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8 恐惧烙印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755 2019.04.10 23:48

  肖晓见老李仗剑而立,一副自己出事就要动刀的架势,不免有些感动。

  “下一场的对手实力与白原相当,我建议出其不意,快速解决。”

  事到如今,沈天这个教官也帮不上什么大忙,所以就借着对新兵杰出人物的了解,透露出点有用的消息给肖晓听。

  “了解,多谢了沈教官。”

  以肖晓的人物查看功能,虽说这种程度的信息几乎没意义,但对于善意的提醒,他还是感谢了一声。

  在观礼群众的欢呼声中,一位皮肤黝黑的苍月国本土战士登台。

  既然卢雨失手,暴虐这位比奇国新兵的期待,自然就落到下一人的身上。

  体质:19.2321

  肖晓扫了一眼,嘴角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灵州岛,赵野,请多赐教。”

  “比奇国边界村,玉十魂,还请下手轻点。”

  值裁武官刚一退开,肖晓便再度双手握剑,摆出以力拼刃的出击姿态。

  “玉十魂,想必此刻你的体力已近枯竭,这一场就算我赢了也胜之不武,等你半月之后调养完好,咱们再比上一场如何。”

  这位来自苍月国周边海岛的赵野,拱手提议说。

  我的天,这还是个讲究人,兴许是认为我胜了新兵里公认的第一人卢雨,所以以为若是能堂堂真正的赢下我,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新兵中第一人了?

  “我接受你的约战,不过你最好...还是接下这一剑再说吧。”

  肖晓说完躬身蓄力,向前轻轻一跃,之后双手高举的无刃剑棍猛然砸下。

  赵野没敢怠慢,一手抓住剑棍一端,硬生生的扛了上去。

  巨力的砸击之下,赵野手里的剑棍被压得弯出了一个弧度。

  好在这柄剑棍是全新的,木质的剑身就算临时走形,距离蹦碎还远着呢。

  然而赵野的心神,确是要先绷不住了。

  他承认自己刚才想的点远,直接夺下新兵第一人的展望有点飘,可现实无情的痛击,来得也太快了吧。

  吃下这一击,双腿被压迫到发颤的赵野愣了一下,才想起肖晓刚才所摆出的,是基本剑术里教授过的握剑姿势。

  以力拼刃!

  这玉十魂完全就是要以力量碾压我,哪怕体力临近极限!

  然而肉眼可见的差距面前,赵野就算将一切都盘算明白,对即将到来的结果,也起不到任何变数。

  肖晓出了五剑之后,两只手被震裂到无法握持剑棍的赵野,神情茫然的跳下了演舞台。

  不了解武道剑术的观礼民众中,以为是赵野不中用,没打几下就下场认输,于是叫骂连连,嘘声四起。

  “这次能拿下冠军,真是多亏你了十魂。”

  台下的沈天喜出望外。

  “等会,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肖晓疑惑,这沈天高兴的也太早了点吧。

  “我这一高兴糊涂了,是还有一个,不过只要你下手轻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下手轻点,肖晓这一听,更加搞不明白了。

  还未等他细问,值裁武官便向肖晓招手,示意他过来这边。

  “你的下一个对手叫白方,是白马会白海涛的儿子,他是位魔法师,懂了么?”

  值裁武官凑近后,以极其微小的声音讲了一句。

  “没懂。”

  肖晓摇了摇头。

  “千万不要伤了白方,魔法师很精贵,演武要是伤了一个,谁都没法交代。”

  值裁武官干脆捅破,直接劝了起来。

  这武官说道关键处,干脆连白海涛儿子的身份都给省了,看样苍月国的魔法师的确有够稀缺的啊。

  “这人跟白原是亲兄弟?”

  肖晓打听说。

  “白原的身份你都知道了?”

