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3 远征筹备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3723 2019.04.15 23:30

  第二天一早,沈天便将拟定好的历练名单递交了上去。

  临近中午,一个极好的消息忽然传来,所有本次历练的参与者下午放假半天。

  受到上方指派,沈天在解散训练队伍前,宣扬起了关键时刻能够保下小命的回城卷轴。

  李二石对这个举措不太理解,回来一问肖晓才明白过来,人家苍月国军部历练前给你半天假期,宣传回城卷轴的保命功效。

  那就是等于在告诉你,回城卷轴是个好东西,想在历练中活命,赶紧掏空家底去国都新月城买一张吧。

  “那为什么军部不给准备呢?”

  肖晓觉得李二石这话问的,对也不对。

  对的地方在于,作为苍月国的新兵,历练时配发可以保住性命的回城卷轴,是最基本的要求。

  错的地方在于,李二石似乎对回城卷轴的价格,以及需要配发的人数还没有概念。

  吃过午饭,赶了一个小时的山路,肖晓跟李二石终于是到达了苍月国的国都新月城。

  看着山下成群的古色楼宇,身穿绫罗绸缎的攘攘行人,肖晓顿时生出了一种来到横店的感觉。

  城中书店门口,以有不少新兵围聚在店外。

  至于为何是书店在卖回城卷轴,肖晓也没搞懂,不过依照他的猜测,可能是杂货店不愿意积压存货。

  毕竟人家主打的是民用百货,寻常百姓家谁没事买张回城卷轴在家里放着。

  未等肖晓走进,书店里钻出一个伙计,将标有回城卷轴的价码木牌给拿了下来,接着又换了一块新的上去。

  回城卷轴七千五百达,存货不多,欲购从速。

  李二石看到木牌上写的价码,生怕自己看错,急忙揉了揉眼睛。

  一众等了半天的新兵们见状,更是群情激奋。

  他们吵嚷着明明刚才还六千五百达,怎么转眼功夫就涨了一千。

  没一会,书店正门走出一位微胖的中年人,自称书店掌柜。

  这位满脸笑意的掌柜开始摆事实,讲道理,说情义千秋封堵了苍月国驻盟重省的海运码头,算是半个战略物资的回城卷轴,已经成为了禁运品,所以价格才会飙升,请大家多多谅解。

  肖晓一听,顿时觉得这种限制手段,怎么跟自己世界里的国际制裁有点像啊。

  面对这种坐地起价的龌龊行为,新兵们当然不服,甚至隐隐有要动手哄抢书店的架势。

  不过肖晓见这位书店老板也是见过风浪的人,虽然只有可怜的3级,但依旧面不改色的在跟新兵做言语上的周旋。

  一来二去,面露苦色的老板松了口,一口价7000达,并紧跟着提示了一句存货不多。

  新兵们终于是动摇了,毕竟现在不买的话,等会再想买有没有还两说呢。

  李二石慌了,从白原那赚的一万达,昨天还让他有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这次为了保险,他还特意带了6000达出门,本以为还能剩下一些,请肖晓吃顿大餐,那知道世道竟如此险恶多变。

  “我不买了。”

  李二石转头要走,肖晓急忙将他拉回。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还有,你不是刚赚了一万达吗?”

  “我那是攒着回村盖新房的,我不想花这笔冤枉钱。”

  肖晓无奈的捂住脑门,开始摇头。

  “反正我觉得没必要。”

  在李二石眼里,攒钱盖房子娶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自认为身手在一众新兵里能排上前五的他,并不觉得回城卷轴很有必要。

  肖晓觉得该帮李二石改改观念了,于是将身后蛤蟆皮背包卸下,往地上一丢。

  “二石,一个古铜戒指市价多少?最普通的,只提升力量的。”

  李二石想了想,回答说:“大概1000达左右。”

  “皮质手套跟刚手镯呢?”

