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纵横商界之九五至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生命垂危

纵横商界之九五至尊 平凡心 4783 2006.01.19 12:31

    第一百三十章 生命垂危

  ****************************************************************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46711

  现在天生废材正在强推,需要大家的支持,打击点击,投票啊,谢谢大家的支持。

  <天生废材>平凡心的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大家有票都砸到这本书上去,谢谢大家.新书肯定会越来越精彩,大家多多支持啊,记得收藏砸票啊,大家多帮忙,有票都砸到天生废材这本新书上去吧,谢谢,天生废材要冲榜了,大家多支持,有票的都砸过去啊,平凡心很快就会加快速度。大家帮忙多砸新书,只要新书上去了,九五我也会加快解禁的。

  **************************************************……&……

  马云腾一听到赵东明的声音,一下从椅子上蹿起来,一个手把玉凤搂住。

  “哈,哈,赵东明,你这个混蛋,怎么样,我说玉凤是我的吧,她是爱我的吧,你看,现在他又回到我的怀抱里了,她始终是爱我的。”马云腾已经失去了理智,说话都有些条理不清,此时,赵东明带着耳机,知道现在警察在下边,已经被龙刚给拦住了。

  而狙击他们也很快就到,现在需要的是拖延时间,他好象没事人一样。

  面露笑容道“哦,呵呵,是吗,可是,这种话你我说了都不算,得玉凤她自己说了才算。”

  马云腾听了,急道“玉凤,你说,你是爱我的,快点,你快说,你是爱我的,说啊……”

  玉凤斜着眼睛,看着赵东明,她知道,赵东明一定会想办法的。

  赵东明现在也不敢随便乱动,毕竟,一个精神已经不正常的人,不能随意刺激他,否则后果就真的难以预料了。

  “你这么勒着她,她怎么说话啊”马云腾一听,急忙松手,不过,又好象怕玉凤能跑了一样,忙蹲在她的面前,用手抱着她的腿。

  赵东明看出来了,他现在一疯,脑子里想的,就都是得到玉凤。

  这个时候,龙刚汇报,狙击已经到位,不过根据观察,他手中的引爆器只要一松手就会爆炸,现在没办法下手。

  赵东明一听这个,心里也是一惊,这可怎么办,既然狙击手现在不能出手,那只有自己想办法上去,才能有机会。

  想到这,他就跟说闲话一样,问道“马云腾,你知道为什么她们姐妹前段时间会跟我吗?”

  马云腾一听,怒道“不可能,不可能,玉凤是喜欢我的,她不会喜欢你的。”

  “呵呵,确实啊,玉凤确实是喜欢你的”他这话一说出来,马云腾眼睛一亮,这才把脸转过去,看向赵东明,惊道“你…你……说……什么……。”

  看着他的样子,赵东明心里虽然担心得乱跳,不过,却还是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笑。

  “当然了,她自然是爱你的。只是,她有不得以的苦衷,所以才会跟我在一起啊!”说到这赵东明突然停下来,然问道“对了,如果你想听,我就走近点说给你听好吗?”

  这是马云腾的结,他当然想听了,不过,对赵东明却有一种自然的惧怕。

  想了半天,最后指着离他两米远的地方道“你蹲在地上,蹲在那里讲,快点……”

  赵东明笑着蹲下来,尽量身上不带一点杀气,让自己显得平和。

  然后,慢慢的移动过去,直到他喊停了,才停了下来。

  玉凤也不知道赵东明想说什么,而马云腾此时,却兴奋道“说,快说……”

  赵东明微微的笑道“其实,故事是从一次我在歌厅里说起的,那个时候,我正看到她们姐妹被一伙高利贷的追债,如果她们不还钱,就要她们去卖……”

  “可恶,混蛋,我要杀了你们,都杀了你们”马云腾听了,站起来,几脚把周围的凳子和桌子都踢倒,赵东明此时心里计算,自己如果上去,是不是有把握能一下制服他呢?

