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8 顾海焚屋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4239 2019.03.30 23:14

  吃过午饭,肖晓抱着食铁神鸡回到家中。

  放了一碗小米,一碟清水后,将神鸡抱到跟前,肖晓一脸期待的观察了起来。

  鸡仔在两个盛食的器皿中来回啄了啄,然后趴窝了.....

  是吃的太饱了吗?

  肖晓把小米凑到神鸡嘴边,又尝试了一次。

  结果神鸡侧过鸡头,似乎对小米根本不感兴趣。

  我好蠢!

  肖晓这才发现问题的关键,既然人家名叫食铁神鸡,食用的东西当然是金属一类的啊。

  肖晓去外面的房檐下,找了一把断柄的锄头。

  将金属制的锄刃拆下来后,放在了鸡神的面前。

  鸡神小黑脖子一伸一缩,发出一声叮铃的声响。

  见到锄刃上缺损了一小块,肖晓可以确认小黑的食性就是各类金属制品。

  吃了大概八分之一的锄刃,小黑停住了嘴。

  此时肖晓再看,发觉小黑已经提升到了等级2。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小黑的体质一下子整整提升1点。

  假设肖晓没分析错,那么小黑极可能与自己一样,也是具有属性点的,不过它的归属权应该不在自己身上。

  所以自己是无权给它进行属性点分配的。

  要怎么才能把小黑召为宠物呢?

  玛法大陆没有精灵球一类的东西,估计只能依靠法师13级的技能诱惑之光了。

  翻看了一下商城,诱惑之光的价格为5元宝或是5声望。

  虽然看起来不多,但5元宝用金条来换取的话,可是约等于500万达啊。

  这对于肖晓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那就先养在身边吧,反正目前的食量还算可以接受。

  为了将小黑带往苍月国,肖晓买了个竹片编制的鸡笼,又低价购入几件生锈的铁器。

  一切装备妥当后,肖晓决定补上一觉,好好休息,以应对即将到来的远途行程。

  凌晨时分,两位蒙了面的黑衣人,悄悄的来到玉十魂家的房檐下。

  “大哥,要我说还是算了吧。”

  顾江声音有些怯懦的说。

  “算什么算,那件灵魂战衣要想修补完好,怎么说也要一万五千达,卖完娘的陪嫁首饰就剩五千达了,你让我怎么回国都。”

  顾海质问说。

  “我不是不想帮你,可这玉十魂近些日子确实是有点邪乎,我感觉咱们还是不要再招惹他为好。”

  顾江解释说。

  “他破坏你入伍的事,难道你就忍了?”

  听到这,顾江迟疑了,但对于玉十魂给的警告,他也同样心有余悸。

  “我....我当然是忍不下。”

  “这不就得了,放心吧,今天村里有结亲的,韩武官一早就喝的不省人事了,完事之后一把火,没人能查得出来,不然等他明天一走,你要是再想报仇可就难了。”

  顾海进一步劝诱说。

  “行,干了。”

  顾江一咬牙说。

  “这才是兄弟,一会进屋你先按住他,不能给他身上留刀伤,我争取一张火符甩死他,就拿乌木剑跟极品六角戒指,其他的都不值钱。”

  顾海很有信心的部署完,顾江点了点头,手掌便开始止不住的发颤。

  他虽然是泼皮,是无赖,但一直也就是处于小流氓这个级别范畴,亲自动手去杀一个活人,顾江可是没干过。

  “别紧张,他不可能是咱们两个的对手。”

  顾海握紧弟弟的手,劝慰说。

  对于顾海而言,他从不认可自己边界村村民的身份,他从不认为自己属于这里。

  国都才是他现在应该待的地方,至于边界村谁谁被杀害了,全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他是不会在意的。

  凭借还不错的开锁功夫,顾江两分钟不到,便挑开了玉十魂家的铜锁。

  一片漆黑的木屋中,顾江猛然见到两个蓝色光点,吓的一个趔趄。

  要是没有身后顾海拖住,保不齐就要重重摔倒。

  咕咕.....

  顾江定眼一看,发现原来诡异的蓝色光点,竟是竹笼里公鸡的眼睛。

  等顾江气息回复平稳,顾海伸手指了指屋内的大木床。

  被子之下,一个人形凸显出来。

  认定玉十魂所在位置后,顾江蓄势片刻,掀开被褥,一个飞扑压到床上。

  就在他想要掐住玉十魂的脖子时,却猛然发觉,身下所压的根本不是玉十魂,而是一大卷硬草席。

  “他人不见了!”

