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风细雨流年似水叹落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钱伯谦

和风细雨流年似水叹落花 水月岚曦 1193 2019.11.08 18:29

  吃完一碗小米粥,两个荷包蛋,还吃了几块风干鸡肉,沈爱晚打了个嗝,感觉全身上下都暖呼呼的。在堂屋坐了一会,又起来在堂屋走了两圈便回屋睡了,毕竟时间也不早了,留下几个大人喝酒聊天。

  沈老爷子喝完半杯酒早就回屋睡下了,堂屋里只剩下莫家兄妹和沈家同母子俩。沈家同和莫思聪一口一口呡着酒,莫思雨和沈奶奶则坐在两只小板凳上,拨弄着小红泥炉子里的炭火,是熬粥余下的一些火炭,没有明火,仍然有些暖意,11月柳树村夜晚已有些凉了。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大多都是莫思雨和莫思聪在说,沈家同和沈奶奶都只是偶尔插一句。

  “我明天打算去看钱伯伯。”莫思聪开口道。

  他口里的钱伯伯名叫钱伯谦,原本是京都大文学院的教授,也曾是莫思雨外公的学生,莫思雨兄妹幼时都曾跟着他练过几年书法。后来被打为右派,辗转初发配到吴县下面的一个农场劳动。

  原本莫家那几年也是零落分散,早也失去了他的消息。莫思雨跟沈家同刚结婚那年,两人去县城买东西,那是十月,秋高气爽,微风不噪,两人又是新婚夫妻,便一起走路回家。柳树村离县城也就三四公里路,对这个年代的人完全不在话下。

  在回来的路上,两人遇到农场拉粪车,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拖着一辆木板车,吃力的往小桥上拉,每次拉到位一半却又被板车拖回原地。沈家同见了忙上前帮忙,帮他将板车推上了桥。老人停下脚抬起头来向他们道谢,莫思雨如遭雷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几缕灰白的头发凌乱地盖在头顶,满面风霜,身形佝偻,哪里还有当年那个风度翩翩儒雅学者的影子。

  “钱伯伯。”她喃喃地叫他。

  老人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弯下腰,拉着木板车一步一步走了。

  莫思雨呆呆的立在原地,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脑子一会是刚刚老人的样子,一会是当年他面带微笑教她写字时的样子,一会又是父母的样子,一会又是父母拉着粪车的样子,毕竟父母被关了牛棚。

  “小雨,小雨,你怎么啦?”沈家同有些着急,他看出她认识刚刚那个人,可是现在却也不好多问。

  莫思雨紧紧咬着唇,摇了摇头示意她没事,努力想要控制情绪,眼泪却扑簌扑簌掉个不停。

  沈家同叹了口气,将兜里的手绢给她擦眼泪。

  莫思雨接过手绢,转向小河的方向,深深地吸着气,努力平息情绪。

  这时从桥的另一头走来几个农人,沈家同便上前打听那粪车是哪儿的。

  “你说那臭老九啊,那就是安义农场集粪的,从县城公厕拉过来的。“

  ”小伙子,你打听那臭老九干什么呀?“

  ”哦,我不是想问那人,我们村有多余的粪,想看看他们那里收不收,要是能换点粮食也不错呀。“说最后一句话时,他压低了声音,说完还冲几个眨了眨眼,那意思是大家心照不宣。

  “嘿嘿,明白明白,农场就在我们隔壁村儿,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过了前面那个山坳就能看着了。“一位憨厚的汉子说道。

  ”那好,我这就顺便去问问看,不耽误您几位了。“沈家同客气道,几个农人也就继续说笑着离开了。

  莫思雨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两人往家走,莫思雨在路上跟他说了一些钱伯谦的情况,却并没有细说他跟莫家的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