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林洛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救命

林洛风 14茕 2180 2019.05.16 21:01

  “急诊!速度抬到急诊去!”

  地拔背着郑昊一进入医院,直接飞奔向急诊。不曾想,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就又回来了。

  地拔和天投一进入急诊被眼前的人数之多不禁一震,地拔见罢原路返回,背着郑昊跑出急诊反而爬楼梯直接上楼——去找方才叮嘱郑昊给郑昊看情况的那名医生。

  一到了三楼,地拔踹开了紧急出口的门而后发疯似的不回头猛地向前奔跑。

  医生刚给一个病人开完一个单子,砌了杯茶一口热茶刚品进肚里,

  “0384号,进来吧。”

  茶的香气开散而来,医生贴着茶杯闻了闻而后享受的又喝了一口,就在那口热茶刚要咽下去时一阵斜风恍惚砸来。

  地拔直接撞开了门,门把手松动的掉了几颗用来固定的螺丝。大夫的表情有些变形,他刚闭目养神含了口茶这一下子吓得他久久睁大了眼睛笔直坐在了座上,像极了一个没人操控的木偶。

  “大夫!您赶快看看他,他感觉要死了,啊不是。醒不来了,也不是。就是晕倒了,一直昏迷不醒。”地拔一脸茫然,他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医生说清楚这个状况。

  想到这里他气地直跺脚,但也没有丝毫的作用。但这一震,使昏迷不醒的郑昊恢复了一点点意识。

  他小声地嘟喃着,想要喝水。天投听罢直接把医生的茶杯夺了过来倒了一点在个茶杯里,轻轻倒在了郑昊嘴上,郑昊慢慢喝下去了茶水,脸色终有了些许血色。

  天投这一抢走了茶杯,使医生从被吓醒了,他浑身打了个冷颤,反应过来了神。看着眼前的几人,吃惊的说不出话,手不断指着三位。

  地拔轻轻地把郑昊扶到了病床上,而后接过了天投的茶杯,轻轻地为郑昊倒水。

  郑昊恢复了些神气,他靠在墙上不断大口喘着粗气。他回过了些神色,眼神恍惚的看着周围——显然他是不知道怎么又回来这里的。

  “杨…杨梓呢?继续。”

  “继你妈!”

  杨梓说罢紧握住了拳,一拳囊足了力气向郑昊抡了过去,重重锤在了郑昊的右边脸上。

  这一拳使刚有些清醒的郑昊又晕了过去,或者说现在是真的晕倒在了病床上。

  天投,地拔以及医生都愣在了原地,以一种极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杨梓。

  三人呆若木鸡般看着眼前脸上写满了气愤二字的杨梓。杨梓侧歪着头看着愣住了的三位,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晕倒。”说道这里杨梓又锤了下已经昏迷不醒郑昊的腹部,这一击好似穿透了生死格局,让看着好似断了气的郑昊又大喘口气。

  医生看到这里,双腿发软重重瘫坐在了座子上——他从医这么多年,没见过有这样“救人”的,关键好像还救成了?

  杨梓看着医生那一脸诧异的表情浑身不由得颤了几下。他转过身狠狠地给了天投个眼色,而后走出了门,砸上了门好似没事人一样走出了门外。

  天投见杨梓走出去后,咽了口吐沫扶起来了医生。看医生那惊悚的样子,估计还停留在被吓醒又被杨梓吓傻了的场景下。医生拿起了茶杯,抿了口茶回复了点精神,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直喘气的郑昊。

  地拔见罢赶快将直喘气的郑昊扶着坐了起来,医生拿着听诊器听了听郑昊的心跳,心跳频率明显过快,就好似“帝王引擎”一般轰轰作响。

  而后他又摸了摸郑昊的额头,却不曾想那额头滚烫的好似烧开了的热水壶一样。虽然这个医生胆子比他人都小,但是他的水平在这所医院还是属于一流水准。

  凭借着这一摸额头再跟据那心跳频率他一下子便诊断出了他的病状——多半是服用药物过多外加上了剧烈运动所致。

  “他是不是刚刚剧烈运动了?”医生拿起笔,撕下了张纸聚精会神地写着单子。

  天投想了想刚回天地一线的场景。是杨梓背着郑昊跑出来的,两人浑身臭汗,出的汗甚至打湿了衣裳,想到了这里天投点了点头说道:“嗯,应该是剧烈运动来的,大夫你看着这是怎么回事?”

  医生早已经预料到了一样,他点了点头把写好的单子一撕递给了天投,“带他去做皮试,按这个单子来,做完皮试打吊袋。”

  地拔听医生说完,一把手夺过了医生递给天投的单子,背起了郑昊二话不说开门直接跑了出去。

  天投刚想背起郑昊但地拔早就已经出门跑了出去,留着天投一人杵在了原地。

  “大夫,他因为什么晕倒了?严重么?”天投礼貌的问道。

  医生慢慢悠悠的吹着茶,看样子郑昊病状并不怎么严重,“放心吧,没有生命危险。就是服用药物过多外加上了剧烈运动并且处于在脱水的情况下晕倒了。相比较这个我更担心他的脸。”

  医生说到了这里,天投有些不解的问道:“担心脸?”

  “嗯,担心脸。”,医生喝了口茶水继续说道“他脸好像骨裂了。”

  “骨,,,骨裂了?”天投一脸诧异看着大夫,大夫点着头装模作样的比划了几下拳头。

  天投浑身不禁一阵抖索,右手颤颤巍巍地伸向了裤兜里,久久酝酿后从裤兜里拿出了鼓鼓的钱包......

  —

  ——

  “不许在这么过度服用药物了,回去要多补水,多吃饭肉和蔬菜要不可能还会晕倒。”医生念着老一套的台词叮嘱着郑昊。

  郑昊就好似当医生的话跟耳旁风一样,左耳听进去,右耳过滤出去。他浑不在意医生说了什么,现在他只想知道两件事情。

  1.杨梓现在去哪了,他何时晕倒的?

  2.为什么他感觉右脸肿了一圈并裹上了纱布,除此之外感觉右边有几颗牙齿有些松动能明显感觉到它们不受控制的有些摇晃。

  他犀利的眼神划过眼前的三人,除了一直低头的医生没有和他眼神交流外,他从天投和地拔两人眼中读不到任何的信息。他开始有些疑惑,仔细回想着方才发生了的事情。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叫了声杨梓然后一声引擎般的作响之后便什么也都想不起来了,除此之外在当时他好似还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吵闹声,难不成是是耳朵穿孔了?

  郑昊又扫过了三人。地拔拿着手机好像再回复什么消息,天投看着空瘪瘪的钱包陷入了沉思,而医生还在不知所谓的奋笔疾书着。

  他拍了拍头,看着右手打的吊袋,陷入了沉思......

  难道是我自己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