  肖晓又问。

  “呃....1300达左右吧。”

  李二石估摸说。

  “除去在骨魔洞里需要带的补给,这个蛤蟆皮背包还剩的空间如果装满低阶隐魔首饰,你认为走这一趟能赚多少钱?”

  肖晓指着地上的背包问。

  “怎么着也得有个两三万吧。”

  李二石似乎已经明白了肖晓的意思。

  骨魔洞的确危险,可那也同时是苍月国低阶隐魔首饰的主产地啊。

  苍月国一共有三个魔窟洞穴,分别是尸魔洞,骨魔洞,以及牛魔洞。

  尸魔洞由于地处偏远的原因,洞内妖魔常年无人清缴,异兽妖众已积压数年,寻常势力根本不敢近前。

  外加周边人烟稀少,也就不存在妖祸一说,所以苍月国更加懒得搭理。

  至于牛魔洞,倒是可以与盟重省的祖玛寺庙,封魔谷的封魔洞穴并称三大高阶隐魔装备出产地。

  可限于苍月国的国力,不让牛魔洞连年闹妖祸就已经很勉强了,哪里还有余力大肆征讨,要知道当年老国主带兵亲征,也就是打到七层折返,对于牛魔洞的开发,根本没起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所以骨魔洞,就成了苍月国隐魔装备的主要来源地。

  “可咱们不是历练去了吗?真要是拾到隐魔装备.....”

  李二石欲言又止。

  “明面上肯定是不行,但上层连个保命的回城卷都不舍得给,拾到的隐魔装备要是再敢充公,他不怕闹兵变啊。”

  听肖晓这么一说,李二石觉得有理,不过对于回城卷轴的事,他还是有点难以释怀。

  “那也没必要非得买回城卷轴吧。”

  “二石,你设想一个场景,当你下到骨魔洞3层,筋疲力尽满身伤痕,身上背有一堆隐魔首饰,你是想扯开回城卷轴即刻传送到军部的魔法阵,还是为了省钱不顾性命原路折返。”

  李二石一愣,紧接着说:“借我一千达,回去还你。”

  “一千不够,这五千先借你,买完卷轴咱们再去配几件隐魔首饰。”

  肖晓很是大方的甩出了5000达币。

  李二石刚要冲向抢购人潮,肖晓忽然将他叫住,又塞了7000达币。

  “把我的也一并买了吧,我去对面茶摊等你。”

  半壶清茶下肚,为争抢回城卷轴一身燥热的李二石,坐到了对面的长凳上。

  “这可得收好了。”

  给肖晓递了一卷后,李二石盯着自己的那卷回城卷轴,仿若在看珍宝一般。

  “十魂,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懂呢?”

  对于肖晓的指点,李二石是由衷的感谢,可同是边界村出来的人,为什么人家眼界见识,就要高出自己那么多。

  “因为我热爱学习啊,你看这段时间,哪天晚上我没抱着典籍看到半夜才睡。”

  肖晓解释说。

  李二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了,一会买隐魔首饰的时候,我来负责交涉,你只要在旁边摆出一副看什么都不满意的表情就行了。”

  肖晓交代说。

  “时间有些紧,我看还是先去制衣铺吧。”

  李二石很罕见的讲出了自己的意见。

  “你是要买轻盔甲吗?”

  肖晓清楚李二石的属性,知道他勉强能负担得起轻盔甲的穿戴要求,便猜测说。

  “不是,我去改一下背包尺寸,尽可能改的大一些。”

  李二石坦诚说。

  这次轮到肖晓震惊了。

  对啊,这又不是游戏里的储物栏,再小的东西都要占个格子。

  背包越大装的就越多,如此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早没想到啊。

  看来这李二石只是以前被贫困蒙蔽了双眼,人还是挺聪明的,不然基本剑术凭什么学的比其他新兵好上那么多。

  “你这蛤蟆皮背包的缝制手艺不错,真的要拆了重做个更大的?”

