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0 路途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4523 2019.04.01 23:45

  顾海一顿操作,落得如此结果,一时还不太能接受。

  顾棠却是已看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他抓着顾海的衣袖,想要一个准确答案,哪怕顾海茫然的眼神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老人也依旧想再确认一下。

  肖晓伸了个懒腰,这种家庭伦理剧他可没什么心情观看,于是起身说:“韩叔,营房还有床位吗?我去暂住一宿。”

  “去吧,睡我的床,要是冷就拿我的棉衣先盖上。”

  韩武说完,正要开始着手处理眼前的顾江被杀一案,就算凶手确定为顾海,也得有足够证据支持才能予以定罪。

  那想这时拎着鸡笼的玉十魂又折返了回来。

  “对了韩叔,明天我就走了,顾家赔偿屋社的钱,留在你那就行,顾村长你没意见吧?”

  顾家父子那边情绪刚酝酿的差不多,只等一个爆点,一场痛彻心扉的苦情戏就要上演,谁都没料到玉十魂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与他们谈如此现实的赔偿问题。

  “好,我顾棠就是卖房卖地,也一定会赔偿你玉十魂的屋社损失。”

  顾棠带着怒意保证说。

  “顾村长,不要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好不好,你儿子把我家房子点了,还差点把我烧死在里面,赔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玛法大陆思想陈旧,刚才村民里什么死者为大哔哩吧啦的,给顾棠这位丧子老人博了不少同情。

  但玉十魂这话一出,一时间所有人都闭嘴了。

  顾棠嘴唇微颤,憋了半天说出一句:“我顾棠教子无方,对不起了,十魂。”

  “嗯,我原谅你了。”

  肖晓只此一句,拎着鸡笼便向侍卫居住的营房走去。

  边界村的老旧营房墙面有些透风,但有月兰兰送来的大厚棉被,肖晓后半宿睡的还算暖和。

  第二天一早,苍月国募兵队雇佣的马车,便停到了边界村村口。

  “十魂,一定要回来啊!一定要记得我!”

  月兰兰对向驶离的马车,哭的梨花带雨。

  名单上边界村有四个人的名字,但空落落的车厢里,此刻只有肖晓跟同村的一个黑壮青年。

  负责接应的那位募兵队青年战士,倒是见怪不怪,毕竟这片区域每年临时反悔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边界村这两个。

  “兰兰这么好的姑娘,你可别辜负了人家。”

  邻座说话的黑壮青年名叫李二石,就是征兵时被顾江给挤掉名额的那位。

  “嗯,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也想起去苍月国了?”

  旅途无聊,肖晓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我还想问你呢,四等入伍的名额都不要,干嘛要去苍月国受苦呢?”

  “我自小就喜欢有大海的地方。”

  肖晓胡扯了起来。

  “真有个性,我可比不上你,我是因为家里孩子多,实在没有门路才去的。”

  李二石坦诚的说。

  就在两人闲聊之时,肖晓忽然收到了一条经验值的增加提示。

  虽然数额不多,仅有3点,但这白嫖经验的来源,确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原来是路遇小妖身死,偶然分得到的。

  联想到刚才隐约听见哀嚎声,肖晓想出了答案。

  得知经验来自这种小概率事件,肖晓有些小失落,不过联想到坐船前往苍月国的这段路途,一个大胆的设想,在他脑中开始盘旋。

  马车走走停停,寻遍周围几十个村落,走了整整三天,车厢载够十几人之后,终于是向比奇国最大的港口天蓝港,正式开启了进发。

  “哎,你们两个哪个村的啊?”

  车厢最后上来的四名入伍战士里,为首的健壮男,问向最内侧的肖晓李二石。

  “我们是边界村的。”

  李二石憨笑回答说。

  “边界村....”

  健壮男陷入思索。

  “就是那个前两天纵火杀亲弟弟的村子,听说犯案的还是位道士呢。”

  同伙一名身形仿若瘦猴的人提醒说。

  “用你多嘴,老大想的是他们村有没有什么出名的人物。”

  另外一名同伙反驳了一句。

  健壮男想了半天,也没回忆起这边界村有什么像样的人物,于是便放宽心,冲着肖晓一挥手说:“你,把车厢里面的位置让出来,咱们两个换一换。”

  肖晓长叹了一口气,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有这种烂仔,自己蹦跶出来找死。

  “不换。”

  肖晓冷漠的回应说。

  健壮男哈哈一笑,还没等发话,同伙的瘦猴就先炸了。

  “车厢临门这头太冷,把我大哥冻着凉了可怎么办?”

  “你大哥着凉就吃点汤煮草药呗,跟我有什么关系?”

