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9 暗杀失败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317 2019.05.01 23:50

  张明义即刻甩给白方一个担忧的眼神,像是在询问,一会还要不要动手。

  白方见张明义打起退堂鼓,心中顿时怒意上涌。

  不就是一个比奇国新兵吗,之前明面上杀不得,如今背地里下黑手难道也杀不得吗。

  就在白方即将要给出明示时,他猛然想到刚才肖晓与兽佣配合击杀骷髅兵时,很多极度违反常理的表现。

  起初就算震惊,也是惊骇于肖晓战士修为增长之迅猛,可细细回想之下,白方推想出了一些更为恐怖的东西。

  首先肖晓能用火球术跟诱惑之光,法师体质无疑。

  可放眼整个大陆历史,拥有强健身体,同时又拥有法师体质的人寥寥无几。

  其次是对于兽佣的操控。

  召唤骷髅,召唤神兽,是道士的道术核心。

  诱惑之光仅是属于魔法中的旁系技能。

  所以在对于召唤物的精神操控上,道术不管理论深度,还是实战表现,对于法师而言都是碾压级的。

  没办法,人家道士就是靠召唤物吃饭的,无数道宗高人几代累积下的成果,当然不是一个法师的旁系技能,就可以轻易比拟超越的。

  所以不管大陆上的法师们愿不愿意承认,在操控兽佣召唤物方面,道术比魔法更具权威性。

  然而现在回看肖晓与兽佣间的熟练配合,这种默契程度根本就不像是法师的精神操控。

  甚至于能熟练操控神兽的道士,白方自小也没少见,但也从未见过肖晓这等流畅自然的配合。

  以白方对道士的了解。

  道术里对召唤物的精神操控,共分为五个境界,一境同乐,二境同仇,三境同想,四境同心,末境同命。

  别人的情况白方不清楚,但拜岩与神兽三宝,哪怕已经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依旧还是停留在四境同心。

  而肖晓刚才与兽佣的表现,比起拜岩跟神兽三宝,要是让白方给出客观评判的话,他真心觉得肖晓对兽佣的精神操控水平只高不低。

  好了,现在肖晓的真正形态,终于是被从小见多识广的白方,在心底给慢慢勾勒出了轮廓。

  战士方面,击败同期新兵第一人卢雨,并且进步神速。

  法师方面,魔力储量深不见底,还学有一种违背魔法常理的诱惑之光。

  道术能力还未得见,但以对兽佣高超的驾驭能力来看,想必肯定有所关联。

  综合来看,白方只想问一句。

  玉十魂你他娘真的是人类吗?

  小时候妖皇转世成人的传说,白方可没少看。

  长大后便懂了,那些神鬼故事不过就是用来骗小孩的。

  可近来不断刷新认知的白方,却从肖晓身上看到了比妖皇转世成人还要玄幻的东西。

  见白方沉默良久,表情惊疑不定,张明义只好开口问了。

  “白少爷,可有决断?”

  “死,必须死。”

  白方话虽说的坚决,但心中也是一阵挣扎。

  如果之前要肖晓死还是纨绔寻仇,那么现在则是为将来做好打算。

  没办法,一旦他大哥白原将这位天才妖孽引荐给白海涛,那肖晓在白马会势必会受到重用。

  这种剧情走向是白方绝对不愿看到的。

  群体治疗,群体隐身,拜岩的魔力好似不要钱一样,辅助道术技能一个接一个的释放。

  此时的黄泉教主已被战士老兵围在正中,刺杀剑术挥动出的银白风刃,已经将其行动范围彻底封杀围剿。

  外围五位中阶法师就位,雷电术轰然劈下,出发一阵阵轰然隆响。

  黄泉教主每一次横挥禅杖,都会几位战士被拍飞出去,其中倒霉的直接身死当场。

  然而下一刻,依旧会有人前来补位,坚决不让黄泉教主移挪半步。

  肖晓将自己身边妖兽清空后,垫脚望着那边的局势,心中顿感悲壮。

  张明义跟白方见有可乘之机,便一前一后,慢慢向他背后靠了过去。

  此时骨魔洞底正在进行最终决战,张明义就算极少斩杀妖兽,握刀而行也依旧不会让人心生警觉。

  数步之遥时,见肖晓还在观望拜岩那边的战况,张明义不禁有些得意。

  之前他设想过无数种情况,但完全没想到真的实施起来,竟然会如此顺利。

  四步,三步,二步...

  假如基本剑术的教授重心,在于让人懂得如何以正确的方式使用刀剑。

  那由基本剑术进阶而来的攻杀剑术,就是在教人如何以最利落的方式,了解掉敌人的性命。

  见距离适中,张明义将斩马刀举起横握,刀尖处直指肖晓心脏位置。

  “你杀不了我的。”

  肖晓讲出这句话时,甚至都没有转身。

  张明义的手不由得轻颤了一下。

  临阵手抖,对战士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忌讳。

  可没办法,你要杀的人,背对着你猛然讲上一句,这得是什么心理素质才能不为所动。

  他又不像李剑风,专门研修轻型战士搞暗杀。

  “这可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张明义也想通了,喜欢装高深莫测是吧,我一刀刺进去,看你还高不高深了。

  “停手!张明义停手!”

  就在张明义第二次准备出刀时,白方的声音却突然从后方传来。

  张明义此刻哪敢回头,只得举刀后撤两步,才敢侧转观望。

  这不看还好,当见到白方被手持斩马刀的小骨,挟持在身前时,张明义瞬间蒙了。

  “知道你们的疏漏在何处吗?”

  “知道,还请你大人有大量,把我放了。”

  白方抢答说。

  肖晓顿感不爽,我这运筹帷幄的气氛刚营造出来,还没说呢你就喊知道,你知道个屁啊!

  小骨一记骨拳,打在白方脸上。

  白方疼的哎呦直叫,但见小骨阴森恐怖的样子,硬生生又给憋了回去。

  “十魂你误会了,作为军中前辈,我见你最近剑术猛涨,便想来试探一番,白少爷就是想围观一下,恳请你将他放了。”

  张明义解释说。

  “你的意思是说,拜岩副统领在那头浴血奋战,而你张明义,选这个时候去试探别人剑术深浅?”

  面对肖晓的质问,张明义无言以对。

  “做坏人,就要有做坏人的觉悟,不要一被人抓包就抵赖,妄图伪装成无辜者蒙混过关,你既然当坏人了,就要直面内心,遵循邪恶,懂吗?”

  见肖晓阴阳怪气的对自己进行说教,张明义气得眼皮直跳,可他又不敢反驳。

  毕竟肖晓平常的行事风格摆在那里,脑袋里哪根弦搭错了把白方给弄死,那可就谁都别想活了。

  “懂了,还请放了白家二少爷。”

  张明义咬牙说。

  “既然懂了,那我现在问你,你刚才持刀过来要做什么?”

  “帮忙清缴妖兽。”

  张明义刚一做出回答,白方那边便传来一阵凄厉惨叫。

  张明义一惊,以为白方被兽佣给残害死了。

  后来发现仅是骨爪刺入白方手掌,这才松了口气。

  “我再问一遍,你刚才持刀过来要做什么?”

  肖晓这次问话的语气,听起来比之前更加冷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