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5 小弟周远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532 2019.04.27 23:56

  此刻七组队内的众人,将有小骨跟随的肖晓围在了中间。

  对于这一道道投来的目光,盘坐在地上的肖晓没有丝毫在意。

  接过小骨递来的水囊,他仰头灌了几口,然后嚼起肉干充饥,一副旁若无人的架势。

  “推什么推.....张领队。”

  一位看小骨看到有些入神的老兵,感觉有人在后面推搡自己,顿感不爽便要开骂。

  但一见到身后人是张明义,立马用肩膀顶了顶左右的士兵,给张明义让出了一条通路。

  “看出问题就跟我说,窝藏妖兽可是重罪。”

  张明义对白方低声说。

  骷髅兵他自然是看到了,就在眼前十步不到的距离。

  但老实说在魔法方面的见识,张明义没比新兵强上多少。

  所以他还认为要是带回来的骷髅兵不是兽佣,就能给肖晓定上一条重罪。

  然而自打亲眼瞧见小骨的那一刻起,张明义说什么,都很难再引起白方的注意了。

  “这兽佣是真的吗?”

  张明义见白方已经傻愣愣的看了半天,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白方嘴里反复呢喃,好似受到强烈刺激,失了神志一般。

  如果说怀揣警惕的众人刚才还在观望犹豫,鉴别不出肖晓兽佣的真伪,那现在见白方都被震惊到了失神的地步,便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是啊,同为魔法师的白方,那么敌视肖晓的一个人,如今面对人家召唤来的兽佣,震撼到话都说不利索了,这兽佣怎么可能是假的。

  七组众人有人欢呼雀跃,有人暗自退去。

  见到崇拜人数飙升至53人,肖晓自然高兴,不过总觉得组内的气氛有点怪异。

  噗通!

  周远冲出人群,冲着肖晓跪倒在地。

  “六圣者在上,我周远立誓,愿一生追随玉十魂,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见周远跳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起誓要追随自己,肖晓更加疑惑了。

  本还想跟李二石打听打听,但一想他也是跟自己一路回来的,自己不清楚的事,想必他也不会知道。

  “你先起来。”

  肖晓抬手比划说。

  “不,只要您不答应让我追随,我就永远跪在这里。”

  周远神情无比认真的说。

  “那你总得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你又为什么非得追随我不可。”

  肖晓不知前因后果,这突兀的一跪确实让他莫名其妙。

  周远感觉肖晓说的有理,于是起身抹了抹脸上泪痕,讲述起了与卢雨立下赌约的事。

  营帐之内,失神的卢雨虽然站了半天,但脑中思绪可是异常活泛。

  要害死我的人是玉十魂吗?

  不可能,整件事他全程都没在场。

  是周远吗?

  也不是,他不过就是狗急跳墙,被我气急了才参与进来。

  那要害我的人是谁?

  对,是最先提出赌局的人!是怀揣赌约字据的人!

  当初三人因为都对肖晓怀有敌意,才走到一起,卢雨自认为没有做过违背白方的事,他实在想不明白白方为何要置他于死地。

  然而眼前一切证据都直指白方,卢雨不得不信。

  自认为认清事实后,卢雨抽出背上的八荒重剑,快步走出了营帐。

  “白少爷,赌约呢?”

  在众人的围观下,卢雨语气没有一丝敬意,说是质问到更贴切一些。

  肖晓的这次成功召唤,颠覆了白方的魔法认知,打碎了他所学习的理论框架。

  白方只觉得此刻脑内一团乱麻,根本没有精力去跟卢雨解释什么。

  “这件事等会再说。”

  “把赌约交出来,马上!”

  卢雨提起八荒重剑,指向了白方。

  “你是疯了吗!”

