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风细雨流年似水叹落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和风细雨流年似水叹落花 水月岚曦 1730 2019.12.06 21:20

  晚饭几位村干部还是在沈家吃的,两位老人年纪大了,下午已经回了家。

  据说孩子的奶奶和妈妈还是不松口,沈家兴始终没有开口,没说同意私了,也没有反对。据说,沈家俊始终没有现身,有人说他跑路了,有人说他就躲在落雁山上。

  吃过晚饭,几位村干部也没有立马离开,都坐在堂屋里说话,大概所有人心里都有个念头:沈家俊今晚会不会回来。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村里一切平静,村干部几人才结伴回了家。

  沈家其他人又说了一会儿,才各自回房睡了。

  照例是老两口最后回屋,沈奶奶检查了院门,正准备回屋,却听到了敲门声。沈奶奶愣了愣,第一时间便想到是不是沈家俊,他现在可以说是已经走了绝路,他这个时候回来,会不会做些什么?

  “谁呀?”沈奶奶定了定神,才开口问。

  “大妈,是我。”是沈家兴媳妇何琴的声音。

  沈奶奶松了口气,打开院门。

  “是小琴呀,来,快进来。”

  “大妈,小雨在家吗?我想来你家呆一晚上。”她实在受不了家里的压抑,沈五奶奶一直抱着孩子的尸体在哭,沈家兴一直坐在院子里的青石墩上抽着烟。

  院子另一边的沈家俊家也充满了他媳妇儿和女儿哭声,沈景光一直坐在屋檐下,一言不发。

  “小琴?是你吗?”沈家同两口子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不得不说,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相同的担心吧。

  “小雨,是我。”何琴和沈奶奶一起走到堂屋去了,在有灯光的地方才看清她的脸。两只眼睛又红又肿,嘴皮干裂的泛起了白色的皮。这一整天,大概是滴水未进吧。

  “小雨。”叫了一声,何琴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莫思雨跟何琴的关系不像跟张小梅那么好,但平常也还不错。

  “快进来快进来。”莫思雨将她让了进来,又倒了一杯水给她。

  “来,先喝口水吧,你饿不饿?要不要做点饭给你?”莫思雨将手里的水递给她。

  何琴默默地摇了摇头,端着水杯喝了几口,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莫思雨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悲伤太沉重,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所以也只能陪她坐着。

  沈爱晚走了出来,屋里有些热,她出来找扇子。

  “何婶婶。”她跟何琴打招呼,何琴看着她,勉强点了点头。

  “你怎么起来了?”莫思雨问女儿。

  “我们把扇子落外面了,屋里有点热。”沈爱晚说道,她看着何琴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样子,怀疑她还能撑多久。

  她便想着去厨房把糖拿过来,好歹让她补充点糖分。

  沈奶奶正在厨房给何琴煮粥,晚上还剩下一些米饭,她又加了青菜叶,这样熬的粥有一股清香味。

  “奶,这是给何婶婶做的吗?”

  “对呀。”沈奶奶边盛边回答道。

  “加点糖吧,我看书上说人饿太久了容易头晕,吃点糖就没事了。”

  “真的?”沈奶奶有些不信。

  “当然是真的啦。”沈爱晚认真地说。

  “那好吧,那就加点吧。”沈奶奶取下白糖罐,放了两勺糖进去。

  沈爱晚拿起一边的蒲扇和沈奶奶一起去了堂屋。

  “家兴媳妇儿,来,把这碗粥喝了,你可不能倒下,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你忙呢。”沈奶奶将粥碗放在桌上。

  何琴沉默了一下,还是拿起勺子开始吃粥。一方面她也确实是饿了,之前还没什么感觉,刚刚一杯水下肚,才感觉到饥肠辘辘。另一方面,她也确实不能倒下,接下来肯定还有很多事。

  喝下一碗粥,何琴脸色不像之前那样苍白了。

  莫思雨将沈家同打发去跟沈景明他们挤了,让何琴睡他们屋。

  两人躺在床上,何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床顶的蚊帐,莫思雨也睡不着。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难过,也要保重自己。“莫思雨还是叹着气劝了一句,如今这样的局面,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琴没有出声,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莫思雨都以为她不会说话时,才开口道:

  ”我的小宝才那么小,那么小,我怎么能放过他,我怎么能看着他以后活在我眼皮下。“何琴绝然地开口。

  。。。。。。。。。。

  沈家兴坐在自家院子里的青石墩子上,这墩子还是他哥从山上搬回来的。有一次他们路过时意外看到了这块石头,天生便像一块墩子,他哥看着便想要搬回来当作凳子坐。他哥从小就顾家,在外面看到什么都往家里捡,一根枯柴,一块砖头。。。。

  他脑子如同放电影一样,一会是以前他们都还没结婚时,他和母亲坐在饭桌前吃饭,他哥还在门口干活,身边的母亲边吃饭边不停地骂着他哥;是母亲送他去学木匠时,他哥眼里的羡慕;是他哥结婚时眼里的黯然;是他哥拿不出给女儿上学的学费时的沉默。。。。。

  一会又是儿子的身影,他将儿子举过头顶时他咯咯的笑声;是儿子将手里的糖块往他口里塞时的样子;是儿子刚出生时,小小的一个躺在他怀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