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7 三剑之威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6010 2019.04.09 23:51

  卢雨下一招改了握持姿态,双手持剑,横向挥击。

  李二石迎剑格挡,可就在两剑即将触碰的间隙,卢雨猛然收力,剑招突变。

  这招虚晃之下,李二石欲要收剑回防身体,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就这样,两人以互博之势,丝毫不作防御的互砍了一剑。

  这是要换血吗?

  结果超乎了肖晓的预料。

  卢雨的剑先一步砍到李二石右肩,李二石受到痛击,气力一下被打的溃散,出剑力度也连带受损。

  这就导致他的这一剑,仅是在卢雨身体上大力的磕碰一下,并未造成什么实际伤害。

  观礼民众中,传出一阵阵的叫好声。

  李二石痛的呲牙,用手捂肩片刻,身体赶忙摆回了基本剑术中,竖握剑柄的防御姿态。

  作为战士剑术的入门教材,所有剑法的基石,基本剑术所教授的内容,可不仅仅是纸面上的劈挥砍那么简单。

  其中每一个看似普通的基础动作,都是无数战士先辈,从浴血搏杀总结出来的。

  见李二石遭受重创,依旧没有乱了方寸,舍弃基本剑术里的御敌姿势,观礼台上的延龙庭,认可的点了点头。

  然而这并未能阻止李二石的败势。

  经管他已经将严防死守坐到了极致,但最多也不过就是拖延一些时间罢了。

  约过了有五分钟,经过一番被动交战,李二石身上全是血痕,连移挪步伐时,身形都显得有些飘忽。

  要不是使用武器是训练用的无刃剑棍,想必他已经死上至少十次了。

  而卢雨连续进行那么长时间的攻势,也终于是露出了疲态。

  “二石,快下场。”

  在卢雨擦汗喘气的间隙,场下沈天焦急的说。

  李二石虽然平常表现得一板一眼,遇事总是忍让,但此刻让他离场肯定会心有不甘。

  “再等等,还有机会。”

  李二石执拗的说。

  “二石,现在时机正好,你要是再不下场,一会可就错过了啊。”

  听到肖晓的提醒,李二石闻言一愕,似乎有所触动。

  最终经过一番心里挣扎,李二石缓步后撤,最后跳下了演舞台。

  见势已经准备好的肖晓跟沈天,伸手将他一把接住。

  战意消退,痛感上涌,李二石这才察觉到,身上伤势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十魂,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被沈天搀扶的李二石嘱托说。

  “放心,保准打得他满地找牙。”

  肖晓轻松一笑。

  “卢雨!卢雨!卢雨!.....”

  经过一场精彩的剑术攻防战后,观礼民众开始呼起卢雨的名字,现场气氛再度高涨。

  卢雨则很和适宜的,再度演绎起了他那套嚣张的做派。

  苍月国民众在面对比奇国这个庞然巨物时,心中情绪是很复杂的。

  这种既畏惧,又要依托于人的感觉,定然会让他们不爽。

  所以苍月国民众,对盟国比奇一直都是极尽丑化贬低。

  然而悬殊的国力差距,又怎是民间偏见能够磨平的。

  当他们不能长久性的枉顾事实时,这种有两国新兵参与,单方面吊打比奇国新兵的实战演武,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一个极好的安慰。

  而经历两战全胜的卢雨,此刻很是享受这种山呼海啸的拥戴。

  “一会别逞强。”

  沈天感觉自己这话有点多余,但还是对肖晓说了。

  “放心沈教官,你升职加薪的事,跑不了的。”

  “你这小子.....”

  严肃的气氛一下被打破,沈天也是憋不住一笑。

  虽然他对肖晓期待有限,但他要是真能击败卢雨,完成一挑三,自己的武勋直接晋升一级都是少说的。

  当然如若这种奇迹式的胜利真的出现,那反倒是他欠肖晓一个人情。

  因为人家根本就没参过你的训练,也没学过你教授的战士技巧,甚至连名额都是自己靠实力打出来的。

  就在卢雨还在耀武扬威之时,肖晓默默的登上了演武台。

  “比奇国边界村,玉十魂,还请下手轻点。”

  肖晓刚一自报家门,观礼民众中瞬间嘘声四起。

  “刚才一个有值裁武官护着,一个龟缩的好似王八,我打的很不痛快,这场敢不敢立个规矩,无论是输是赢,除非打到满意,不然谁都不能下场。”

  “行,就照你说的来。”

  肖晓爽快的答应完,便开始抻胳膊压腿,做起了热身运动。

  “值裁武官,你可听见了,这是玉十魂自己认可的规矩。”