  白方吼了一句,他怎么也想不到,卢雨会在这时候找他麻烦。

  其实只要赌约还在他手上,一切就还有缓和余地。

  那想到卢雨以为自己被欺骗,竟是直接来抢了。

  卢雨双眼通红,对设计谋害自己的白方满是恨意。

  此刻的他不仅没有被怒斥威吓,反倒前进了几步,说话间便要用剑架住白方脖子,逼迫他交出赌约。

  然而卢雨的手还等触碰到白方,就被一把斩马刀从后面捅穿了身体。

  卢雨口中涌出鲜血,他低头看了一眼刀刃刺出的地方,发现被刺穿部位的是心口,弥留之际不禁心生感慨。

  如若我今日不死,这针对要害的攻杀剑术,将来成就必定不会比张明义这一手差。

  卢雨倒在地面,张明义甩了甩刀身上的血水,整个人陷入了沉寂。

  白方决不能有事,这不仅关乎张明义的似锦前程,更关乎身家性命。

  他可以语言劝阻,可以施以阻拦,但他不想冒险。

  “你杀他干吗啊!”

  白方见卢雨惨死,那感觉简直是头痛欲裂。

  “要承担的后果我比你清楚。”

  张明义放下这句话后,便指使士兵把卢雨抬走,在洞内找个地方埋了。

  不过残害手下士兵这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是绝不可能就此掩埋的,这点张明义比谁都清楚。

  肖晓这头刚听完周远讲完来龙去脉,卢雨就死翘翘了,所以感觉有点懵懵的。

  他没想到,白方一通操作之下,竟然先把自己人给玩死了。

  “那追随的事我就当您同意了?”

  周远满脸笑意的说。

  肖晓想了想,说:“赢的达币分我一万,我就同意。”

  周远听闻一愕,但一想到如果队内没人罩着自己,怕是有命赢钱没命花,可能还没出骨魔洞就会被白方联合张明义给除掉。

  “别说一万,三万全给大哥你都行。”

  周远无比豪迈的说。

  “我就要一万,还有要钱的事今天就先别去了,我怕白方气急了用火球直接给你轰死。”

  “我懂。”

  “那你就先忙去吧,我要歇着了。”

  肖晓说完一抻懒腰,而小骨则抽出包囊里的草席,垫在了地上。

  “那您好好歇着。”

  自己的安全问题有了着落,周远不想再打搅肖晓休息,可走出没多远,又折返了回来。

  “大哥,你能给我交个底吗?为什么要帮我啊?”

  周远越想越不对劲,肖晓是跟白方有恩怨,但在这个节骨眼肯收自己为小弟,来保他一命,肯定不会仅仅为了一万达币。

  因为光是骷髅兵兽佣身上穿戴的隐魔装备,价值估计就已经在三万之上了。

  周远确实是恳求肖晓帮自己一把,但他也有自知之明啊。

  本来都已经做好拽着肖晓裤腿,被视作癞皮狗的觉悟了,哪想道对方似乎很是轻易的,就将自己全盘接纳了。

  “也没什么,就是感觉你能挺身为周大龙报仇,挺重情谊的。”

  躺在草席上的肖晓一仰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周远止不住的留下眼泪,这次,他是真的哭了。

  作为白马会的二公子,场面上的事,白方是绝对不愿让别人乱嚼舌头的。

  没过多长时间,一张由白方亲笔写下的欠条,便送到了周远的手上。

  肖晓接过欠条看了一眼,反手便给了周远一张回城卷轴,叫他遇到危险,一定先保护好自己。

  自此,经常在一起行动的肖晓李二石身边,又多了一个消瘦的身影。

  一天的行进之后,七组到达了骨魔洞的洞底,第五层。

  先到达的五个组正合力在洞口扎营,活干到一半,七组自然是不能光看热闹。

  于是众人拖着疲惫身躯,又开始为搭建驻地忙活了起来。

  远征队果真是奔着黄泉教主来的,这可怎么办?

  要说之前还有疑虑,现在都要扎营驻地了,铁定就是要征讨黄泉教主没跑了。

  按理说肖晓不应太过悲观,因为了解苍月国历史的人都知道。

  老国主在位时带领远征队,可是连杀了三任黄泉教主。

  但肖晓所在意的地方,确是在远征队的伤亡率上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