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04 自证清白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590 2019.03.13 23:02

  顾江的这番话,在围观村民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韩武这些年护村不受小妖流匪侵犯,从未有过怠慢,自然是劳苦功高,可首饰店伙计明明证据确凿还护着自家亲戚,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顾江跟小七见状,有些得意的对视了一眼,倒是苦主小勇,好像显得没那么高兴。

  “村长来了,快让开。”

  在一个高嗓门泼皮的推搡下,村民向两侧分出了一条通路。

  “韩武官,今日之事我已从旁人嘴里知晓一二,咱们进一步说话?”

  此时说话的老者,正是边界村村长顾堂。

  “十魂品行端正,村长有什么要说便说,不用避人。”

  听到韩武的回应,肖晓不禁要给这位远房叔叔点赞。

  因为此刻韩武真要是找个背人的地方跟顾堂长谈一番,即便玉十魂最后能自证清白,也难免招致口舌。

  “那就说开好了,我是看十魂这孩子不错,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韩武官不愿意,那我只好实行村长之权,断一断这首饰店失窃之案,不过一旦有了眉目,这青林城的府衙公堂,可就免不了要走上一遭了。”

  顾堂痛心疾首的说,好似对玉十魂很是惋惜。

  韩武一听,还真就有些拿不准主意了。

  其中原因倒不是不相信玉十魂,而是眼前的人证物证确实对十魂不利。

  这要万一闹上青林城府衙,定罪发配毒蛇山谷,他这个终日镇守村口的老兵,想帮忙也插不进去手啊。

  “韩叔不用担心,我能自证清白。”

  玉十魂此话一出,在场几人都是面色微变。

  其中最为明显的,就当属首饰店伙计小勇了。

  “十魂啊,别折腾了,人证物证据在,老老实实认个错,把戒指还了,我爹跟韩武官还能难为你不成?”

  顾江的话倒是不假,发生在边界村里的大事小情,只要不是人命官司,历来都习惯内部解决。

  玉十魂现在认罪道歉,他的村长爹十有八九不会真的追诉到青林城去。

  “就是就是,谁年轻还不犯个错啊。”

  因偷看张寡妇洗澡在村里打开名声的小七,也跟着劝说了起来,一副为了玉十魂着想的样子。

  肖晓懒得搭理这两位,直接问向小勇:“你家掌柜起床了吗?”

  “楼下怎么大的响动,应该是起了。”

  小勇估摸说。

  “好,既然你们三人指认我偷了戒指,那就请韩武官连同村长进首饰店走一趟,只要见到傅掌柜,我自能够证明清白。”

  听到这话,顾堂浑浊的瞳孔猛然一缩,捋了捋山羊胡后,他问了一个在常人看来很是蹊跷的问题。

  “江儿,你可有指认十魂?”

  顾江一听马上会意,连忙摆手说:“没有,我不过就是从中调和罢了。”

  “既然都是同村长大的玩伴,这事你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好的父亲。”

  顾江说完,抽身走入人群。

  这一通操作下来,可是把小勇给搞慌了。

  说好的靠山呢?怎么十魂刚要自证清白,你顾江直接就退出队伍了呢?

  刚才妖言惑众的小七,放在边界村里自然也是个人精,见大哥突然离队,他便也想抽身。

  可还未有实际举动,手腕就被小勇狠狠攥住。

  “小七啊,你能路见不平,为一个跑堂伙计主持正义,我作为村长很欣慰,咱们现在就去找傅掌柜,看十魂如何自证清白。”

  听到村长顾堂的话,那怕小七已经将“我不愿意”四个字用表情表达的十分露骨,但最终还是迈动了双腿,向首饰店走了过去。

  因为栽赃陷害的这种事,必须有一个中立的发起人帮忙吆喝。

  受害人要退步都不要紧,畏惧强权,担心报复说法多了去了。

  标榜正义使者的发起人要是退队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攻自破。

  “请吧顾村长。”

  端着空碗的肖晓,微笑着谦让了一下。

  顾堂点头示意,没有多言,背手走在了前面。

  韩武靠近肖晓,偏过脑袋,低声急切的问:“十魂!你这真的假的?”

