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9 未雨绸缪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145 2019.05.12 23:58

  “不用担心,没把握我是不会去的。”

  说完,肖晓与李二石周远分路而行。

  在大街上闲逛了两圈,肖晓停在一家阔气的宅邸门口。

  白府。

  对着写有两个鎏金大字的匾额,肖晓驻足观望一阵,然后叩了两下紧闭的大门。

  没一会,白府的门房探出脑袋,打量了一眼肖晓。

  “这位兵爷,所为何事啊?”

  门房小伙计客气的问。

  “要债,找你们白家二公子。”

  “那您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门房说完抽身回到门内,白府大门再度合紧。

  大约一刻钟后,门房将门推至大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玉公子里面请。”

  肖晓大踏步走进白府。

  在门房的引领下,肖晓来到一处破败空旷的院落之中。

  “这是你家府邸,想杀人干嘛还要埋伏一下呢。”

  肖晓对向园中央的假山,大喊了一声。

  “呵呵,起初门房通报时我还不信,没想到你还真有胆子一个人来。”

  白方说着,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等他在二十步外站定后,五位手持炼狱大斧,带着骷髅头盔的战士,也从院落各处涌了出来。

  “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太聪明,还是太蠢,讨债不去白马会本部,竟然敢来家中找我。”

  白方玩味的说。

  “有什么不敢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给是不给,痛快点。”

  肖晓一边说着,一边挽起了布衣的袖口。

  “给如何?不给如何?”

  哪怕眼前优势无比巨大,白方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给咱们之间就两清,不给我就杀了你。”

  肖晓用一种非常平淡的口吻,讲出了自己的威胁。

  白方短暂愣了片刻,然后噗嗤一声,开始大笑摇头。

  “你杀我?如何杀?”

  “我师傅是谁,想必你早就知道了吧。”

  白方止住笑意,思量片刻,回答说:“李剑风是轻型战士不假,但那也是归属于苍月国军部驱使,你以为你做了他的徒弟,他就会随便为你所用吗?”

  “我说了,是我杀你,我提师傅,是想让你明确自己的处境。”

  肖晓语气依旧波澜不惊。

  白方察觉到了话里暗含的意味。

  战士行刺暗杀,法师祸及无辜,道士对人施毒,是玛法大陆最为不齿的三大行径。

  这其中原由,倒不是大陆的道德水平多么高尚。

  而是这三种歹毒的害人手段实在是太难防备。

  君王城主也好,贩夫走卒也好,没谁希望自己一个防备不慎,就直接被人取走性命。

  所以绝大部分人对以上三类行为极为厌恶。

  至于肖晓此刻,言语间摆明了就要用最低劣的行刺暗杀,来对付你白方。

  这其中肖晓要是个寻常战士也就算了。

  可人家刚好拜师苍月国第一轻型战士李剑风。

  李剑风虽然现在势衰,但在当年可绝对是谈之色变的恐怖人物。

  肖晓道战法三系并进,就这等学习天赋,鬼知道他在李剑风那都学到了什么。

  身后一位白马会的战士,似乎是实在看不过肖晓的嚣张架势,便要上前先给点教训。

  哪想没靠近几步,就被白方给伸手拦下。

  “你现在处境自身难保,如何能够杀我?”

  白方不敢妄动,只得用语言试探。

  “现在是不行,但作为白家二公子,远征沃玛寺庙你总得去吧。”

  肖晓这句话,直接戳中白方心脏。

  未来白马会的接班人,可以不用武力超群,但绝对不能是个没有见识的怂货。

  远征沃玛神庙的经历,就等同于现实世界里的镀金留学一样。

  管你自身什么真实水平,只要记录在案就是一种优势资源。

  大哥白原参与这次远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如若他要是不去,这一比较下来,肯定会遭受诸多非议。

  但要是决定去了,肖晓的这番话,可就真的要好好琢磨一番了。

  “少废话,你还是多操心操心,怎么活着走出白府吧。”

  一名白马会的中阶战士实在忍不下了,便出言警示说。

  “怎么大的府邸,连限制回城卷轴的禁制法阵都没,就别拿出来吹了。”

  肖晓讲完,掏出一捆六张回城卷,向掌心啪啪拍打。

  由于遭受盟重省的物资封锁,新月城一张回城卷轴已经涨至九千达币,六张总价五万四千达币,这种浮夸露骨的炫富方式,简直罕见。

  那名战士一下有些错愕。

  他当然知道回城卷轴强力的逃生功效。

  但一个身穿布衣的兵卒,怎么看也不像,是会随便浪费掉一张回城卷的人。

  以他在白马会的待遇,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根本不舍得用。

  他哪会理解肖晓主动涉险,然后再用回城卷轴脱身,这种糟蹋达币的奇葩操作。

  “怎么样,是选择继续抵赖,还是痛快还钱。”

  肖晓有些不耐烦的说。

  白方思量许久,选择了认怂。

  “手头只有一跟金条,一会我去让账房取来。”

  “早这样做多好,干嘛非得打打杀杀的,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最好也劝劝你圣魔殿的师兄们。”

  听到肖晓数落,白方淡笑点头,也不知道是真的认同,还是在敷衍肖晓。

  拿到金条,改了欠条,肖晓走出白府。

  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当然不是来要欠款。

  更多是以追缴之名,来给白方传递一个信号。

  其含义就是表明我有能力杀你,远征沃玛寺庙时,最好不要联合圣魔殿来招惹我。

  至于肖晓会不会真的行刺暗杀白方,早就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了。

  毕竟对于一个不受道德名望束缚的穿越者来说,抹去一条人命除了要承担的相应后果,根本不会有心理负担。

  而白方为何会如此容易就被威吓,人物成就栏里显示的成就印痕,对于肖晓做出判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依照肖晓分析,白方拥有的印痕,心魔—高级恐惧,当然不可能仅是畏惧战斗那么简单。

  其中更深刻的人格映照,就是白方过度珍惜自己,惧怕死亡的一面。

  圣魔殿单拎出来,肖晓也许不怕,但要是跟白方再组出个超级反玉十魂联盟。

  可就真有点超出肖晓能力范围了。

  其中肖晓最忌惮的,就是保护白家两位少主的高阶保镖。

  这点不用深想也会知道,白海涛绝不可能没有把握,就把两个儿子送往比奇国。

  与李剑风谈及此事时,肖晓看似漫不经心。

  但他其实不想让李剑风过度担忧,毕竟在这件事上,李剑风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