  面对卢雨的确认,值裁武官没有说话,但其略微低垂的目光,已经表明了这场判罚的尺度将会有所不同。

  毕竟卢雨每年都要打死打残不少人,一个比奇国来的新兵要主动寻死,关他什么事。

  肖晓热身完毕,两人对着一拱手,值裁武官向后一撤,沈天组演武实战的生死之战就此开始。

  卢雨刚一开场,便快速出手,直接双手正握剑棍,甩出势大力沉的一剑。

  肖晓很是常规的迎剑格挡,剑身相击之后,两人以势均力敌的态势各自退开。

  肖晓这平常的一击,并没给旁人带来什么惊喜。

  但场下的剑术行家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玄奥。

  在单纯的力量方面,肖晓没有落入下风。

  甚至如果把体型因素算进去的话,肖晓反而是占上风。

  玛法大陆上,存在一些没经过任何修炼,仅以单纯的身体强健,就可以越阶舞动裁决炼狱这类重型战士武器的莽汉。

  这类人在普通人眼中可能天赋异禀,但其实在行家眼里,他们中九成九是不折不扣的剑术废材。

  究其原因,他们虽然力量恐怖,可庞大的体型在对战中实在过于累赘。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另一个极端,就是严格控制体型增长,以速度见长的轻型战士。

  这两种极端虽然不能说完全无用,可遇上速度跟力量配比平衡的主流型战士,很难取得优势倒是真的。

  但在轻型战士仅存不多的簇拥者中,一直留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时至今日,大陆上从未出过一位真正将轻型战士修炼到极致的天才。

  也就是说,从未有人见识过真正达到巅峰的轻型战士。

  一直秉持这种希望至今的李剑风,见肖晓刚才的迎剑一击,心中热血顿时翻涌了起来。

  他握剑多年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此刻就是稳坐观礼台的延龙庭,也没从肖晓身上发现什么端倪,毕竟轻型战士已经没落了太久太久。

  在场观礼的人中,除了毕生都在钻研轻型战士的李剑风,没一人知道如果力量骤增而身形不显,代表着什么。

  不行,我得想办法让十魂离场,他现在还不是卢雨的对手,万一要是有个闪失被打伤打残,我死都不能瞑目啊。

  打定主意的李剑风,快步走下民众所处的观礼席。

  他之前仅是看出肖晓体魄优秀,力聚内而不外显,是个轻型战士的好苗子。

  然而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力量方面就已经能跟卢雨抗衡了。

  要是因为对身体进行锤炼,身形暴涨带来的力量提升也没什么。

  可问题是肖晓依旧身形清瘦啊,这已经不是天赋好不好的问题了,这简直就是为了修炼轻型战士,专门定制出的体质一样。

  靠着在苍月国军部这些年积攒下的几分薄面,李剑风很快便来到了演舞台的下方。

  看着台上的肖晓吃力迎击,李剑风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小沈,快让十魂认输吧。”

  “啊?”

  沈天惊疑了一声,心想肖晓架势摆的不错,但剑招粗粝,好似根基空虚,所以应对的很是吃力,但这也不是直接认输的理由啊。

  “李前辈,他还尚有余力,这不好吧。”

  李剑风知道这要求非常莫名,但为了对肖晓施以保护,又不好吐露实情,只得悔恨的哀叹一声,拔剑出鞘,将凌风竖插在了地面之上。

  “李前辈,这是为何?”

  沈天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的问。

  “没事,一会如卢雨若敢重伤十魂,我出手救他便是。”

  李剑风坦然的说。

  国主,军武统领以及个大公会驻苍月国代表可都在上面看着呢,你别吓我啊李大哥。

  此刻沈天心中真是难受至极,要不是肖晓还在台上,他恨不得马上离李剑风远远的。

  沈天的顾虑不是没有原因,军部中新一辈优秀的战士,不少人明面上叫李剑风前辈,其实暗地里一直以病狗相称。

  这位青年时能与延龙庭分庭抗礼的战士,也是曾经苍月国风头无量的顶尖人物,

  哪知一场游历过后,说是在盟重荒原上见到大风刮过,有所顿悟,一门心思的非要研修什么轻型战士。

  要说一生最大功绩,就是苍月国陷入动荡时,以一人之力疯狂暗杀各路势力的首脑人物,可以说那些容易招致骂名的脏活,他几乎全干遍了。

  叛乱平息后,这人又匪夷所思的拖着病躯,挑战已是苍月国第一战士的延龙庭,重伤后便一蹶不振。

  由于身份敏感,不能重用的关系,干脆就给了个闲差,让他去比奇国募兵。

  所以这李剑风要是真发起疯,军部上层自然是拿他没办法,但周围的人可就遭殃了啊。

  啪!啪!啪!

  台上两把剑棍短时内交接数次,两人再一次分离。

  好鸡儿难打啊!

