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3 登岸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026 2019.05.18 23:45

  “城主?新任国主为了平息内乱,可是给了国内陈旧势力许下了不少的好处,你想做新月城城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哪怕玲莺低估了肖晓的目标,但对其成功概率依旧不太看好。

  “不是苍月国新月城,是盟重省沙巴克的城主。”

  肖晓解释说。

  这下玲莺直接无语了。

  有三系职业同修的天赋,还有一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学习魔法的秘术。

  在玲莺眼里中,以上当然是无以伦比的超凡天赋。

  可问题是称霸沙巴克的难度,绝非世人所能够理解的。

  近百年的惊才绝艳之辈,论成就能力那个不是璀璨耀眼,可一旦步入冲击沙巴克的浪潮中,几次浪涌拍打下来,就会狼狈不堪,最后泯然众人。

  “你要知道,大陆上有很多庞然大物,积累深厚的行会组织,都对沙巴克的问题避而不谈。”

  玲莺之所以如此正式的劝慰肖晓。

  也算是一种处于对他能力的认可。

  倘若对方没有绝佳天赋,玲莺根本就懒得说,你直接去试就好了,反正现实会狠狠教育你的。

  然而肖晓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的天赋跟能力,性格稍微自信一点的话,还真足以给梦想作为支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好了,我也该走了。”

  肖晓说完,登上木质楼梯,推门走出了舱室。

  玲莺感受着深植在记忆里的另外一个诱惑之光,好似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

  虽然破费了5点声望,将隐秘透露些许,但结成一个盟友,以及免除圣魔殿与白马会的联合围剿,这次肖晓终究还是赚了的。

  坐小船回到自己所乘坐的战船后,肖晓又花费了5点声望,兑换了一本攻杀剑术。

  其中弥补战力的因素倒是其次。

  主要是肖晓已经领悟了攻杀剑术,搭配上系统里兑换而来的,两个技能刚好可以以最快速度同步成长。

  “攻其害,取其命,为攻杀之本,伺机而动,宁可险,不可漏,为攻杀之要义。”

  肖晓单手握持书卷,轻声朗读攻杀剑术。

  读着读着,伸出另一只手,就跟着比划了起来。

  让肖晓没能料到的是,他在船舱里这一练,可就连续练了十天有余。

  不是他不想歇息做点别的,而是苍月国的远征舰队,就像是在漫无目的的周游一样,根本就没靠过岸。

  按照肖晓的猜想。

  此次沃玛远征虽已传遍天下,但具体的行踪细节,当然是不能随意披露的。

  所以苍月国的船队,到底要在比奇国那个港口停靠,根本就没几个人知晓。

  可为了出于保险起见,苍月国的船队还是慎之又慎,在大海上不断兜圈,来隐匿行踪。

  舰队出海的第二十天,终究是在一个貌似渔村的荒僻码头靠岸了。

  作为护旗队的一员,肖晓举着大旗走下甲板,踩到沙滩时,双腿不禁有些发软。

  没办法,这航海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以至于种种的不适应,一齐向他侵袭过来。

  好在肖晓体质非凡,适应能力也强,没一会便找回了感觉。

  尹天照刚下船便原地站定,他身后分立左右的是延龙庭跟白海涛。

  按常理还应该多一个拜岩。

  可国主御驾亲征,国都当然得有人镇守,所以拜岩便被留了下来。

  当然对于一个没有城墙高筑,也不需要城墙的岛国国都而言,能投送足够兵力的战船,才是国家立命的根本。

  这下船不赶快去休息调养,原地列队是在搞什么啊!

  肖晓能感觉到国主是在等人,等一个很重要的人。

  可犯得着搞怎么大排场吗?

  傻等了大概一刻钟后,一位身穿粗布衣衫,戴着斗笠的健硕汉子,向远征队列大步走了过来。

  延龙庭解下背上的裁决之杖,向前走了数步,挡在了尹天照的身前。

  “来者何人?”

  这是人家比奇国的地界,什么靠近者死的一类言论,延龙庭当然是没底气说。

  “夹谷恒,听闻苍月国主到访,奉家父之命前来迎接。”

  远征队内但凡有点见识的,听到这话皆是一惊。

  夹谷是比奇国的皇姓,而夹谷恒这个名字,就是比奇国军部统领,大皇子的名字。

  “恒兄,刚才的失礼,还请不要见怪。”

  尹天照说着,绕过延龙庭,缓步走向自称夹谷恒的人。

  “哈哈,君子道士,这封号果然名不虚传,久仰久仰。”

  夹谷恒爽朗一笑,两人随即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比奇国能派大皇子前来接洽,看来对于这次合作很是重视啊。

  还有这玛法大陆的皇家贵族血脉,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这位夹谷恒年龄才37岁,就已经达到了46级,战士的技能等级也相当之高。

  这不禁让肖晓心生联想,大陆上是不是存在遗传血脉等说法。

  通过两位半天的寒暄。

  肖晓感觉夹谷恒为人直爽,没有皇族架子,很是招人喜欢。

  至于尹天照么,言语表现上就有点过于虚伪了。

  两人聊着聊着,越走越远。

  等到几乎连人形都快要看不清时,延龙庭终于下达了休息的命令。

  终于可以甩开工作的肖晓,与李二石白原打了个照面。

  “圣魔殿殿主玲莺,昨天下达密令,所有人不得参与你与我弟弟的争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玲莺是什么人白原清楚,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玲莺为什么要维护肖晓。

  “是信任。”

  “信任?”

  白方将信将疑的轻念了一句。

  “嗯,合作的基础就是互信,想要建立互信,就必须要有一方最先付出信任,就像农户找人帮忙杀肥猪,谁要是不愿意见血,就得把刀递给别人,”

  白方听肖晓讲完,很是大力的点了两下头,好似受益匪浅。

  等尹天照与夹谷恒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时,已经是日落黄昏了。

  互相勾着对方肩膀的两人,人手一个翠绿的酒壶。

  显然两人喝得十分兴起。

  短暂交流后,两人告辞离别。

  尹天照向着自家部队的营地走了数十步,仿若无力的醉酒身体忽然挺直。

  而他脸上的醉意,早就已烟消云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