  肖晓反问一句。

  车厢里的气氛本来很友善,毕竟大家的故土都是比奇国,要去往一个陌生的国度,没事交流一下关于苍月国的信息,也算是提前做做功课。

  部分喜好结交朋友的,还逐个分发一些自家村落的特产尝鲜。

  哪想这四个东西上来,不断嚣张挑衅,把车厢里搅的是乌烟瘴气。

  “小子,别有眼不识泰山,我大哥周大龙可是比奇国军部入伍的五级战士,人称周家村小霸王,要不是犯了些事,哪至于沦落到与你们同乘一辆马车。”

  瘦猴得意的说,优越感简直爆表。

  还周家村小霸王,你以为你是学习机啊,你家大哥体质18被你吹成这样,不怕给他减福折寿吗?

  肖晓眯眼一看学习机的详细属性,在心中默默鄙夷。

  至于瘦猴的属性,他是真的没有想要探查的欲望。

  “不出声没用,只问你一遍,换是不换,痛快点。”

  瘦猴的气氛营造完了,周大龙很和适宜的开口了。

  肖晓举头看向车厢棚顶,脑中思索的全是如何让这位小霸王学习机倒霉,然后自己还不受牵连。

  “要不这样吧,这位周兄弟坐我这里,别伤了和气。”

  李二石想要大事化小,说话时已经站起了身。

  “可别了二石,这位小霸王身上脏兮兮的,车厢里又怎么封闭,一会有怪味传出来我可受不了。”

  虽说是魂穿到了玉十魂身上,但肖晓依旧沿用着现世的生活习惯。

  这位小霸王要是位通情达理的人,肖晓大不了就遭罪忍几天,毕竟车厢里一群大老爷们。

  要是当众嫌弃谁的体味大,反倒显得自己扭捏。

  可这一个仗着自己有点体魄根基,就蛮横无礼的小无赖要来熏自己,肖晓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听到玉十魂的话,一些藏不住笑的人,已经乐出了声响。

  李二石一时有些尴尬,最终选择了坐下,毕竟他跟玉十魂同村,遇事了总不能向着外人吧,何况玉十魂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有过错。

  “行,我看你小子是皮紧了,我周大龙不打无名之辈,说吧,你叫.....”

  就在周大龙还在摆排场的时候,肖晓起身一拳直接招呼了过来。

  为什么忍到现在才出手?

  因为他想到办法了啊。

  车厢内传出嘭的一声巨响,周大龙被打的脑袋一歪,直接撞到了车厢入口的门板上。

  瘦猴直接蒙了,但见到自己追随的大哥被人打脸,下意识就要向肖晓袭去。

  “十魂小心!”

  李二石起身便冲了过去。

  然而未等李二石靠近,肖晓出腿一个横扫,瞬间便将瘦猴踹到了一边。

  周家庄一同上车的另外两人也都起身,一副要围攻肖晓的架势,然而试探了几个来回,终究是没敢出手。

  “我师傅叫李剑风,是新兵教官,你们去了苍月国要是想有好果子吃,最好别来招惹我。”

  刚才这周大龙面对仅有两人的边界村,都思量周全了才敢讲明自己是个所谓的狠人。

  所以在肖晓的眼里,这人完全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怂货。

  对于这种看人下菜,硬实力还不过关的人,李剑风的名头绝对够用了。

  马车停下,之前与李剑风一起募兵的那位16级战士,打开了车厢门。

  “你们这是搞什么呢?说,谁先动的手。”

  青年战士有护卫马车的职责,没想到拦路的流匪小妖没遇到,这车厢内部倒是先给他找起麻烦了,于是心中顿感不快。

  “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惊扰您了,真是对不起。”

  站稳身体的周大龙,光速认错,其态度之果决,连肖晓都有点佩服。

  青年战士又不是智障,怎么会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但挨打的都说是意外,他哪还有闲心去追究。

  “再有两天就到天蓝港了,我劝你们还是消停点好,不然一旦中途犯事除名了,我们可不包车马费送你们回去。”

