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0 随行护卫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1811 2019.05.13 23:56

  一个星期之后,对外宣布出征沃玛神殿的日子到来。

  正午时分,国都新月城张灯结彩,彩旗招展。

  两侧塞满民众的主道上,无数人翘首以盼。

  一阵马蹄的缓行声临近,众人一齐望向主道尽头。

  腰悬龙纹剑,骑着一匹雪白骏马的尹天照,渐渐出现在民众眼中。

  一时间欢呼声此起彼伏。

  尹天照双手握着缰绳,由于面容俊朗清秀,笑里还带着一股文雅气息,给人一种贵气十足的感觉。

  肖晓则是举着彩旗,走在巡游队伍的末尾处。

  国主的护旗队,整个军部只有10个名额,选拔皆是优中选优。

  而且基本只从本土人士中挑选。

  奈何这一届新兵里,肖晓实在是太过优秀。

  经过无数人的举荐,这份在本土人士眼中的无上荣耀,便有了肖晓一个席位。

  肖晓心中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

  不过一想到护旗队的待遇,应该肯定会比普通士兵好上一些,便勉强接下了。

  “有刺客,国主小心。”

  在尹天照后身骑行的统领大喊了一声。

  紧接着一位手拿弯刀井中月,带着黑铁头盔的战士,从密集的人群中窜了出来。

  佩戴黑铁头盔,会将人整个脑袋包在里面,所以没法从面容上辨认此人身份。

  但肖晓却是在第一眼看到刺客时,就已将他的身份完全看穿。

  这人不是延龙庭吗?

  怎么,难道军部统领要谋反不成。

  就在肖晓没看懂这是什么操作的时候。

  尹天照不进反退,驾着白马就朝着延龙庭冲撞了过去。

  见冲到适中距离,尹天照一张灵魂火符出手。

  火光炸响,延龙庭飞退数步,捂着受伤的肩膀开始逃窜。

  接着,数十个护卫战士追了上去。

  “沙巴克贼子袭我国主,一定要把他拿住。”

  拜岩愤慨的说。

  愤怒的民众随即跟着镇臂高呼。

  肖晓算是明白了,原来这都是在演戏给苍月国民众看啊。

  这一场风波下来,刺客抓没抓到不知道。

  尹天照的声望可是没少提升。

  沙巴克派刺客来行刺国主,这等于藐视苍月国的国家权威。

  青年国主实力超群,主动迎战一张火符便将其击退,实属英武勇猛。

  但在肖晓眼中,里面的漏洞实在是太过明显。

  现任沙巴克行会情义千秋,就算真要对你展开行刺暗杀,会仅派一个人吗?

  就算仅派一人,那也应该是跟李建秋鼎盛时同一级别的轻型战士来。

  而延龙庭不管怎么掩饰,举手投足间都是一副主流战士的架势。

  出了新月城,想码头行进了两三里路程,依旧有人在追随欢送。

  尹天照疲于应付,直接下马上轿,躲了个清闲。

  苍月国码头上,数十只高大战船并列排开。

  举了一路旗杆的肖晓深吸了口气,微凉的海风一下让他舒爽了很多。

  按照之前分配好的次序登船后,肖晓被分到了一间还算宽敞的舱室内。

  在床上躺了一会,他回想起蓝鲸跟大王乌贼的血战,便起身来到甲板之上。

  按肖晓十九级的等级来说,海洋生物链捕杀所给予的经验值,已经有些不太够看了。

  小骨那边为求稳妥,效率也是慢的出奇。

  不行,得琢磨出一个新的经验增长点,低点没关系,主要重在持久。

  睡觉,远行,吃饭喝茶,无时不刻的赚取经验。

  就在肖晓筹划之时,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你就是玉十魂?”

  靠在围栏边上的肖晓一回头,见一位四十级中年战士,正用打量的眼光看向自己。

  “是我,你是哪位?”

  “白马会天庸堂堂主,仲广离。”

  中年战士面带得意的说。

  “哦。”

  肖晓用一个子给予回答后,转头继续听涛观海了。

  “你小子....”

  仲广离极度不爽,但一时又难以发作。

  因为肖晓除了态度轻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连言语指责的机会都不给你。

  “我是会长大人专门派到白方身边,来保护他安全的,之前的事我有听说,现在来就是想劝劝你,这次远征别给自己找麻烦。”

  仲广离将话点明。

  “这件事已经谈完了,起码这次只要你们远征时不来干扰我,我就不会去取白方的性命。”

  肖晓知道这是白方为求保险,特意让仲广离与自己发生接触。

  白方这意思像是在说,看见没,这就是我白马会的顶级战士,你轻型战士的那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是乖乖沉寂的好。

  肖晓流露出的坦然跟自信,让仲广离看不明白。

  “你说你不会取白方的性命?你小子好大的口气啊。”

  仲广离感叹说。

  “要不现在试试?”

  噌!

  肖晓话音刚落,仲广离就以闪电之势,挥出了炼狱大斧。

  炼狱锋利双刃的一侧,几乎已经抵在了肖晓的脖子上。

  “知道么?刚才我要多使出一份力道,你恐怕已经身首异处了,在警告你一次,别给自己找麻烦。”

  肖晓没起太大反应,只是用两根手指指尖捏住锋刃,开始向外推送。

  “哎,这次看来不光是白方有危险了。”

  肖晓语气无奈的说。

  “被我这大斧给吓到了?别害怕,甲板上这么多人看着,我怎么可能会当众杀你。”

  仲广离笑着拍了拍肖晓的肩膀。

  “你要杀我,其实不是什么大事。”

  肖晓语气冰冷的说。

  “哦,那敢问什么是大事?”

  “你刚才对我做了警告,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威胁跟警告。”

  仲广离闻言一愣。

  “呵呵,你的意思是,杀你可以,但是不许对你进行警告或是威胁?”

  仲广离眯着眼睛问。

  “没错,所以赶快道歉,也许我会原谅你也说不定。”

  因为三系同修,又跟大公子白原走的非常近。

  关于肖晓的传言,仲广离最近可是没少听旁人讲起。

  但一说起肖晓的个人特点,归结起来就两个字。

  那就是奇葩。

  起初仲广离对奇葩这个定义还比较模糊,可今日一见肖晓本尊,立马感觉这两个字的描述,实在是太贴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