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养老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破败侯府老太君(8)

快穿之养老攻略 快穿狂魔 2008 2019.05.26 12:00

  没一会功夫,温祁连屋内就传来了惨叫声,啊啊啊的真惨叫声,除了惨叫声外,偶尔还会夹杂着一两句告饶声和保证再也不敢的声音。

  听的外面人提心吊胆,生怕老太太一气之下真把侯爷给打伤了。

  这时,屋子里的乔木可没什么舍不得的,原身留下来的愿望是赚大钱,但赚钱也不是说想赚就能赚的,更不是说只要有本事有技术就能安全赚到钱的,法制社会都少不了各种手段谋算,更何况如今的人治封建社会,在这时代,要是真成为什么明晃晃的首富,那不是在赚钱,那是在给上面赚钱,所以,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如何赚取更多的钱,而是如何让家人学会低调。

  其他人没问题,无论是儿媳还是孙子孙女都没问题,都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更不是出去喝花酒的人,只有温祁连这儿子是最大的问题,本来乔木一时间还真没想起她儿子的问题,可是,今天早上闵管家回禀了一下外面的风言风语,又回禀了一下风言风语是从哪边传出去的之后,乔木就知道,赚钱之前先得把她这儿子的嘴想办法弄严实了,不然赚多少都是白搭心思。

  所以,这不过来教育了吗?

  手持藤条一进来就专挑温祁连又痛又不伤筋动骨的地方打,就是肉比较厚实的那些地方,比如说屁股,比如说大腿跟,脑袋之类的重要位置不能打,可是肉厚实的地方稍微打几下,没问题的,当然,这里说的是稍微打几下,不是不要命的往死里打,就算身上肉再厚实的地方,往死里打也是会出人命的。

  因为人除了致命伤死亡外,还有可能活活痛死,就算每一处都不是致命伤,只要打得足够多,也是能让人活活痛死的,所以,教育孩子得注意手法,没学过医的,稍微打上三五下子,让孩子吃痛有个教训就行,不过乔木就不一样了,不说她本身就是医学大拿,她教育的也不是孩子啊,是一个成年,并且都快进入中老年的健康成年男子。

  多打几下没问题的。

  打了一会儿,打的温祁连已经快叫唤不出声来的时候,乔木也稍微有些累了,喘了两口气,道: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不……不知道……啊啊啊!知道了,是喝酒是不是,还是逛青楼……”

  温祁连刚想说不知道,就看到乔木再次提起来的藤条,吓的赶紧连连叫唤,张嘴便想出两个可能。

  乔木翻了个大白眼,放下手里握着的藤条鞭,喘了口气,找了个凳子坐下来,抬手恨铁不成钢道:

  “昨天晚上,你在青楼里瞎说了什么,今天一大早上,闵管家就跟我说,外面都在疯传我们家公库银子就不下百万,家底不知有多厚!

  来,你跟我说说你说了什么?”

  “啊?”

  温祁连还有些迷糊,他昨天晚上被灌多了酒,是跟他一起去的两个下人好不容易才把他搬回来,所以,此时他不但对外面情况一无所知,对昨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记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能沉默。

  乔木看他那依旧一脸迷茫的样子,忍不住又端起桌边的陈茶朝着他泼过去,随后再次复述问题。

  这下子,温祁连总算清醒了。

  打了个冷颤,又感受了一下浑身上下的疼痛之后,赶忙开始回忆昨晚的事,并且搜肠刮肚解释:

  “娘,我,我没有说我们家公库有百万现银,我真的从来没说过这种话,昨天,昨天我只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在那边喝酒听歌,喝着喝着我好像就有些迷糊了,然后有人问我家分家到底是怎么分的,我就把分家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

  其他的我什么都没说啊。

  外面的传言跟我真没关系。”

  “哦,是吗?

  你可真是聪明机智的很。

  从今天起,你就在府里面闭门思过吧,敢出门就打断你的腿,反正伤筋动骨一百天,一年也只不过打三次就行了,这精力我还有。

  别以为我在跟你说笑,你要是不信为娘心狠,可以试试看,至于哪天能出门,等哪天外面不传我们府公库里有百万资产,哪天再说。

  算了,还是先来一百天吧!”

  乔木说完,抬手就拎起边上的板凳,两步上前,打折了温祁连的左腿小腿骨,虽然说现在把他腿打折也不一定能让他听话,可是能解气啊,骨折而已,有的是方法能够让他恢复如常,别说骨折一次,就是骨折十次、百次,变成粉碎性骨折,也有的是方法恢复如常。

  别怪乔木心狠,当家人嘴巴不严本就是大过,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去年天灾,国库出了巨款赈灾,如今空的估计都能跑马了,而夏季的税银还没有收上来,这时候显摆家里有钱,不是戳户部和皇帝的心吗?

  别以为皇帝都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我这边国库里都凑不出十万两银子,你那边竟然还到处传着你家公库里有百万现银,就说皇帝的心情能不能好,会不会不满?

  不是只有穷人才仇富!

  况且,穷人仇富,最多私底下说两句,最怕的是当权者仇富,那就不是说两句的问题了,不小心就有可能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乔木就是因为知道这情况,也很清楚当权者的一些心思,所以才会这么生气,气的想打死他。

  这场风波回头还不知道怎么才能平息下去,这种谣言根本不是三两句能解释清楚的,更何况也没办法解释,怎么解释,说我家没那么多钱,都是谣言,还是让户部派人查查我们家有多少钱,不存在的。

  越解释就越解释不清。

  只能回头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到时候再随机应变。

  再说外面的肖氏,听到屋里又发出一声极大的惨叫之后,终于耐不住内心的担忧,赶忙不顾阻拦推开了房门,担心的快步走到了温祁连的边上,焦心询问怎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