  都说疯了的人各方面都不正常,会不会一下制服不了他呢,不行,现在他离玉凤太近,必须让他离他远点。

  想到这,赵东明口里没停,继续道“当时,我救了她们,她们两个非常感激我,但是,那些人却不依不饶,因为她们都很漂亮,当时,没办法,我就只好说她们是我的情妇,毕竟我还有点地位,这些人这才不敢乱来的。”

  “不过,我虽然帮了她们,可是,她们却很过意不去,就要帮我打工还钱,于是她们就来这里工作了,为了不让那些人在骚扰她们,在公开场合,我就说她们是我的什么,其实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说着的时候,赵东明一直留意着马云腾没一个变化,发现,自己讲的时候,说到玉凤不喜欢自己,他就兴奋得来回走,口里嘟囔着什么。

  “她跟我说过,她喜欢一个马云腾的人,可是,她又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所以……”讲到这里的时候,马云腾突然激动的抱着脑袋,大叫道“不,不,是我,都是我,如果我早知道她出了这么多事情,都是我的错,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承受呢……”

  这个时候,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离玉凤有一段距离了。

  赵东明知道,必须下决定了,就在他抱头的时候,赵东明对着领口道“狙击,我把他踢飞的同时,干掉他。”

  说完,他人已经蹭的一下起来,马云腾的眼前一花,胸口已经受了赵东明双脚全力的一脚。而借着他的力道,赵东明已经扑向玉凤。

  马云腾的人双脚离开了地面,不过,他这次并没有昏过去,可是,就在他想松手的时候,一颗子弹结束了他的生命,贯穿了他的头。

  子弹让马云腾的手晚松了半秒,而这也让赵东明有时间把玉凤给扑倒在地。

  “轰……”刚才赵东明给狙击下命令的时候,龙刚他们已经把玉娇带出去,其他人也都找地方,要不趴下。

  巨大冲击波,让赵东明抱着玉凤滚出去好几米,最后撞到墙才才停了下来。

  两个人都晕了过去,赵东明浑身则跟血人一样,其他的人,也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来,把赵东明和玉娇抬上了焦军带来的救护车上。

  马云腾死了,赵东明跟玉凤则生死不知,迅速的被送去了医院。

  焦军一直在下边焦急的等待着,手里来回搓弄着,心里这个焦躁啊。来回走动着,那些倒霉上来问,他们来做什么的手下,都让他给大骂了一顿,不过,用他们发泄了一下,他的心理倒是舒服了很多。

  刚开始,是普通人报警,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是姐妹俱乐部,他就吓得不行了。

  没想到,竟然是老板的女人被绑了一个,他可不知道赵东明跟马云腾之间的恩怨。此时,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难受的要命。

  妈的,在自己地盘,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啊,怎么有人敢在这里乱来呢,妈的,要是让我给抓住,我不整死你。

  当最后,听到了一声惊天的爆炸声,所有人都吓得脖子一缩,还有几个地方,都赶快躲避,因为从楼上砸下来不少东西,还有玻璃片之类的。

  而当焦军抬头看的时候,已经是见到龙刚他们抱着老板(好象是,样子看不清楚了,不过看到龙刚他们紧张的样子,他知道一定是),玉娇哭着跟在后边。

  车上的医生,立刻做紧急救援,而焦军也吼叫着,亲自的开车给开路,警笛疯狂的叫着,冲向医院。

  玉娇的心,早已经乱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坐坐不下,站站不稳。头总是晕晕的,看她的样子,龙刚怕她再出事,叫医生来,可是她怎么也不干,不让医生帮她看,也不去休息。

