完全违背了常理啊!”

  “意思是王员外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

  明玉一心扑在祁陌的伤势上,原本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一听,也觉得事有蹊跷。

  “寿镇虽小,但它却处于边境要塞,资源和情报的流动都十分快速,这些人选择这里作为中转站,倒也有理可循。”

  祁陌缓缓说着,曾枫表情凝重,不时地看向明玉。

  明玉则是一头雾水,祁陌的话让她摸不着头脑,他似乎并不是普通的富家公子。

  “公子。”曾枫看向坐在床边的明玉。

  明玉站起身来,“我先出去吧。”

  看来这些事情并不是她应该知道的,曾枫多次向祁陌使眼色,她应该识相一点。

  她一说出离开,曾枫有些歉意,却也松了一口气。公子之所以不叫大夫医治,也是严防消息外漏,他们的身份绝不能暴露!

  她转身便要出门,却不料,手突然被人抓住,将她轻轻一拉,让她再次坐回床铺。

  “你不用离开。”

  祁陌拉着她的手,手心滚烫。明玉的脸颊也烧得滚烫。

  他是什么意思?

  “公子,这......”

  “她不是外人。”祁陌向曾枫解释。

  曾枫见他态度坚决,深知自家将军雷厉风行的性子,也不再坚持、

  “是。”

  明玉脸红红地安静坐在他身边,两人的手还紧紧握着,祁陌跟曾枫认真商议事情,倒是神色坦然。

  他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呢?好像一切都是祁陌主导,不知不觉便演变成如今这副局面。

  事情发展太快,似乎只有她心乱如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