  顾江跳下床,刚一喊完,右脚便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

  顾海离的远些,看的尤为清楚,刚才刺进顾江小腿的剑刃,就是从床底下捅出的。

  “在床下!”

  顾江一声警示过后,丢出一道灵魂火符。

  火符在床沿炸响,飞溅的火苗在屋中散开,床铺连同一些木质陈设,随即开始冒烟燃烧。

  明亮的火光之下,肖晓无处遁形,只得委身于床下。

  顾海指尖捏着灵魂火符,一时不敢近前,只能威胁说:“把六角戒指丢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六角戒指是贴身之物,肖晓现在若是不交,保不齐就会与小木屋一同燃尽,熔炼成一堆金属废料。

  “我丢,我丢你奶奶了个腿!”

  肖晓骂完,一剑再度从床下刺出。

  “啊啊....”

  之前负伤捂腿倒地的顾江,此刻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由于升到4级的关系,肖晓的体质已经达到了21,外加无缺体质强横的运力方式,即便床下的出剑姿势十分憋屈,依旧差点将顾江的小腿给一剑刺穿。

  “你快停手!”

  顾海急忙制止说。

  “想要我停手,先把鸡笼丢出去。”

  顾海一愕,这是哪门子的条件。

  不过见弟弟顾江在地面哀嚎,血流一地,他便没管太多,一手持火符警戒,一手拎起鸡笼,朝着屋外便丢了出去。

  然而等来的结果却是.....

  噗!

  肖晓又是一剑刺出!

  “退后!退出去!”

  顾海此刻才明白,顾江到底在担忧什么了。

  这个玉十魂,根本就没有人性啊。

  慌乱,紧张,恐惧.....

  这些情绪在玉十魂身上根本就察觉不到。

  此时火焰已经沿着地板,烧到了顾江的身边。

  顾江用手掌艰难的挪动身体,样子可谓凄惨至极。

  他用恳切的眼神看向大哥顾海。

  然而火光映现下的顾海脸孔,确是从心疼紧张,渐渐转为冰冷。

  “失火了!十魂家失火了!”

  一些发现火情的村民,已经开始呼喊,声音由远至近。

  倘若计划顺利,顾家兄弟此刻应该带着六角戒指跟乌木剑,逃得远远的。

  而倒霉的玉十魂,估计已经有三成熟了。

  眼前若是再僵持下去,村民一旦围上来,他顾家兄弟是如何也洗不清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将这一切,都丢给顾江一个人来承担。

  “对不住了,弟弟。”

  顾海决绝的说完,灵魂火符一张接一张的丢出。

  肖晓见势不妙,直接将木床竖起,想要以此为掩护强冲出去。

  可惜三张火符便将木床炸烂,烟尘弥漫之中,肖晓为了躲避来袭火符,自然是不敢近前,结果生生又给压制回了屋内。

  顾海在屋外等了片刻,见势起的大火已将木屋完全吞噬,熊熊燃烧,才放心身退离去。

  “兰兰,不能去啊!”

  “是啊兰兰,火还没灭,你就进去也救不出十魂啊。”

  被父母架着胳膊的月兰兰,一下便挣脱了束缚,可此时玉十魂居住的小木屋,房梁都已被烧至崩塌,就算里面真的有人,也绝无生还可能了。

  月兰兰跪地哭泣许久后,听到一片嘈杂中有熟悉的鸡叫传出,便寻声看去。

  还在抽泣的月兰兰抱起竹笼,喃喃的说:“小黑你都得救了,那十魂他.......”

