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古代农家日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杀猪刀逞威(求收藏、推荐)

重生之古代农家日常 子然 2055 2019.01.12 07:51

  “栓子哥,你回来了。”

  张九莘又等了半刻钟,终于在院外的梓树下看到栓子匆匆归来的身影。

  “我走到半道水库那边,就听到戒晨鼓鼓声响了,小九,我们快走吧,公审马上就开始了。”栓子把背上一整箩筐的猪草快速的放到篱笆墙的角落里,拉着小九就往柴门外走。

  “不急,鞭炮声还没响呢。”张九莘让栓子停下来。

  栓子刚进院,上房钱氏“咣咣”织布声就停了下来,显然钱氏也很担心这次公审,但是她向来足不出户,更何况这又是她们二房丢脸的事情,她更不会去凑热闹了。

  张九莘把栓子拉到墙外的梓树下,见左右没人,才轻声道:“栓子哥,郭郎中从山上采药回来了没?”

  “没呢。”栓子见张九莘皱了眉,赶紧道:

  “小九,你别担心,昨日郭郎中上山前,我就按照你的吩咐给他递过话了,想必他早就把话传给祖父了,估摸着这个点早晚,祖父就该回来了。”

  “噼啪啦劈啪啪啪啪啪”

  两人正说着话,祠堂那边就响起了供奉祖先的鞭炮声。

  “走”

  张九莘拉着栓子快步往祠堂走去。

  一路上,老人孩子大人络绎不绝,显然是昨晚收到了通知,村民们早早把活计干完,就想看个热闹。

  毕竟距离上一次开祠堂公审,已是两年前的事了。

  “咚!”

  龙大爷手握两根木棰,猛的一敲放置在祠堂外廊下的大鼓,拉长声调:“辰正已到,开祠堂!!”

  “吱呀”

  祠堂的四扇大门徐徐打开。

  只见祠堂的二进大堂上,八个戴着瓦楞帽,驻着拐杖的族老满脸威严的坐在两排黄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上。

  “把罪妇杜氏带上堂来。”

  站在左边那排扶手椅后的张三叔往堂前一站了一步,吆喝一声,便有两个执法队的人压着五花大绑的杜氏到了堂前的天井下。

  “呜呜呜.......”

  杜氏跪伏在天井的青石板下,嘴里被塞了布条,想要哀求却发不出声。

  “杜氏,你指使盲婆婆下药毒害你家小侄张九莘,可认罪?”

  “呜呜呜”杜氏拼命摇头。

  张三叔给押杜氏的汉子使了个眼色,汉子便把杜氏的嘴里的布条拿开。

  “冤枉呀,村长大人,各位族老,我真的没有指使盲婆婆,一切都是盲婆婆她自己自作主张,我家小九打出生起,就体弱多病,我疼惜都还来不及,又怎会加害于他,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呀,呜呜呜......”

  杜氏五体投地,声嘶力竭:“还请村长大人,各位族老为妾身做主,还妾身一个清白啊!”

  老村长眉头一皱,轻点着拐杖:“杜氏,我且问你,盲婆婆是不是你找来的?”

  “村长大人,我找盲婆婆也只是为了.......”

  “你只回答是与不是?”

  杜氏还想狡辩,八位族老手中拐杖整齐划一的往地板猛地一敲。

  “咚”的一声响,吓得杜氏抖了抖,张口就要应是,可想起昨晚儿子的交待,咬牙道:

  “各位族老,今日无论你们怎么审我,我都是那句话,我找盲婆婆只是为了给小九驱鬼,从未有过半点异心。”

  “青天白日就敢明目长大的毒杀自个儿的侄子”坐在右首上座的最为年长的族老,猛的睁开合着的双眼:

  “如此心肠,不把族里的笞杖、枷锁、手杻、脚镣、夹棍、拶指、压膝、问板刑具挨个给她上一遍,这毒妇怎肯招供。”

  “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呀!”

  别说是轮番了,光听名字,杜氏就吓得差点失禁,随便哪一道刑罚,都足以让她生不如死,杜氏真的怕了,连声音都变了调:“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呀!呜呜呜”

  “别听她废话,上刑!”

  “你们敢!!!!”

  一道雷霆之声从远处滚滚而来,围在祠堂外面的张九莘回头一看。

  只见晒谷场上出现了几个布衣裹帻的汉子,个个生得高大雄健,身上带着戾气,鹰钩般锐利的双目盯着围观的村民,一些胆小的都被逼得闪向另一边,生生让出了一条直通祠堂的主干道。

  “爹爹~您怎么才来啊,呜呜呜呜,你们再晚一步,女儿就要被张家人活活打死了呀!”杜氏看到来人,立马哀嚎起来。

  来人正是杜家村之人,杜氏之父,声扬十里八乡的杜屠夫。

  “站住。”

  张三叔快步从祠堂走出,把人拦在祠堂前的石梯下:“我们张氏开堂审案,与你们这些外姓人何关?速速退去。”

  “哼”

  为首的杜屠夫冷哼一声,瓮声瓮气道:“你们审的是我女儿,自然和我有关,而且十里之外就听到你们说要轮番上刑,怎么着,你们是要屈打成招呀?”

  杜屠夫话毕抽出藏在袖子的杀猪刀,往前一挥,吓得一旁的村民连连后退。

  “放肆!”

  二进大堂上的老村长忽的一下,从南官帽椅上站了起来:“要打要罚,皆是我们张氏族里的事情,由不得你们这些外姓人指手画脚。”

  “来人啊,把这些野蛮子给我轰出庙河村!”

  “我看谁敢?你们谁上来,老子就砍死谁?”杜屠夫手一招,其带来的人手中齐齐亮出一把杀猪刀,迅速围成一个圆圈。

  东张族人哪见过这个大阵仗,年纪小一点的孩子吓得“哇哇哇”直哭。而执法队的人看了看自己手中拿着的棍棒,有些迟疑,毕竟刀剑无眼。

  “你们......你们,你们这是欺我族中无人吗?”老村长抖着拐杖,声嘶力竭:“今日,老夫就算拼了这条命,也容不得你们在此撒野!咳咳咳!”

  “爹,你没事吧?”张三叔赶紧上前扶着已经走到一进穿堂的老村长。

  “根据我朝《开文律》第二百九十二条,持械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发遣刑并流放充军蒙古塔。”

  张九莘见族里没人出头,一步步的越过人群,站在杜屠夫等人的刀口前,一个个的看过去:

  “不管你们今天究竟是出自平日的情义,还是被杜屠夫重金收买,只要我往官衙走一趟,你们一个两个今生今世都休想再踏入阴山县故土半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