  一直处于下风的肖晓喘着粗气,在心中咆哮了起来。

  两人体质数值虽然相同,但基本剑术外加战斗经验的差距,使得卢雨在实战的应对能力上,明显比肖晓高出了一大截。

  “痛快!痛快!哈哈哈....”

  逐渐进入佳境的卢雨战意高涨,畅快的大笑了起来。

  肖晓见势没有着急攻击,而是变换握剑姿态,改为双手握持。

  “你出剑的力道不错,但若是想以蛮力胜我,还是省省吧。”

  双手握持在基础剑术中的解释,是以力拼刃,一种依仗纯粹力量爆发的攻击手段。

  当两人体魄力量悬殊时,这种攻击的确快捷有效,经常可以一击就决出胜负,但在力量相等的情况下随意用出,着实是有些不太明智。

  端着半瓶金疮药的李二石,呆呆的看向演舞台,口中喃喃的说:“十魂说的机遇,要来了....”

  “二石,你说的什么机遇?”

  沈天一听,急忙追问。

  “击败卢雨的机遇。”

  李二石回过神,解答说。

  “双手握剑,以力拼刃,十魂在体魄上并不占优,应对不好还会因此破绽百出,为何说是机遇呢?”

  李剑风将话插了进来。

  李二石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清楚,不过据十魂之前讲,卢雨手里的无刃剑棍,怕是支撑不到三战结束了,所以刚才的一战,特意叫我尽全力打击剑棍中部位置。”

  沈天跟李剑风对视一眼,心想这是哪门子机遇啊。

  搏杀中刀剑碎裂,的确是屡见不鲜,可那大多都是高阶武器砍砸低阶武器才会出现的情况。

  无刃剑棍确实称不上是有品流的武器,但那好歹也是军部锻造房出产的。

  而且就算是持有者使用方法不当,让武器寿命耐久极度折损,可精确到哪一下劈砍会碎裂,根本没人能够预知的啊。

  就在场下的三人谁都没搞明白状况时,双手持剑的肖晓,已经迎向了卢雨。

  持久:0.3/120

  最后一次数值确认,肖晓用尽全力,毫无顾忌的出剑猛砍。

  卢雨见状一喜,挡住这剑后,直接突袭劈击,命中肖晓脑袋的场景,已经在他脑中预演了起来。

  “碎!”

  肖晓狠厉大声一喊,两根碰撞了不知多少次的无刃剑棍,再一次撞击到了一起。

  啪啦!

  卢雨握持的无刃剑棍被肖晓一击砍断,断裂成了两截。

  不可置信的卢雨还未来得及思考,肖晓便一剑击打在了他的面门上。

  卢雨捂脸飞退,片刻之后便跪伏在地,这一击带来的重创可想而知。

  整个演武会场除了肖晓的重重喘息声,一片寂静。

  观礼台在座的各位上层大佬,表现还是比较淡定的,毕竟实战演武哪年没有几个冒尖的人物涌现。

  更何况临阵刀剑碎裂,本就是运气比重极大的偶然事件,所以卢雨输就输了,也没什么可深度探究的。

  这一击产生的惊人效果,可没让肖晓过早高兴。

  因为任务的6点声望值还没到账,这就说明自己还未击败卢雨。

  “接着!”

  台下传出一个男人的喊声,紧接着一把全新的无刃剑棍,不偏不倚的被丢到了卢雨的面前。

  肖晓原以为及时丢剑上台的人,是卢雨的教官。

  但一回想这声音有些熟悉,便马上明悟,这不是李明义那个脑残的声音吗?

  你这个吃屎狗,还真够能使坏的啊。

  人家教官都还没反应过来呢,你倒是先把燃眉之急给解了。

  此种情景下,最无语的当属沈天了。

  当初李明义为了给他带班当教官,可是请客足足胡吃海喝了三天啊,现在又狗拿耗子给卢雨递剑。

  不清楚前因后果的沈天,心想着李明义是不是大脑缺根弦啊,凑的哪门子热闹不好,非要来坏肖晓的好事。

  至于李剑风,更是当场气炸,手心在凌风剑柄上不停摩挲。

  要不是碍于场面隆重,怕是要直接把这个李明义给当场刺死。

  甚至于连卢雨都没看懂。

  他李明义不是负责维持场下秩序的吗,怎么帮起我来了?

