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9 势起苍月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410 2019.04.11 23:32

  心魔-高级恐惧

  印痕获得要求:对战斗产生极度畏惧

  印痕效果:战斗时胆怯

  落场的白方被担架抬走时,肖晓检查了一下他的人物状态,发觉竟然还有带负面属性的印痕。

  我除了有点想家,有点怀念空调跟妈妈做的地三鲜,心态上好像没什么大问题吧?

  肖晓连忙自我审视了一下心态。

  万一哪根神经搭错了,给他个什么莫须有的负面印痕,这不等于断他的大好前程吗。

  值裁武官抓起肖晓的左手,高举示意的同时,大声宣布了沈天组为此次新兵实战演武的冠军。

  不过观礼民众反响平淡,掌声稀落,似乎对表现无比强势的肖晓完全不感冒。

  沈天组一行人全部登上演舞台后,延龙庭上台开始颁发武勋奖章。

  看着手里那块带有苍月国月牙形徽记的金属牌,肖晓颠了颠分量,感觉这个武勋奖章就算是黄金打造的,也卖不上几个钱,便有些嫌弃。

  折腾了大半天的新兵演武总算是临近尾声,只要国主尹天照最后讲上两句,肖晓就能去兵武库里挑选凌风了。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稳坐主位的尹天照,一直在于白马会会长白海涛不停交流,对其原本的职责很是不上心。

  此等场景下,别人率先离场也就算了,可夺魁的沈天组却是不能随便走开。

  万一这位青年国主展望未来的时候一抽风,记起刚夺冠的新兵小组,想招上观礼台夸赞一番,发现人家走就离场了,那可就失礼了。

  磨蹭了半个小时,尹天照终于起身,缓步走到了观礼台的正中央。

  肖晓见尹天照总算记起自己的职责,要给这场演武画个句号,不禁喜出望外。

  声音带着些许清冷傲意的尹天照,前五分钟所讲的内容,与肖晓推断基本一致。

  都是对苍月国未来的各种美好畅想,感谢苍月国民众以及各大公会对自己的鼎力支持。

  这些场面话在现世里肖晓早就听烦了,不过肖晓见观礼民众们,倒是被哄得一愣一楞的。

  然而讲到苍月国今年实际的战略方向时,尹天照话锋一转,出口便震惊全场。

  “我尹天照,定于今年六月,联合白马会,携苍月兵众亲征沃玛神殿,此次征途定为我苍月国,夺下第一支沃玛号角!”

  情义千秋驻苍月国代表图有树,刚才还跟邻座的行会高层有说有笑,听到尹天照这番话语之后,手中茶杯立即就有些拿不稳了。

  李剑风神情凝重。

  沈天跟李二石一脸茫然,好似察觉不出这话里暗含的海量信息。

  肖晓与白原对望一眼,然后近乎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要问尹天照的这一次亲征,会引发何种惊天巨变,还要从玛法大陆上的公会制度说起。

  首先公会制度对于普通人而言,其实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只要所在国律法认可,交够当地制定的建会费,只有一人也是可以注册公会的。

  其中注册公会的主旨也各不相同,有的兄弟情深,主张互相扶持,有的组团出来混江湖讨口饭吃,主张敢打敢拼,有的则是财阀氏族招揽鹰犬的工具。

  总之公会的形态万千,其中成员谋求的也各不相同。

  但在玛法大陆上,还存有一个种跨越国别的超级公会。

  当然这种跨区域,跨国家的公会并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建立,其中先要达成的基础条件,就是要获得沃玛神教教主的传承信物,也就是闻名大陆的沃玛号角。

  不过对于白马会这种区域型巨头而言,面对已成定局的大陆势力分割,坦白来讲就算白给一个沃玛号角,也依旧很难将白马会的势力向苍月国以外的地区渗透。

  可宣布这个消息的人是谁?

  苍月国的现任国主啊。

  由沃玛号角建立的超级公会,除了整个玛法大陆都要予以认可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权利,那就是沙巴克的攻城权。

  虽然同样需要一种极难获取到的祖玛雕像,作为开启攻城的信物,但苍月国再怎么说也在大陆上屹立了三百多年,肖晓甚至怀疑,会不会在苍月国的王室宝库里,本身就珍藏有一尊现成的祖玛雕像。

  尹天照这一番操作下来,基本已经表明了白马会就是苍月国的白手套,顺带告诉天下人,我尹天照已经将攻打沙巴克的计划提上日程了。

  面对此等突如其来的惊天巨变,图有树再顾不得礼仪,掏出藏在袖口里的传音号角,开始对外传讯。

  “十魂,你猜图有树对传音号角里说了什么?”

  白原眯眼问。

  “不知道,不过明天情义千秋会向白马会宣战,应该是十有八九了。”

  肖晓说完,不禁对这位白家少主的未来有些担忧。

  雄踞沙巴克的情谊千秋是什么体量,白马会是什么体量。

  白海涛等于是把自己跟苍月国捆到一起了,可问题是苍月国就算倾尽国力,真的就能把沙巴克攻打下来吗?

  当沙巴克城主的任务,一直躺在肖晓任务栏里。

  所以肖晓睡前或是饭后,一有时间也会对其有所谋划。

  但肖晓了解的越多,就越觉得这条路艰难无比,达成的可能性非常之渺茫。

  “那比奇国对此是个什么态度?还请赐教。”

  事关重大,白原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应该是中立,不然这事比奇国自己当带头大哥多好,但沃玛森林在比奇国境内,能准许让苍月国兵众进入自己国境,这种大度好像已经超过盟友间的范畴了。”

  肖晓尝试分析了一下。

  “你是说比奇国愿意见到苍月国攻沙,也能给与极大便利,但就是不愿意参与其中?这不合常理啊?”

  见白原还是不解,肖晓便举了一个例子。

  “这就好比两个水平相当的战士对决,他们都有可能杀死对方,然而也都明白付出的代价必定惨烈,所以两人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打,可他们又互相忌惮对方会突袭捅刀子,这时一个表面上与谁都没关系的外人,忽然入局要跟其中一位比试,你说另外一位能不高兴吗?但假设另外一位也参与进来,与刚入局者组成同盟,那被孤立的情义千秋不管什么局势,都会做好亡命死战的准备,到时候比奇国跟情义千秋一旦起了正面冲突,一发而不可收拾,整个大陆可就遭殃了。”

  白原听闻连连点头,一副受益匪浅的样子。

  “十魂,你可真是位奇才,不知对我们白马会可感兴趣?只要由我去跟父亲说和.....”

  “谢了,我目前还没有要加入公会的打算。”

  肖晓赶紧把话打住,他心想你家的白马会都已经被尹天照给改造成旋风冲锋了,即将冲往最最危险的第一线,现在要拉我上车,开什么玩笑。

  老实说,肖晓也讲不出尹天照的这个重大抉择,到底是鲁莽还是睿智。

  一朝得胜,坐拥聚富之地盟重省,使国家持续兴盛百年不是没有先例,但此刻的苍月国,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要去跟情谊千秋正面对刚。

  肖晓之所以来苍月国,等的就是一个机遇,然而此刻的确是有机遇了,但却大到了让人心生畏惧的程度,使得前路也变得迷茫不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