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4 演武名额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4797 2019.04.05 23:47

  此刻的营房内,躺在床上的肖晓一手握着木棒,如钟摆一样来回挥动,另外一首则拿着李剑风赠与的基本剑术,细细观看。

  几乎没人能够相信,这是肖晓偶然尝试出的技能修炼方式。

  看了三五页后,肖晓点出系统的技能界面。

  基本剑术:等级1

  当前等级熟练度:35.23%(20%速度增加来自李剑风的基本剑术教材加成,35%速度减缓来自懒惰)

  写有李剑风笔记的基本剑术,虽然给肖晓提供一些技能钻研的速度加成,但由于肖晓懒惰的修炼方式,又给减回去了一些。

  然而肖晓却并没怎么在意这点速度折损,他最求的本来就是低消耗外加不挨累的修炼模式。

  与在烈日底下挥汗如雨相比,这才是他理想中的修炼状态。

  就在肖晓伸了个懒腰,决定小睡一下再修炼时,张明义带着军医,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玉十魂,快点起床,我带着军医给你瞧病来了。”

  张明义伸手一指,脸上表情非常之不痛快。

  没错,请军医的钱,是张明义自己掏的腰包。

  “你是谁啊?”

  躺在床上的肖晓斜过脑袋,好奇的问。

  大哥我在装病偷懒啊,你献的哪门子爱心啊,你是不是闲的啊!

  张明义一听刚要发作,但猛然想起肖晓不认识他,还真不是有意的。

  因为除了那次在众人面前出糗以外,张明义根本就与肖晓没有任何瓜葛。

  外加两天的病假,肖晓不知道自己是他营社临时借调过来的教官,完全情有可原啊。

  “我叫张明义,是临时借调过来的教官,看你两天都没来参与训练,特地找军医来关心一下。”

  张明义介绍说。

  “多谢,我好点了,就不劳烦军医了。”

  肖晓推辞说。

  “那既然病好了,咱们可得说明白,明天你必须参加训练。”

  张明义为了搞肖晓,已经付出很大代价了,所以他必须得到一个保证。

  “行,张教官放心,明天我一定去。”

  有肖晓的答复,张明义便与军医一起离开了。

  怎么一折腾,肖晓反倒不困了,只不过这个事他越琢磨,越感觉不太对头。

  他一个考核成绩垫底的烂仔,哪里值得这位教官如此关心呢?

  就算是张明义人好,对新兵负责,但自掏腰包来请军医看病,是不是好的有点过分了。

  吃过晚饭,肖晓从包囊里拿出一块废铁片,去找李剑风了。

  给小黑喂食时,肖晓提起了张明义找人给他看病的事。

  “张明义不是教官啊,为什么会负责新兵训练呢?“

  李剑风很是好奇的说。

  小黑急促的啄着铁片,肖晓抚了下它的脑袋,回应说:“那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听二石说,张明义练起新兵来非常严酷,一点都不注重劳逸结合,第一天就有好几个练到呕吐晕倒的。”

  “我看有可能是你得罪他了。”

  “没那么夸张吧,我不过就是在考核时多看了他几眼而已。”

  肖晓轻描淡写的说。

  “张明义心眼小是出了名的,他负责训练的话,你最近还是小心点好。”

  李剑风嘱咐说。

  “难道你们也有过节?”

  “他曾是我的手下败将。”

  “懂了。”

  肖晓瞬间便明白,为什么这人一听李剑风的名字,就要出言羞辱一番。

  为了能让当值的教官继续请假一天,晚上张明义又是一顿酒肉伺候。

  这段时间的一系列操作,他可真算是下了血本了。

  然而第二天,面对眼前列队整齐的四十九人,张明义没等李二石解释,直接就爆发了。

  哐当!

  营房门被一脚踢开。

  “玉十魂!”

  张明义怒吼一声,却发现营房内空无一人。

  “玉十魂他人呢?”

  张明义质问身后随行的李二石。

  “张教官你别激动,十魂昨天晚上就申请调去灶房了。”

  “他一天都没参加过训练,谁给他调的?难道是.....”

  张明义自言自语的嘟囔完,转身便走了。

  肖晓今天虽然躲过一劫,但却削了一整天的土豆,以至于晚上回到营房时,手上还依旧有些发麻。

  “言语侮辱老李,还想着搞我,这个该死的张明义,早晚有一天我要干死他.....”