  多年以前,边界村附近战势频出,比奇国军部便委托圣法堂,花费重金在村中设立了一个传送法阵,以用于军部向前线输送战士。

  比奇国战线外延后,传送法阵就此荒废。

  边界村村民是不懂魔法,但传送阵里能冒出保卫国家疆域的威猛战士,确是亲眼所见的事实。

  于是等传送法阵荒废后,村民就围绕法阵建了一座祠堂,用来供奉那些传闻中的天兵神将。

  后来等边界村跟外面联系紧密了,一部分人才知道闹了笑话,可村中的老人不管那些,不仅每日上香念诵,晚上还轮流守夜。

  由于祠堂地势较高,玉十魂家刚一着火,今晚守夜的老人便第一个发现,提着水桶救火去了。

  地面刻有传送法阵的正厅中空无一人,一阵白光闪现过后。

  被烟尘呛得咳嗦不止的肖晓,出现在了传送阵的正中位置。

  有些意外的是,肖晓此刻脑中所想的,并非那张价值五千达的回城卷。

  而是顾江那张在火光中不可置信的脸孔。

  顾家兄弟在屋檐下谈话时,那怕声音压得极低,依旧是引起了肖晓的察觉。

  没办法,肖晓的精神力实在是太高了。

  但由于事发突然,肖晓一时也没什么太好的应对措施,只得见招拆招,先将顾江重伤放倒再说。

  然而竟管他的谋划几乎全部得中,但最终肖晓也没能想到,顾海会如此干脆的就将顾江舍弃,只求一个死无对证。

  手里捏着回城卷轴睡觉,都能差点遇害,这玛法大陆也是够凶险的了,看来以后还是得多琢磨出几个保命手段,才算足够保险。

  肖晓思量完,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向祠堂外面走去。

  已烧成灰烬的木屋前,一群举着火把的村民里,衣衫单薄的顾海忽然从中挤出。

  “爹!顾江不见了。”

  村民家失火这么大的事件,村长顾棠肯定是要第一时间赶到的。

  然而他没想到,为何一项顾及形象的顾海,会如此不知轻重,当着众人面与他讲这种无关痛痒的事。

  “江儿晚上不见人,又不是第一次了,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顾棠不悦的说。

  顾江在村里的主业是什么?

  是泼皮无赖啊。

  泼皮无赖半夜家里寻不见人,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这次不一样,顾江晚饭时曾与我讲,玉十魂抢夺征兵名额一事,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晚上定要找他理论理论。”

  顾海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在房屋残骸中查验尸首的韩武,忽然眉毛一挑。

  他之前已判断出,这具烧焦的尸首不是玉十魂,此刻听到顾海的话语,心中顿感不妙。

  顾棠呆立片刻,转身跑到房屋残骸边上,探头问向在场的四名侍卫:“劳烦诸位武官,现场有几具尸首?”

  “一具尸首。”

  韩武平静的回答说。

  然而就在顾棠刚松了口气时,韩武又加了一句。

  “不过屋内被烧死的人不是十魂。”

  “江儿.....江儿!”

  顾棠说着,便要向那具焦黑的尸首冲去。

  “村长您别急,去青林城请仵作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韩武伸手将他拦住。

  一具尸首?难不成这玉十魂没死!

  顾海听闻大惊。

  “一定是我弟弟前来理论,被玉十魂杀死,然后他为了焚尸灭迹,放了一把火后便畏罪潜逃了。”

  “说的如此肯定,你可有证据?”

  韩武反驳说。

  “顾江与我提过要来理论,我就是人证,另外韩武官你是十魂的叔叔,此事还请回避。”

  韩武没有回应,抱臂站在原地,思索了起来。

  “玉十魂啊,你都夺了我儿的入伍名额,为何还要杀他啊。”

  顾棠老泪纵横,瘫坐到了地上。

  见此情景,围观村民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十魂最近的确是有些邪性,终日猎杀取乐,也不要皮肉。”

  “对,白天还买了不少废旧的铁器呢,不知道是用作什么。”

  “抱着的那只黑毛公鸡你们见过没,眼神可凶了,会不会是邪祟之物啊?”

  顾海一看势头酝酿的差不多了,跨步走到村民面向的正中位置,噗通跪了下去。

  “乡亲们,我顾家遭遇如此大难,还请各位能够帮忙出个人证,为我弟弟顾江主持公道啊。”

  顾海是边界村近十年来,唯一修成道士的人,所以这一跪的分量,可是着实不轻。

  “顾老大,我愿意跟你去青林城府衙,一起联名状告玉十魂。”

  顾江手下泼皮里的一员,上前附和说。

  “我也去!”

  “算我一个。”

  几个泼皮瞬间达成一致。

  就在这些人众志成城的时候,人群中一个身穿布衣的青年,向顾海走了过去。

  青年一边走,还一边打着哈气,一副疲乏困倦的样子。

  “多谢诸位支持,我在这里先下保证,如果能将逃走的玉十魂缉拿.....”

  跪着的顾海话说一半,忽然倍感奇怪,怎么村民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太寻常呢?

  下一刻,顾海感觉到有人在背后,轻拍了两下他的肩膀。

  顾海一回头,仿若见到厉鬼一般,急忙连滚带爬的与之拉开距离。

  “顾海,听说你找我呢?”

  嘴角带笑的肖晓说完,悠闲的坐到了一旁的石阶上,完全没有一点疑犯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