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要做城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2 致命短板

我要做城主 赵拉拉 2038 2019.05.29 23:38

  换做之前,林丘至少也能煽动五位学长学弟,来一起针对肖晓。

  如今玲莺的禁令一下,怕是一个也说不动了。

  经过近四个小时漫长集结,共计有1800多人在二层的入口前成功归队。

  这数字虽不能说难看,但尹天照听闻时,还是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路途更为艰险,妖兽更为密集的沃玛二层还未到达。

  就有将近十分之一的部队折损在路途上,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对士气打击可谓巨大。

  这些遗失的部队中,大多数并没身死,仅是因为迷路被困在了沃玛一层,而不得已使用了回城卷轴,被传送到了比奇城内的传送法阵之内。

  可比奇国都又怎会允许异国兵卒逗留,给足吃喝向有舰船靠岸的港口遣返,估计已经最大限度的援助了。

  协助重新送往沃玛寺庙,简直就是做梦。

  “请教国师,远征队正在二层以集结阵式行进,是否可行?”

  国主营帐之内,尹天照语气恭敬的向俞蔼请教说。

  “有利有弊,不过为防军心有变,还是集结行进稳妥些。”

  从求稳的角度出发,俞蔼也支持集结行进。

  这样做虽然找到通路的速度会大大降低,但也总比中途失散兵卒过多,引发大规模的溃逃要好。

  同一时间,白马会的专用营帐内,走入了一位与白方相熟已久的熟人。

  “我自己就能干掉玉十魂,为什么要跟你联手?”

  白方看着面色阴沉的林丘,面带不忿的说。

  “圣魔殿全面禁止参与此事,如果关键时刻圣魔殿成员能够出手,玉十魂一定疏于防备,成功概率会大上许多。”

  林丘讲出了自己的优势所在。

  白方思量一阵,问了一句差点让林丘跳起来的话。

  “你就那么喜欢老师?”

  “你!你!胡说什么!我是为了我被骗的极品魔杖。”

  林丘慌张的反驳说。

  林丘对玲莺的仰慕由来已久,由于严重压抑的关系,其情感已经变得有些畸形了。

  在他眼中,只对魔法研究在意的玲莺,早已成为了一种高洁纯正的象征。

  我可以永远得不到,但谁也别想染指,成为林丘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别掩饰了,你的那点小心思,整个圣魔殿谁看不出来啊。”

  白方摆了摆手说。

  林丘双拳紧捏,愤恨的说:“愿不愿意让我加入,还请白学弟给个痛快话。”

  “好吧,不过这次,可得全听我的。”

  白方嘴角泛起笑意,似乎对这次的出手,相当的有信心。

  “唉,这次的收成不行啊。”

  肖晓清点了一下行囊里的隐魔装备。

  虽说其品级比骨魔洞出产的要高将近一个级别。

  奈何数量实在太少,收益远远不如他的心中预期。

  当然上次的大丰收,主要还是因为黄泉教主突然释放唤灵咒法阵,导致探宝队应对不及,从而出现大批死亡。

  这次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探宝队不是没有,只不过敢来沃玛寺庙闯荡的,哪个不是底蕴深厚,队内有高手保驾护航。

  实力远非是骨魔洞那些草台班子能够比拟的。

  肖晓所能期待的装备井喷,也就只有沃玛神殿里的军阵推进了。

  一旦远征队与沃玛妖兽展开正面战斗,场面一定是非常混乱,浑水摸鱼的肖晓自认为一定能捡个痛快。

  计划完美好未来,远征队下探到二层的行进也随之开始。

  跟队列走下一层一层的石阶,到达沃玛二层瞬间,肖晓感到呼吸有些不畅。

  调整呼吸适应了二层的稀薄空气,肖晓环视一周。

  与一层建筑风格相差不大的沃玛二层,破败程度明显要轻上些许。

  妖兽密集程度的差异,也多到了肉眼可辨的地步。

  此刻不远处的白方刚好投来目光,与肖晓四目相对。

  随行左右的仲广离跟张明义,同样面带不善。

  肖晓清楚,对方这种毫不掩饰的挑衅,是要动手杀自己的先兆。

  只不过白马会的队伍浩浩荡荡,足有一百七十多人,还皆是会内精英人物,虽然未必全员都会出手,但双方间实力之悬殊,实在是有点过于夸张了。

  “不用担心,白马会队列里有八十人左右,是听我差遣的。”

  白原压低声说。

  “给你弟弟一千人也没用,他根本没搞清短板在哪。”

  肖晓轻描淡写的说,好似根本没把白方放在眼里。

  “短板?”

  白原嘴中重复了一句,目光看向自己的亲弟弟。

  没过多一会,白原的瞳孔猛然收缩。

  “白方最大的短板,就是他自己。”

  白原说完,细细想来,终于想明白肖晓为何有恃无恐了。

  白方这次下探沃玛寺庙的目的。

  给履历镀金是一个原因,但白方更加期待的其实是把胆子练出来。

  作为苍月国顶级的贵公子,白方极度畏战的心态,肯定是能被高人检测察觉的。

  当然以目前的心理检测水准,是不可能把源头锁定在肖晓身上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可以锁定,那肖晓也是在擂台上正大光明给你打怕的,根本无法对其进行追究。

  所以想纠正心态,想拥有成为战斗法师的潜质,白方就必须经历种种危难,将心魔印痕的负面效果慢慢抵消掉。

  进程中如果有仲广离这种级别的战士随身陪伴,外加白马会一众精英护拥,保障安全的同时,还真有一定几率成功。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白方现在要杀肖晓。

  对于手拿凌风的肖晓来说,白方脆的简直就跟纸一样。

  并且白方收买来的手下,忠诚度上根本不值得一提。

  白方不死还好,真要是死了,有白原在场,还有谁愿意为白方报仇?

  “你弟弟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了解的还不够透彻。”

  肖晓点评说。

  “你这次真的要杀了他?”

  不管怎么说,在很小的时候,白家的两兄弟与寻常家庭一样,经历过一段温馨幸福的童年时光。

  如若还有周旋的余地,白原不想弟弟就这样死去。

  “你当我是李剑风啊,百十号人围着说杀就杀,而且杀完真要是败露了,你老爹会放过我吗?不多说了,一切看天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