  面对处心积虑要报复自己的李明义,肖晓觉得系统没有发布一个针对他的任务,实在是不应该。

  营房内的其余人听到肖晓的埋怨,除了李二石一笑置之,其余人急忙裹紧了被子,假装已经入睡。

  因为这位连续三天不参加训练的狠人,明显已经被带班的教官给盯上了,在这种态势下,没人愿意与他起什么瓜葛。

  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

  李明义的报复计划,因银钱的空缺,也就仅持续了三天而已。

  可就算原本的教官回来,肖晓也依旧没参加过一天的新兵训练。

  这倒不是教官沈天不负责,而是对于比奇国不上进的新兵,他早已司空见惯。

  这波人要是真有天赋,有血性,又怎么会放着比奇国本土的军部不进,跑到苍月国来扬名立万。

  所以大部分苍月国教官的培养方针,都是矮子堆里拔大个,揪住一个好苗子,然后尽心尽力的去培养。

  这批人里的李二石,沈天就尤为的喜欢。

  人憨厚,有一定过人天赋,训练起来又刻苦,简直就是优质新兵的标准模板。

  至于像玉十魂那种懒蛋,通不过最低标准的考核剔除便是,根本无需多想。

  营房内,沈天送来几副药贴后,对向李二石鼓励说:“小石,好好练,这次的新兵演武我看好你。”

  “沈教官,我听说这次第一名的奖励,好像是可以自选一件隐魔武器?”

  沈天笑着说:“消息挺灵通啊。”

  “我也是无意听说的,就想问问,这隐魔武器都有什么?”

  “给你们新兵用的,自然不是什么高阶的东西,我记得好像是有青铜斧,八荒,半月,凌风.....“

  听到凌风的名字,躺在床上的肖晓忽然坐起。

  因为李剑风有讲过,最适宜施展疾风乱波剑的初阶武器,就是剑身轻盈的长剑凌风。

  而市面上普通凌风的价格,怎么说也要2万达币起步,要是演武能得上一把,可就省了一大笔钱啊。

  肖晓憋在军营里,每天收入只有可怜的二十达军饷,当然为了等一个崛起的机会,这也算是值得的。

  但贩卖武器的商户,可不管你多有天赋,将来能否出人头地,人家眼里只认达币。

  “沈教官,我也想参与演武,您看行吗?”

  肖晓此言一出,营房内所有人都惊了。

  刚才人家沈教官送活血舒筋的药贴,明明十个人的营房,只送了九贴过来,为什么少送一帖你心里没点数吗?

  “十魂,我跟你接触比较少,但还是想劝一句,这次演武要想获得奖励的隐魔武器,可是要上擂台的。”

  沈天见李二石平常跟肖晓关系非常不错,便劝了一句。

  “实战是吧,没问题,我正想练练手呢。”

  见肖晓不像是在开玩笑,沈天面色一冷,说:“不用急,我负责训练的五个营房明天就要进行内试,为的就是选出参加演武的人选,到时候只要你玉十魂肯赏光到场就好。”

  “放心沈教官,明天我一定到。”

  肖晓保证完,再度躺倒在了床上。

  “这就是玉十魂?”

  “他今天怎么来了?”

  “玉十魂出操训练了,真是见鬼了!”

  在一众人的疑惑中,肖晓站到了队列的最后排。

  “大家肃静一下。”

  沈天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通过一个月的训练,大家都有不小的进步,军部这次演武的目的,为的就是给大家一个印证,不过一个教官手底下只能推举三人,为求公平起见,便借今天举行一次武斗内测,想参与的出列向前。”

  此话一处,五位营房长当仁不让,全部出列。

  剩下人你看我,我看你,虽然也有跃跃欲试,想一试身手的,但五位实力拔群的营房长都率先站出来了,他们再敢掺和,不是等于当免费沙包去了吗。

  就在此时,肖晓走出了列队。

  全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六个人正好分三组,你们各自挑选对手吧,要是谈不拢咱们就抽签。”

  因为是内测的关系,加上肖晓从中搅合,沈天也不想搞的太正式。

  霎时间,除了李二石以外的四位营房长,直接将肖晓围在了中间。

  “十魂,以你的训练水平反正也呆不久了,不如这次卖个面子给我,以后兄弟我发达了,必定十倍回报你。”

  十九号营房的营房长,很是义气的说。

  “那都是空话,管你对上谁,自己身体是最重要的,选哥哥我,绝对轻拿轻放,一场打下来保证都是皮肉外伤。”

  二十三号营房的营房长,拍着胸脯保证说。

  三十号营房的营房长没有多言,直接伸出三根手指。

  “现在就给?”