  制衣铺掌柜将蛤蟆皮背包抻开,面带惋惜的问。

  肖晓脑中闪过一头红色短发的凌红闪,思量片刻,说“拆了吧,钱不是问题,能改多大改多大。”

  一个小时后,在制衣铺众人的好奇目光下,身被巨型背包的李二石跟肖晓走出了店门。

  由于所剩时间紧迫的关系,外加对新月城不熟,两人还未寻见靠谱的首饰店,就要开始向军部折返。

  快要出城时,肖晓见有卖肉干的摊子,便一气买了十好几包。

  远征艰苦是艰苦,但他可不想连嘴都要亏待,只要能改善一下伙食,花点钱根本算不得什么。

  军部营地外,沈天和一众教官正在清点归队人数。

  往年历练前临阵脱逃的事例不是没有,加上今年强行带上新兵的举措,逃兵数量比起往年,肯定会有大大增加。

  这点也让教官们尤为头痛。

  在一群人的注视下,从矮坡上走来的肖晓跟李二石闪亮登场。

  “你们两个.....”

  沈天眼皮一跳,顿时无语。

  “我们来申报归队啊,怎么了沈教官?”

  肖晓笑着说。

  沈天绕到他们身后,扫了眼那两个几乎与他们身高等同的巨型背包,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是要去历练,还是要去探宝赚钱啊,离远了看还以为身后背了两个棺材呢,要不要这么夸张。

  沈天很想质问,但碍于其他教官新兵也都在场,便没能说出口。

  入夜时分,肖晓拎着一把在城中低价买来的残破铁剑,来到了李剑风独居的小院。

  去骨魔洞历练的事,李剑风早已听肖晓提过,不过因为与妖兽作战和与人搏命拼杀,是最能精进剑术的两大修炼方式,便忍住没有出言劝阻。

  毕竟以后肖晓要行走大陆的时候,遇到的险况可能会更加繁复,骨魔洞的见闻要是能给肖晓打下个好基础,也算是没有白白涉险走上一回。

  竹笼里的小黑已经达到4级,可吃够肖晓递出的绣铁剑后,依旧开始趴窝,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肖晓得知李剑风在实战演武时,曾拔剑差点为自己出手,他就已将小黑的隐秘全盘托出。

  不善此道的李剑风没什么表示,小黑是不是珍兽灵妖他也不关心,他对小黑的唯一感触就是,作为闹钟使用还不错。

  “十魂,这有两张回城卷轴,你先收好。”

  见肖晓一脸的难受表情,李剑风追问说:“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不舒服,就是有点小意外。”

  肖晓很想跟李剑风说,你要是早点拿出来该有多好,可这都受人恩惠了,哪有出言埋怨的道理。

  “别有负担,这东西不是我买来的,军部每年都会发一张,我这也用不上,送给你正好。”

  李剑风轻描淡写的说。

  月光照耀下的小小院落中,竹林随风微微颤动,李剑风倒了杯酒,开始默默独饮了起来。

  以往这些时候,肖晓都会告辞离开,但今天也许是感觉李剑风一人有些孤寂,便没有着急走。

  坐到小院的石凳上,肖晓问:“老李,你在盟重省到底见到什么了?非要执迷于轻型战士。”

  “一阵大风。”

  “仅是一阵大风?”

  肖晓追问说。

  “那场风暴卷起黄沙漫天,遮天蔽日,残卷的砂砾好似细碎刀锋,赫赫风声好似龙吟,场面蔚为壮观,我自此便立下志愿,此生定用这风暴之威势,独创出一门名震天下的剑法。”

  听到李剑风的描述,肖晓不禁开始猜想。

  难道是老李所见到的是.....沙尘暴吗?

  肖晓有点拿不定主意,道理该不该跟李剑风解释明白,沙尘暴不过就是自然现象,想从中悟出什么剑法完全就是你的妄想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