  值裁武官一脸震惊。

  肖晓看到武官讶异的样子,顿时感觉与他沟通好累,于是便敷衍说:“放心,我尽力不打脸。”

  值裁武官似乎还要说什么,可演舞台那头的白方已经登场,就只得作罢。

  职业:法师

  等级:8

  技能栏里就一个火球术,这打个悠悠球啊。

  “比奇国边界村,玉十魂,还请....有什么能耐都使出来吧。”

  肖晓本也是想把表面功夫做好,不过见到白方那种自视清高,目空一切的眼神,也就不再正经。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保送冠军的吗?为了选武器我都去兵武库门口等半天了,现在告诉我要参加什么实战演武。”

  白方对向值裁武官,很是不悦的质疑说。

  值裁武官面露难色,原定计划确实如此,可谁能想到卢雨竟然输了呢。

  见值裁武官一声不吭,白方又将矛头对象肖晓。

  “你站哪晃悠什么,赶紧下去,别浪费我时间。”

  肖晓听闻愣了片刻,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向演舞台边上走去。

  不过他此举的目的当然不是要认输,而是要找人。

  “这是你弟弟?”

  肖晓蹲下身,问向白原。

  “嗯。”

  承认下来的白原面露尴尬。

  “你们之间关系怎么样?”

  “他自持魔法天赋,经常在家中搬弄是非,品行顽劣至极...”

  “不用说的那么细,他有没有强占民女,打杀良民这类行为。”

  白原本来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但思量了一阵,还是如实说了。

  “有过,不过都被家父给摆平了。”

  “所以你这次想夺魁的目的,一是想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二是想给他点教训,或是...把他在演舞台上直接给解决掉?”

  “你!你说什么!”

  白原否认完,急忙看向周围,见刚才这话没人听到,面色才稍微平复下来。

  “不要那么紧张嘛,你弟弟有魔法天赋,被你老爹看重,或是被列为会长的继任者是很正常的事,但以他骄纵的性格,你不甘心将来白马毁于他手,所以便想,,,,嘿嘿。”

  白原冷汗直冒,他心想这玉十魂难道是有读心术不成。

  “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见玉十魂拖着剑棍离去,白原忙问:“你要做什么?”

  “别自作多情了,你又没开价,我犯不着以命相搏,就是适当的教训一下。”

  肖晓没有回头。

  “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告诉你自行认输吗。”

  白方说话仰着下巴,依旧牛逼闪闪。

  肖晓不言,再一次摆出了以力拼刃的架势。

  值裁武官一惊,心想白方那种小体格,那经得起肖晓这一击。

  可未等他有所动作,肖晓就已出剑。

  一瞬之后,无刃剑棍引动的风势,将白方额头前的发丝吹赶到了两侧。

  见悬在头顶的剑棍,与脑袋仅有一线之隔,白方进而联想到剑棍击中自己头骨的画面,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下一刻,肖晓侧身踹出一脚,白方在地上滚了两个跟头,直接摔下了演舞台。

  “十魂好手段。”

  李剑风眯眼赞许说。

  “收力悬剑不是剑术入门功夫吗?”

  对于李剑风的夸赞,沈天大为不解。

  “的确是入门功夫不假,可重点并不在于此。”

  “那在于什么?”

  沈天好奇的追问说。

  “在于恐惧,想必接下来很长一段时日里,这位白方的魔法造诣,都不会再有精进的可能了。”

  沈天起初觉得不可置信,但稍微思量,马上就明白了李剑风话里的含义。

  魔法师在大陆上再珍惜可贵,那也是要拉出去搏杀打仗,才能发挥其效用,才能以最快速度精进魔法技艺。

  白方经过这么一吓,对实际中战斗搏杀的概念,自然会先入为主。

  一击,只要一击脑袋就可能会被打碎,这还仅是演武实战,借此联想到真正战斗的情况,娇生惯养的白方如何能够不怕,这种恐惧烙印一旦铭刻在心底,甚至有可能终生都会成为阻碍他魔法精进的心魔。

  当然,这并不代表白方一定会在魔法方面毫无建树。

  不过此种有畏战心魔的魔法师,绝大多数都成为了研究魔法理论的学术形法师,身份地位虽依旧受人敬仰,但比起那些一人焚城,落手雷霆的战斗法师来说,还是差得太远。

  见多识广的白原,有了之前的交流,也是同样猜出了肖晓暗藏的这份用意。

  肖晓用了最隐蔽,最不着痕迹的方式,断绝了白方的魔法师前途,本应该欣喜万分的白原,此刻反倒有些惆怅了。

  因为这个人情欠得太大,目前的自己根本就无以为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