  肖晓终于是张口了。

  面色冷峻的三十号营房长一扯袖子,与肖晓握了握手。

  接过卷在掌心里的三张百元达币,肖晓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选了十九号营房的营房长,作为自己的对手。

  三十号营房长脸色一变,怒从心中起。

  可这种私下交易不能告发,除了吃下这个暗亏又能怎么办。

  十九号营房长一脸喜色,刚才见他们两人握手,还害这里面藏了什么勾当,如今看来,完全是自己想多了。

  “二石,你去安排一下二十三号营房的,把最弱的十四留给三十号营房长。”

  肖晓低声部署完,李二石便找向二十三号营房长,欲意将他作为本次的内测对手。

  李二石的实力众人皆知,二十三号营房长哪里肯,但人家四人都已经选好对手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第一场没什么悬念,体质21.8,9级基本剑术的李二石,使用训练用的无刃剑棍,几下便将体质19的二十三号营房长打趴。

  第二场,十四与三十号营房长对决,虽然过程起起伏伏,颇为惊险,但三十号营房长依旧成功胜出。

  接着最受瞩目,或者说是最受大家期待的一场比武来了。

  “十魂,你今天给的这个面子,我龙啸天一定会谨记在心。”

  十九号营房长龙啸天,对于肖晓的这次舍身奉献,那是打心眼里感动。

  毕竟真要是碰上李二石,他可没什么把握。

  肖晓这行为几乎等于是舍弃自己,强行保送一手。

  “随你吧。”

  肖晓拾起训练的无刃剑棍,打着哈气,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不过想到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实战,肖晓觉得还是严肃对待比较好。

  因为就算数值上是碾压的,脑壳万一让人大力来上一击,不一样会遭受重创吗。

  手中平举无刃剑棍,中心略微放低。

  肖晓一下便摆出一个基本剑术里,标准的持剑御敌姿态。

  终于是找到点感觉了,看来这一个月达成的七级基本剑术,没有白练啊。

  龙啸天见肖晓的御敌姿态摆的非常标准,心中略有迟疑,可自家十九号营房的新兵都在高呼呐喊,等着看肖晓的笑话,他一时不太好意思全力一战。

  要说这场较量如果跟李二石打,他全力以赴旁人还能理解,但要是跟肖晓打得一板一眼,谨小慎微,摆明了要丢面子的。

  龙啸天双手将无刃剑棍立于地面,十分豪爽的说:“十魂,想你一直疏于练习剑术,我也不愿占你便宜,不如这样,我先让你一剑。”

  十九号营房新兵闻言一阵欢腾。

  肖晓摇了摇头,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惋惜的说:“那就如你所愿了。”

  一阵快步前奔后,肖晓甩动手里的无刃剑棍,横向辟出凌厉一剑。

  龙啸天的基础剑术处于6级,见这一击不管是力量还是角度,都是出自行家里手,也是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龙啸天失言,最终没敢硬抗这一下,选择了抬剑格挡。

  咔哒!

  两根木质的无刃剑棍交接撞击,发出一声脆响。

  下一刻,龙啸天手心里除了剑柄脱手留下的血痕,空空如也。

  “玉十魂....胜。”

  坐在椅子上观战的教官沈天,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宣布结果。

  三十号营房长看到肖晓传递过来的目光,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给的钱我可没有白收。

  目前体质24点,还有9点属性点没加,力量方面就已经强成这样了,要不要干脆一条路走到黑,直接都堆到体质上。

  就在肖晓规划加点的时候,李二石来到边上恭喜说:“我没看错,十魂你果然不一般。”

  “彼此彼此。”

  能吃苦把基础剑术硬练到十级,你也不是一般人啊,肖晓在心中暗想。

  “对了,身上有余钱吗?这是两百达,找我五十。”

  李二石望着肖晓手里的达币,一脸懵逼。

  “有钱大家一起赚,保送三十号营房长给的。”

  李二石明白过来,也没客气,直接就将钱接了过去。

  入夜时分,沈天来到营房,面色有些惆怅。

  “沈教官,是有什么事吗?”

  李二石凑上去问。

  沈天坐下,靠着椅背说:“卢雨也参加这次演武,并且放话说,比奇国的新兵见一个打残一个。”

  十号营房出了两位能参加演武的新兵,本来气氛相当高涨,但经过沈天这么一说,好似一下被蒙上一层阴影,一时间谁都不语。

  此时,手里拿着青苹果猛嚼的肖晓推门而入。

  “唔...沈教官,你刚才说谁要见一个打残一个?”

  因嘴里苹果还未下咽,肿着腮帮的肖晓问。

  “卢雨说的,他也要来参加这次演武比试。”

  虽说对肖晓的印象已经大有改观,但沈天仍旧觉得肖晓是个非常之不靠谱的人。

  “噗...演武比试上允许把人干死吗?”

  一片苹果皮黏在牙上,肖晓外吐了一口。

  沈天被问的头皮发麻。

  他心想着肖晓为什么看似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却能问出如此凶残的问题,这反差也太大了点。

  “这事得看人,今年卢雨打死人的话,因为到明年就超龄了,军部应该不会给除名处分了。”

  “有天赋就可以怎么嚣张,打死人都不用承担责任的?”

  肖晓惊奇的说。

  “这不是还能投降吗。”

  沈天心想,到时候不打可以逃啊,卢雨再疯,还能下擂台追杀你不成?

  投降?那我还赚个毛的声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