  龙刚,豹子,司机,所有的人此时的脸色都不好看,就连焦军也是如此,虽然他担心的是如果赵东明出事,那自己不就少了个大靠山,可是,怎么说也算是担心赵东明的安全了。

  很快的,玉凤就从里边被推了出来,此时,她人还依然在昏迷,不过,医生说她没什么事情,只是受了一些震荡而已。几个小时后,就会清醒过来。

  看着来回护士进出,但是大家都不敢问,怕打搅他们,怕耽误了赵东明治伤。

  玉娇还是没等到赵东明从手术室里出来,就倒了,医生赶来,幸好她没什么事情,休息一下,打点糖水就没什么事情了。

  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尤其是那四个被委派保护玉凤和玉娇的女保镖,当最后看着老板的样子,她们一个个仿佛受到了严重的创伤。龙刚并没有说她们什么,可是,她们自己却在不停的责问着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边的人没有一个轻松的,焦军先走了,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得不去做善后工作。

  终于,赵东明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医生说,他的背上大面积烧伤,内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不过,幸好他的身体不错,否则早就直接死亡。

  左脸上也伤了,恐怕会留下疤痕,不过,这个倒不用担心,现在的技术很发达,完全可以弄好。

  最重要的是,他的脑部受到冲击,现在的情况看来,还得继续观察,如果二十四小时一后,不出现其他的反应,才算是度过危险期,否则…………。

  他没说完否则怎么样,就已经让龙刚把他给举了起来,龙刚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还有那种不能保护让老板受伤的深身自责。

  那个医生两只脚离地,吓得叫道“我…我…只是说……实话……我……”

  龙刚慢慢的把那个医生放下,突然沉声道“你收钱吗?”

  医生那敢回答他这种问题,吓得直挥手,以为他要当大侠,惩罚自己呢。龙刚从手下那里拿过来两万块钱,往他桌子上一摔,把脸靠近他道“这是你的,老板没好之前,你给我盯好了,否则……哼。”

  说完,不理会这个医生,走了出去。

  走出医院门口,龙刚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了下去。他以前从不抽烟,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的想抽。

  在边上买了一包烟和一个火机,在那里开始抽起来,头两口他也有点被呛到,不过,他没咳嗽,而是硬憋了回去。把烟都咽了下去,一根下去,再抽的时候就好多了。

  人说,在部队里的人基本都是抽烟,所以,有的人说,部队里出来的人都是烟鬼。不过,他也许是个另类,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心结。小的时候,父亲爱抽烟,母亲讨厌。

  当时他小,只记得又是因为抽烟两人打起来,后来他就记不得了,因为他当时不小心被父亲推dao了,晕了过去,头上还有很大的一块伤。

  等他记事的时候,才知道,母亲当时一冲动,拿刀砍了父亲,结果父亲大动脉失血,死去了。母亲也被判进了监狱,判了无期,他后来就在奶奶家长大,母亲三年后的一天在监狱里自杀了,奶奶去世的时候,他才十六。

  这段经历,他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在部队里,他认识了很多生死相交的好兄弟。

  不过,他们是特别部门,执行的也都是一些非常任务,有的人死了,家里仅仅接到一个意外死亡,还有那少得可怜的补贴。

  当他一次路过死去战友家里的时候,他才知道,他们的死,给家里带来的是什么,除了悲痛就是生活的艰辛。

  第一次,他感觉到战友们的死,应该得到补偿,可是他去跟领导说,给他的却是冠冕堂皇的官话。

  他再也受不了了,他决定离开部队,然后,走访了所有战友的家里,情况好的,基本没有。最好的,也不过仅仅维持一般生活,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重担,自己的责任。

  正好,有一家两兄弟,同时考上大学,却因为没有钱,一直没去,如果再拖下去,那就只能白费了。他找学校商量,告诉他们,这是烈士的遗孤,可是,谁又管这个呢。

  终于,他经过努力和哀求甚至一点威逼,让他们同意先上着,但是必须在下学期之前,把钱交上,否则还会被退学的。

  结果,他碰到了赵东明,在他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碰到了他。

  当他拿到那笔钱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自己以后就把命卖给了他。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又让他对这为老板有了新的认识,新的感情,那是他最熟悉的战友的感情。

  此时,他的心里也跟被炸了一样,坚强的他,蹲在那里,抽着烟,埋在腿间的脸上,一滴男儿泪滑落下来,啪嗒,一声,滴落在地上。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