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9 烟火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174 2019.03.31 22:58

  “来的正好,护村的武官大人快来,嫌犯玉十魂就在此处。”

  顾海缓过神,急忙大声呼喊了起来。

  受到顾海的指引,当场的四位护村待卫一并来到跟前。

  “十魂,你没受伤吧?”

  韩武关切的问。

  “没事韩叔,就是呛了点烟灰。”

  肖晓这边刚回答完,顾棠便扑了过来。

  “玉十魂!你还我儿性命!”

  韩武出臂一挡,不悦的说:“顾村长你没证据,可别胡乱指认。”

  “怎么会没有,顾海都说了,江儿就是去找玉十魂理论,才下落不明的,如今玉十魂家里已被焚毁,他这位屋主没死,那具尸首除了江儿还能是谁,我的江儿啊....”

  顾棠说着,又一次痛心疾首的哭了起来。

  肖晓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觉得顾棠不是装的,而是在受到了顾海的诱导后,误以为杀死顾江,然后焚尸灭迹的人就是自己。

  可顾棠怎么就不想想,如若肖晓真的将顾江杀死在家中,再把自己家点了毁尸灭迹,这洗脱了个蛋蛋的嫌疑啊。

  玉十魂家里不还依旧是案发地吗?

  不过纵然顾棠教子无方,让顾江经常横行乡里,但白发人送黑人的惨剧,还是让不少围观村民动容。

  其中不少质疑的声音,已经开始对准了玉十魂跟韩武。

  “爹,不必等青林城的仵作了,现场就算是有罪证痕迹,也早已经被某些人给故意破坏了,我今夜就上路去青林城,求当地的府衙来给咱们一个公道。”

  顾海说完,说要联名告状的泼皮们已经跃跃欲试了。

  “等等。”

  坐在石阶上的肖晓将腿伸直,捶打了几下膝部关节,面色依旧如常。

  “等什么?难道你玉十魂已经想通,要认罪是吗?”

  顾海质问。

  “我没罪认什么,叫住你,就想问个问题?”

  “不知悔改,若不是家中还有老父需要照顾,我今天定要让你偿命,玉十魂。”

  顾海气急败坏的说。

  我日,这顾海的话术可以啊,一句话就把忠孝两难全的高大形象给勾勒出来了。

  “行,你不愿意回答也行,不过被押进大牢的时候,可别喊冤枉。”

  顾海思量片刻,狐疑的问:“我就让你死的明白,说吧,你要问什么?”

  “你是边界村十年来唯一修成道士的人,对吧?”

  顾海听到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仰着头,一脸不屑的回答说:“承蒙村里人的关照栽培,我是近年来唯一修成道士的人。”

  “乡亲们都记好了,这是他亲口承认的,行了,你现在可以去青林城告状了。”

  肖晓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你什么意思?”

  玉十魂的坦然,让顾海有些摸不准了。

  “没什么意思啊,你只要能认下这一点,其余就都好说了。”

  “哼,我知道了,你是想借机虚张声势,把时间拖到明日早晨,那样你就能以入伍的名义逃亡苍月国了。”

  顾海面色得意的揣测说。

  肖晓捂住眼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看在你带我扫过山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你犯了跟上次一样的错误。”

  “满口胡言!”

  顾海感觉这是玉十魂挖的一个坑,便怒斥说。

  “你上次卷在地图里的灵魂火符,由于引动距离比较远,没能完全燃尽也就算了,这次就不应该了呀。”

  肖晓摆出一副顾海你很让我失望的样子。

  顾海脸孔极度变换,最后勉强笑了出来。

  “少拿你那些小把戏蒙我,你难道以为往我身上泼脏水,就能摆脱罪责吗?”

  顾海已然察觉到了这个无可辩驳的纰漏,可整栋房子都烧尽了,残存的灵魂火符又怎么可能保留下来。

  “唉,你有恃无恐的原因,不就是因为证据已经被毁灭了吗?”

  “你少胡说!”

  顾海虽然喊的声音够响,但他已经不太敢再多说话了。

  “细节方面,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心急了,明明道术方面不够精纯,还非得在短时间内丢出那么多张火符来,你说要是有几张没有燃尽,被我从火场里给带出来了,你的戏还怎么演下去。”

  肖晓点评说。

  灵魂火符是道士的最主要的杀伤技能,没有道术注入驱动,火符上的咒印根本不会引爆。

  寻常人拿到火炉边上炙烤都不行。

  而边界村近十年的时间,只出了顾海这一名道士,如果现场有未燃烧完全的灵魂火符,那顾海身上的嫌疑,是如何也洗不掉的。

  “说了那么多,你倒是拿一张出来给大家看看啊。”

  那怕顾海的额头已经紧张到流汗,但他依旧不相信玉十魂在那种危机情形下,会去想着捡一张未烧完的灵魂火符,带离火场来做证物。

  顾海的想法没错,推断也没错,可架不住肖晓有物品提示啊。

  灵魂火符(缺损)

  那么大的几个字摆在地上,肖晓想不去在意都难啊。

  “既然你那么想看,那就如你的愿吧。”

  肖晓说着,将一张缺了大半个角的灵魂火符,从怀中掏了出来。

  “火符上的咒印已经褪色变黑,证明已经有道士用道术引燃过这张火符。”

  肖晓起身将火符举高,好让围观村民都能看的清楚。

  “这火符是训练道术所用,丢弃之后,不想被你偷偷捡去私藏,玉十魂,你休想用这等卑劣手段颠倒黑白!”

  顾海抓住最后的希望,辩解了起来。

  “其实不仅是火符残片,你还有一个更大的纰漏,这个纰漏正是源自你所说的道术训练。”

  肖晓摸着下巴,讲解说。

  你娘的玉十魂!

  要是没有韩武在场,顾海可能真就忍不住,一张火符直接将玉十魂当场甩死!

  顾海强压怒气,这次他学聪明了,反正多说多错,我直接去青林城告状总行了吧。

  见顾海转身便要上路,肖晓没做太多反应,只是将火符的残片,放在鼻子上嗅了嗅。

  韩武见状,好似猛然察觉到了什么,一提手里的关刀,拦住了顾海的去路。

  顾海先是一怔,然后也注意到了玉十魂嗅火符的动作,接下来,他脸上的血色开始迅速退却。

  灵魂火符爆炸燃烧时,会释放出一种带有淡香的烟火味。

  这种烟火味普通人很容易就能分辨,但对于终日进行道术训练的道士们而言,因为太过熟悉的关系,反倒嗅不出与寻常烟火间的差异了。

  刚才韩武在案发地迟疑良久,正是一时想不起这奇异淡香源自何处。

  谁想到肖晓几句话铺垫,简单的一个动作,直接就将这个最关键的点给捅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