  肖晓本想趁机穷追猛打一番,但见卢雨已持起新的无刃剑棍,便放缓了步调。

  此刻卢雨的鼻骨已经塌陷,可他并未有多在意,因为身上有几道刀疤割伤,对一名战士而言根本算不上稀奇。

  身体挺直,持剑迎击的架势再度摆起,观礼民众对于卢雨的欢呼鼓励声,再度爆发了出来。

  “玉十魂,看来你不仅力道不俗,连运气也是一等一的。”

  满脸是血的卢雨调侃说。

  “我的运气一直不错。”

  肖晓说着,将无刃剑棍丢到半空,又接回到手里,显得很是悠闲轻松。

  然而暗地里,肖晓心中却是苦水流尽。

  胳膊肩膀好酸啊,都累到快没知觉了,这要是再打下去,非得虚脱了不可。

  肖晓在这一战之前,感觉自己已经算无遗策了。

  可就在刚刚他发觉,自己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那就是演武实战用的武器,因为剑身没有锋刃的缘故,伤害实在是太低了。

  以至于重击都砸到脸上了,还能让敌人留有一战之力。

  对于体质20出头的新兵而言,无刃剑棍或许还能造成些实质威胁,但对于体质27的对战双方来说,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不行,再怎么打下去,也许胜负还没分出,体能就已经要撑不住了,后面可还有两个大活人,必须速战速决。

  唉,我可怜的属性点啊。

  “怎么,是身体受不住了吗?”

  卢雨年龄不大,但对战经验可谓相当丰富,见此刻肖晓迟疑,马上便觉察出了他的担忧。

  肖晓连属性点都割舍出去了,又怎么可能会示弱。

  “没有,就是腻了,不想陪你玩了。”

  “哈哈哈哈...”

  卢雨仰天大笑,心想着肖晓都已步入绝境了,竟然还在故作高深。

  “说实话,这场再打下去,我有可能会输,但实战演武的冠军,我们组拿定了。”

  卢雨一组人的致胜战略已经明朗,耗尽肖晓的体能。

  “三剑,三剑之内放倒你。”

  肖晓伸出了三根手指,对向卢雨。

  “好啊,快让我见识见识。”

  卢雨摆出了防御架势。

  其实占据优势的肖晓体力告急,头部遭受重击的卢雨一路打过来,又怎么会好受。

  他早就想以防御架势对敌了,只不过先前的狂傲言语,让他有点放不下面子龟缩。

  现在肖晓更嚣张,直接说什么三剑放倒,他乐不得顺水推舟一把。

  “小沈,这持剑姿势是你教的?”

  李剑风见肖晓一手持剑,一手伸出手指浮空前戳,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可没教过。”

  沈天否定完,心想这种奇葩路数你李前辈都没见过,我上哪里知道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疑惑了,肖晓那根伸出去的手指,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肖晓手指一戳,面板的体质数值跳到了28。

  一剑挥下。

  出剑迎击的卢雨被震得一个后仰。

  再戳,体质跳到了29。

  这一剑卢雨反倒是站住了,但由于用出全力抗衡,导致虎口震裂出血,无刃剑棍都有些抓不稳了。

  此刻的卢雨,是真的慌了。

  以往那些找他寻仇的人,间隔个两三年,力量和剑术有所精进,再正常不过了。

  可这个玉十魂是个什么情况,一刀一个力道,一刀高过一刀,其中没有任何花哨技巧,就是单纯的力量提升,就是单纯的劈砍。

  并且卢雨的这种恐惧,外人是绝对感受不到的,他们只会以为卢雨力气耗尽,显露颓势了而已。

  “我认输!”

  卢雨再承受不住这种诡异的压迫感,直接投降了。

  “规矩你忘了?不是说好打到双方满意吗?”

  肖晓高举无刃剑棍的同时,出言提醒说。

  “放过我,我不该侮辱比奇国,我不该打伤....”

  卢雨的祈求还没说完,便被肖晓给打断了。

  “你搞错了卢雨,这世界你侮辱了谁,打杀了谁,我是不会太在意的,你的错误在于,你阻碍到我玉十魂前进了。”

  肖晓手指再次轻戳,体质数值变为30。

  高举的剑棍,划出一道破空声,径直劈下。

  卢雨勉强出手抵挡的剑棍,一个瞬间便被抽飞出去。

  啪啦!

  打在卢雨头顶的剑棍,爆开后化为两截。

  卢雨跪倒,身体一动不动,生死未知。

  值裁武官反复查看后,卢雨被人拖到台下。

  宣布玉十魂获得胜利,在观礼群众那肯定是激不起什么反响的,但李剑风确是高兴的不行。

  肖晓不仅赢了卢雨,还没受什么重伤,这种完美的结果,之前他连想都不敢想。

  由于没有对比参照,对于肖晓极短时间内激增的体质,李剑风也是没看出什么端倪。

  “还能撑得住吗?”

  向演舞台上递剑棍的功夫,沈天关切的问。

  “没事,再打十个卢雨都是小意思。”

  肖晓吹嘘了起来。

  “你是不知道啊,这次多亏是赢了,要不你李前辈.....”

  沈天给了肖晓一个眼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