  青年战士警告完,跟车夫交流了一下,马车再度上路。

  肖晓这一拳一脚外加威胁,一下子便把周家村四人的气势,灭杀得干干净净。

  所以接下来的路途里,不管是吃饭住店,还是交流闲谈,以周大龙为首的周家村四人,都是一副夹着尾巴做人的态势。

  距天蓝港还有半天路程时,名为周远的瘦猴,以随便玩玩的名义掏出一个瓷碗,三个骰子。

  起初这个赌局还仅限于周家村的四人,不过耐不住寂寞的围观众人,很快便参与了进去。

  不到半个小时,瘦猴周远便赢了一堆的糖豆瓜果。

  其中一些不甘心的人,见手里的特产输光了,便说了要玩实注的想法。

  周远一番话术,明里讲的是下实注不好,大家都是穷苦孩子出身,所带银钱本就不多,输掉有多不好云云。

  但其实暗地里透露出来的,却是带有很强的诱导意味。

  几番言辞之后,在众人的要求下,周远以一副很是不情愿的样子,开了有实注的赌局。

  一张张面值为1的达币,被拍到了赌局之上。

  肖晓虽然没有透视能力。

  不过多样物品即便层叠在一起,也依旧是有文字提示的,最多就是费点眼力罢了。

  所以对于周远搞的那些小动作,他心里是一清二楚。

  可由于周家村四人又没来招惹自己,他也犯不上去故意断人家的财路。

  一个小时过去,那群化身赌徒的青年们,呼声是越来越小。

  散局时,能明显看到其中几人已经面如死灰。

  周远将手里的一摞达币拍的啪啪响,样子很是得意开心,不过没一会,达币就被周大龙夺到手里,开始清点起来。

  暮色降临时,此次陆地行程的终点天蓝港,终于是到了。

  肖晓下车吸了几口海风,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天蓝港价格最低廉的客栈里,肖晓见到了护送另一伙人前来的李剑风。

  “十魂,路上还适应吗?”

  面对李剑风的关心,回想起那些住过的漏风客栈,吃过的粗制食物,肖晓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还算适应吧.....”

  “呵呵,这一路辛苦你了,不过放心,等你到了岛上,条件肯定是会好上一些的。”

  好上一些?

  李剑风不说还好,这一提,反倒是让肖晓对岛上的生活水平,丧失掉了期待。

  “十魂,能问一下,你这抱着一只公鸡出行,是有什么意图吗?”

  李剑风好奇的问。

  “它叫小黑,是我的宠物。”

  肖晓说完,干脆把鸡笼拎上客栈桌子,给李剑风仔细观瞧。

  毕竟以后肯定要长带着小黑在身边,如果李剑风眼界不凡,能辨认出小黑的神兽本质,大不了就摊牌呗,反正这种东西藏是肯定藏不住的。

  玉十魂思维奇异,或者说时常性脑抽,李剑风是见识过的,所以不管玉十魂拿什么做为宠物,他都会给予认可。

  “嗯,这鸡不错。”

  李剑风点评了一句,面色上没流露出什么异常。

  肖晓暗自松了口气后,询问说:“师傅,不对!老李,你身上有没有带注解的基本剑术,借我看看。”

  李剑风觉得玉十魂现在就研习基本剑术,着实是有点早了,不过还是在包囊中一阵翻找,掏出了一本自己曾经用过的。

  “多谢,老李。”

  接过封皮破败的基础剑术,肖晓连忙道谢。

  入夜时分,肖晓躺在客栈床上,翘腿观看起了这本基础剑术。

  要书的原因不是肖晓多么好学,而是他在不经意间发现,等级为5的李二石技能栏里,居然就已经有了1级的基础剑术。

  传奇中的基本剑术,战士要到7级才能学习。

  李二石打破等级限制学技能,明显违反了游戏机制。

  所以肖晓便想借来一本,探究一下其中的奥秘。

  看了约有十分钟后,肖晓点开了自己的技能栏。

  基础剑术(未学习)

  当前等级熟练度(等级不足)

  技能栏里添加了一个基础剑术的技能图标,说明这十分钟没白看,已经对基础剑术有了体会。

  可熟练度因为等级不够,根本学不成啊。

  就在肖晓挠头的时候,他看到盘坐在旁边床上的李二石,正一手持木棍,一手持书本,很是认真的进行演练。

  肖晓这下才猛然察觉,他的技能学习方式,与其他人存在本质上的差别。

  极端举例的话,就算李二石只有1级,只要他肯长期钻研,基本剑术一样可以有所成就。

  但肖晓就不行了,他必须到达足够等级,才能开始研习所对应的技能。

  当然级别只要足够,是真正苦练,还是一步登天花资源买技能书瞬间达成,就取决于他自己的选择了。

  基本剑术这种初级技能,想要入门其实没什么难度,肖晓不愿意在上面浪费资源,而且就算他想浪费买技能书,他手头也没有声望跟元宝啊。

  在脑中简单的规划了一下技能的培养走向,肖晓感觉目前最缺的还是等级。

  假设在航行时,之前的设想可以成立,那接下来的几天,我至少还能提升个两三级左右。

  肖晓在心中期待完,吹灭了床头的烛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