  肖晓安抚说:“放心吧韩叔,你要对我有信心。”

  边界村面子最大的两位都在楼下,傅掌柜当然不敢怠慢,麻利的将正门打开后,赶忙将人迎了进来。

  “打扰了傅掌柜,前一阵你家店铺的失窃案,今天有人指认是玉十魂所为,所以特来取证。”

  顾堂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观摩起了首饰店里的壁画陈设。

  “顾村长,这种事不好仓促定罪,依我看.....”

  傅掌柜看向韩武,希望对方能给个明示,毕竟眼前这两位,他谁都不想得罪。

  “傅掌柜不必担心,十魂窃取六角戒指证据确凿,小勇刚才已经指明脏物,可十魂还是不死心,硬要找你自证清白。”

  在这微妙关头,小七见缝插针,开始力挽狂澜。

  一听自家伙计都帮忙站完队了,傅掌柜也是有些头疼,不过那枚六角戒指的损失,又岂是小勇一年工钱能够抵消的。

  自己是受害者,现在赃物跟嫌疑犯送上门来,就算有什么意外状况出现,这把火也绝不可能火到自己头上。

  傅掌柜稍加思量,马上便有了决断。

  “事既以至此,那就请十魂你自证一下吧。”

  肖晓直接将碗递出,笑着说:“傅掌柜,请您过过手。”

  傅掌柜先是向碗里探视了一下,见到痕迹斑驳的六角戒指后,心中顿时大喜。

  他的第一感觉是觉得这事有门,第二感觉就是这个玉十魂,实在是蠢笨的可以。

  玉十魂啊,当初来店买魔法项链时,老夫就觉得你脑袋里缺了根筋。

  现在主动找我自证,就算此六角戒指与丢失的并非是同一枚,可同样是最低等的杂品,除我之外,这边界村还有谁能分清其中区别。

  要不是在场有人注视,傅掌柜恨不得要笑出声响。

  “那老夫就过过手。”

  既然玉十魂为人实在,傅掌柜也不介意过过手,表演一次当场鉴定。

  然而摸到戒指时,傅掌柜预备好的震惊表情是表现出来了,但其震惊的理由,确远不是旁人所想的那样。

  肖晓将碗放于柜台,淡然的说:“傅掌柜说说看,这碗里的戒指,可是你家店铺前些日丢的那只。”

  “十魂说笑了,这等极品物件,即便归属小店,也是用作镇店压箱,怎么会拿出来售卖呢。”

  傅掌柜一席话,把在场所有人都给说的愣住了。

  顾堂将手搭在首饰柜台上,试探的问:“傅掌柜,你不会是有什么顾虑吧?”

  傅掌柜心里苦,自己真要有顾虑,还过什么手,看一眼直接说跟赃物不符不就完了,何必伸手一探。

  “顾村长有所不知,同种类的隐魔装备虽然样式相同,但其中却有极低概率出产极品,这六角戒指能够增幅魔力,是法师佩戴之物,可我刚才这一过手,发现此戒上竟还有力量涌现,虽然以我之见识还辨认不出增幅程度,可与店中丢失的凡品相比,两者完全不能称为一个品级的东西。”

  听了傅掌柜的解释,肖晓心想这傅掌柜还算理智,没被贪欲蒙蔽心智,不然今天倒霉的可就又要多上一位了。

  缓过神的小七上前一步,抱拳提议说:“傅掌柜,这事关小勇的一年工钱,您再过过手行吗?”

  对于极品隐魔装备小七之前倒是有过见闻,只不过那是在小说里看的,他不相信玉十魂有那么好命。

  “胡闹,老夫浸淫首饰二十余载,虽说不能与鉴别宗师相较,但力量增幅就是孩童带上都能感知,又怎么会误判。”

  经过傅掌柜气恼的怎么一说,小七不禁陷入失神。

  他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今天所有的一切,在那个看似平庸的玉十魂眼里,全是早已料定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