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梦里梦外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2062 2019.04.07 18:01

  “快点!快走!”

  明玉硬拉着周晓兰出了杏花楼,她并不了解杏花楼目前的状况究竟如何,可是对于她们来说,离开无论如何都是好事。

  周晓兰被她拉扯着前进,一时跟不上脚步:“慢点!慢点!”

  明玉无奈,不得已放慢速度,她谨慎地望向四周,看来她们的离开并没有引起杏花楼众人的注意,如此也并没有人追上来。

  “堂姐。我们现在的处境,可容不得放松!”但明玉还是心里发慌。只有早早的远离这个城镇,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周晓兰却甩开她的手:“你看看我俩现在这副鬼样子,到了哪里人家也会觉得我们是逃难来的。”

  她不说明玉还没有注意到,她的裙摆上血迹斑斑。双手、袖口、还有衣襟上也均是血迹。周晓兰当然也不例外,她的情况要比明玉更糟。环顾四周,路过的行人都不由得多看她们几眼。

  “这可怎么办,太招人注意了!”明玉犯了难。

  周晓兰双手抱胸:“你不是从那混蛋身上撸了钱袋吗?”

  明玉一愣。

  “别以为我没看见,就你那小动作,可逃不过我的眼睛。”周晓兰斜眼睨她。

  “我们赶快去换衣服吧。”明玉不欲与她斗嘴,正巧旁边有一家成衣店,明玉拉着周晓兰径直走了进去。

  而且此时的杏花楼,正一片混乱。

  “姑娘们,没事了,快出来吧。”曾枫推开房门,昏暗的房间里透进了几缕阳光,“别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女孩们一阵骚动,对此情形似乎十分的不相信。好一会儿,才有勇敢的站出来,尝试着离开。直到确认曾枫的确带着官兵前来解救他们,这暗无天日的生活的确到了尽头的时候,她们才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压抑的哭泣声。

  “长官,不好了!那边发现了尸体。”

  曾枫听到下属的禀报,即刻前往,却发现祁陌早已站在这血泊淋漓的房间里。

  一男两女的尸体横陈在房间中央,而那具男性尸体更是被捅成了马蜂窝,模样惨不忍睹。

  “我天!这得有多大的恨才能给人捅成这样啊?”曾枫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啧啧称奇。

  “你给我找找重点!好好看着他的脸。”祁陌不耐烦他这吊儿郎当的样子。

  “嗯……脸……这脸都被血糊的看不清五官,让我来好好瞧瞧。”曾枫微微凑近,“这,这人不是,王员外吗?他怎么会死在这儿?”

  究竟是谁跟这王员外有着深仇大恨?以如此残忍的手段杀了他?祁陌一时也想不出答案。

  “这里是妓院。这王员外本就好色,此时到这里来,多半是招妓的吧。”曾枫皱眉,“这么说来这两个姑娘出现在这儿。倒也合情合理。只是。究竟是谁杀了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很难得知了。”

  祁陌绕着房间走了一圈,仔细观察案发现场:“不能排除双方斗殴的可能。这两个姑娘衣衫不整,身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淤青,死前应该受到了荼毒。这房间里必定还有第三人。你吩咐下去,好好统计这楼里的人员,查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是!”得了指令,曾枫立刻就转身去办。

  “等一下!”祁陌却突然叫住了他,“有她的踪迹吗?”

  曾枫先是一怔,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他默然地摇了摇头:“这楼里被掳来的姑娘我都一查看过了,你没有发现明玉姑娘。”

  祁陌“嗯”了一声,曾枫便领命退下,独留他一人站在房间中。

  鼻尖的血腥味萦绕不散,他的心竟有些动摇,她真的还活着吗?从那么高那么陡的山崖上跌落,她真的还能活着吗,还是这一切,不过是他卑微的期望,是不可能实现的妄想?

  从高高的楼侧窗户旁,往下望去,远远的一队人马向她走来。军装挺拔,队形有条不紊,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震耳欲聋。

  走在最前方,当中领先的一个男人,坐在高头大马上,眉目俊秀,意气风发。他冷着脸。神情严肃,却仍旧街道两旁姑娘妇人的一片欢呼。

  人潮涌动,围绕着他的无数百姓发出了震天的呼声,他们似乎在呼唤着他的名字。万千人群中,仿佛就在不经意间,他竟抬头望了一眼,直直地望到她的眼里来,那一瞬间,如同电光火石。她觉得那一眼,是专门为她而来。

  “喂,喂。”

  明玉感觉有人在不停地推她,她不舒服地勉强睁开了眼睛,是周晓兰。

  “干嘛?”

  她的嗓子沙哑,吓了她自己一跳。

  “你是不是做恶梦了?睡个觉浑身发抖是怎么回事?”

  “没有啊。”明玉揉了揉发蒙的脑袋,爬了起来。

  她做的梦应该是美梦吧,毕竟那个男人长得真的是秀色可餐。虽然只是个梦,他的名字长相,现在在她的脑海里都成了一团浆糊,模糊不清。

  身下垫着的干草抵挡不住地面的凉意,窗外夜色渐深。不过是睡了一小会儿,明玉便感觉到浑身酸痛。她侧过身,让身体的另一面朝向火堆,一半冷一半热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周晓兰似乎也没有睡意,她透过窗户,痴痴的望着月亮,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明玉按耐不住,一看到她她便想起她一剑刺向清音的狠厉决绝,便也不再憋着,开口问道:“你当时,究竟为什么要那么做?”

  周晓兰听到她的话,侧过头看她:“你说什么时候?”

  没等明玉回答,她又似乎想起来了一般,恍然道:“啊?你是说我刺了清音的那一剑吗?我当时只是想着要杀了那个恶魔,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可是,你还伤害了清音啊!明玉不解,“那清音呢?你就那样不管不顾的……”

  “如果可以不伤害她,我也不想杀人!”周晓兰眼里燃着恨意,“我是在保护我们,不杀了他,我们都得死!”

  明玉无言,这最后一句话,她确实无法反驳!即使她做的过火,可无论如何她救了自己,这个时候她责怪周晓兰,还不如责怪自己的懦弱无能!

  “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救了你的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