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今朝同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不愧于心

今朝同醉 一之红雨 1868 2019.02.01 18:00

  祁陌原本包裹伤口的绷带也不能再用,明玉瞅了瞅已经被自己撕得残破的裙子内衬,叹了口气,“撕拉”一声,她将剩余的布料也都撕了下来。

  白色的棉布里衬正好能代替绷带,她将其撕成一条条宽布条,裹在祁陌腰上。

  “喂,冷面,我可是仁至义尽了,你看我这裙子。”她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细细整理自己的裙子,“这裙子可是我娘给我做的,现在破成这样,上面的绣花都没了......”

  “还有我的鞋,这么脏,我去年雨后上山摘蘑菇都没弄得这一脚泥……”

  祁陌迷迷糊糊,只觉得耳边似是有蜜蜂嗡嗡地吵个不停,微微睁开眼睛,就看见明玉坐在他旁边,唠唠叨叨地抱怨。

  什么裙子破了、鞋子脏了,一大堆琐事。

  他顿觉头有些疼,烦躁地将眼睛闭上。

  “唉。”明玉说的口有点干,转头看到祁陌紧闭着双眼,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又心中不平,“冷面,我说这么多你都听不见,全都白说了。”

  祁陌无奈,这人,不是自己愿意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的吗?现在又来怪他不当听众了。

  自己的腹部好像不再流血,伤口也没那么疼痛了,是这个小白兔给他包扎的吗?

  小白兔真的那么好心?之前还偷偷给他喝的水里下药,如今倒是良心发现了不成?

  想着,他便想求个答案,睁开眼睛,吓了正在絮叨的明玉一跳。

  “你醒啦。”

  明玉微微向后挪了挪,她紧紧盯着他的脸色,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又要杀人,虽然他现在伤的根本起不来,可之前他给她造成的阴影实在太深。

  祁陌缓缓抬起胳膊,一下子抓住正在警惕的后退的明玉。

  明玉吓得尖叫:“啊!你,你,我可是,救了你啊!你干嘛!”

  “别吵!”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哎呀,我真的救了你,你别杀我!”

  “谁要杀你!”

  “啊?”

  祁陌抓住她,把她往身边拽了拽。

  “别动!”

  他伸出手将明玉头发中插着的树叶拔出来。

  看到他只是要帮她取树叶,明玉只觉自己刚刚的反应太过激烈,脸色微红,喃喃道:“哦,那个,谢谢啊。”

  祁陌没再说话,将拈着叶片握在手指间,来回摩挲。

  小白兔刚才的反应很是真实,她身上的泥污和残破的裙子也没有作假,真的是她救了他?还为他包扎伤口?

  这个狡诈的小白兔,惯会演戏。她,他还应该相信吗?

  两人一时无话,山洞里安静地只有微微的呼吸声。

  可明玉却不觉得尴尬,即使没有人开口,气氛却很自然,就像以前娘亲还在的时候,午后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她就坐在门边,跟着娘亲做针线,两个人各忙各自手中的活计,偶尔看对方一眼,并不说话,相处着却很舒服。

  想想也很神奇,身边躺着的人不久之前还要拿剑杀她,可现在他们却能静静地坐在一处,发呆想心事。

  洞外已然黄昏,夕阳悄悄地钻进山洞里,将这个地方染成了天上的红霞,暖意袭人,让人昏昏欲睡。

  “是你救了我。”

  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嗯。”明玉轻轻应了一声。

  祁陌沉默着,好一会才答:“知道了。”

  什么叫“知道了”?应该说“谢谢你”!这个别扭的冷面男!

  明玉心中百转千回,想要戳破他的小傲娇,最后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

  “算了。”你是病患,且让让你吧。

  “什么?”

  “没什么。”

  “......”

  昏红的日光印在祁陌脸上,洞外的树梢随着晚风摇晃,投射下的影子也微微摇动。

  “你脸色怎么有些泛红?”

  明玉看向齐墨寒,他的双颊潮红。

  她将手贴上他的脸,只觉得滚烫。

  “别动!你这烫得很。”

  她又去摸他的额头。

  祁陌脸颊火热,明玉的手却冰凉。他下意识要躲,却没有躲过。

  凉意在脸上蔓延,可她的手拿开的时候,碰过的地方却更加热,更加烫,他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感觉。

  “你脸上真的好烫,肯定是发烧了。”

  明玉着急起来,这可不是小事,发烧若是放着不管,就会像她娘亲一样,积成大病,断送性命。

  “你身上有没有带药?”

  祁陌看着她弯弯的眉紧皱着,神色焦急,暖意在心间流淌,这种关心他好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说话呀。”

  明玉见他只是愣神,忍不住出声提醒。

  “没有。”他顿了顿,“不需要药。”

  “那不行,你伤的这么重,不能这么抗过去。”

  她站起来,来回踱步,思考着对策。山洞里回响她有些急促的脚步声。

  夜色侵袭,周遭慢慢暗下来,夜晚的凉意也默默地走进了山洞中。

  “这样吧。”明玉突然转过身来,蹲在他旁边,“我家就在山下,我回去找大夫拿药,再带些吃食上来,不然你挺不过去的。”

  祁陌静静看着她。

  “行吗?”明玉望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其实很黑,很亮,里面似乎有光,还有坚定和自信。

  “好。”

  “嗯,那你等我。”得到肯定的回答,她笑起来。

  “你为什么这样救我?”

  如果说看到他血流满地,是于心不忍,那现在何必大费周折?

  明玉刚走了两步,听到他的话,回头望向他。

  “我,但求,不愧于心。”

  她的笑容像天边的弦月,弯弯的嘴角勾起来。

  “等我回来。”

  说罢,她便往外跑去,消失在夜里。

  祁陌望着她的背影,生平第一次想要无条件地相信一个人。

  因为她说了,她会回来。

  夜渐渐深了,幽深的树林里,走兽时而奔袭,碰撞草丛,发出沙沙的响声。

  明玉不敢停留,沿着常走的小路下山,对于她来说,可怕的不是野兽,而是人心。

  她总觉得,这次她逃到山上,足足躲了一天,却也并不是这件事情的终点,下山的路,阻碍她的不是泥泞,不是陡坡,而是夜色中潜伏的恶魔。

  幸而,她走的这条小路人们知之甚少,她祈祷着,让一切都能够顺利进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