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养老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红楼太皇太后(4)

快穿之养老攻略 快穿狂魔 2106 2019.04.17 11:00

  “你怎么还叫承恩公府?

  你父皇也是,那承恩公的爵位不是只能传一代吗,怎么?难不成我那侄子依旧还住在承恩公府里?”

  乔木让乔嬷嬷把魏祥手里的那叠东西收下,这才问道。

  昨天白天乔木没有深思,可是昨天晚上梳理原身记忆的时候,乔木才知道,原来承恩公这个爵位只有一代,根本不能继承,就是降等也是不能继承的,也就是说,承恩公只能由皇后的父亲当,一旦皇后父亲去世,那爵位就该收回了。

  原身的父亲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太后的父亲也已经去世了,所以,如今整个皇朝当中只有现任皇后的父亲这一个承恩公。

  其他的,都不该这么叫。

  徒明辉顿了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这种事,是真的不好说,不但涉及到太皇太后的娘家,也涉及到了太后娘家,甚至于未来还会涉及到皇后娘家。

  按照国家律令,承恩公的爵位的确不能继承,在原承恩公去世之后就该剥夺爵位,但是,朝堂上一般还有另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只要承恩公家的那位皇后还没有被废或者去世,礼部就不会找麻烦,大家也都会默认他们还住承恩公府里。

  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就算承恩公已经去世了,但只要乔木没有去世,不论她是变成太后,还是变成了太皇太后,只要没有去世,那礼部,就都不会刻意的去收回承恩公府!

  简洁来讲就是,这是给皇后太后,或者太皇太后的面子。

  乔木看徒明辉突然有些难堪的神色,也能猜出应该是没搬家:

  “看来是没有搬出承恩公府了!

  这不好啊,这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开端啊,有了这么个活例在,其他公侯伯爵府恐怕也会有样学样!

  民不举,官不究的!

  不过也不着急,待会我先看看我那侄子把娘家管成了什么样子!

  具体如何处置,等过两天我斟酌好了,会让人通知你的!”

  徒明辉原本根本就没怎么在意这个问题,更何况,他也不觉得这个潜规则有什么不好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在皇帝母亲或者祖母还活着的时候,就剥夺了舅家爵位,未免会让人觉得有些冷血。

  可是如今听乔木一说,这才察觉这种现象造成的恶果已经蛮普遍了,就比如说开国四大国公府,除了史家因为一门两侯的原因把原先的国公府改换成了侯府,其他三家可都没有改过他们府上的府匾。

  就说那贾家,贾代化那一脉的宁国府只剩下三等将军的爵位,却还挂着宁国府的牌匾,贾代善那一脉的荣国府也只剩下个一等将军的爵位,同样挂着荣国府的牌匾。

  这些,都是不合律法的。

  僭越违制,可是大罪!

  这一瞬间,徒明辉真的是感觉到了老人家的智慧,甚至都觉得他面前祖母的形象都光辉了许多:

  “皇祖母,您说的真有道理!

  如今这京城当中,的确有很多勋贵家明明已经降等袭爵了,可是府上的牌匾却是迟迟不改换!

  如今看来,却是……”

  “没什么不好说的,积年已久的问题,哪那么容易解决。

  回头先拿哀家娘家杀鸡儆猴!

  别请罪,也别说不敢,哀家只是说杀鸡儆猴,也没让你把哀家娘家给灭了,抓起来教育教育,回头哀家再看看,挑几个资质不错的子嗣培养一下,也好立起来。

  哀家还能活几年,他们要是自己不能立起来,等过两年哀家升天了,不一样得被赶出承恩公府?”

  这下子,乔木才算大体理清了原身娘家是怎么破败的!

  家里得宠的没本事,有点本事的庶子又被打压,一直在吃太皇太后的软饭,等到太皇太后一去,他们家又算哪个牌面上的人?

  可不得撵出去,破败而亡。

  “皇祖母,您这说的什么话,您一定能长命百岁,健健康康的!

  况且,若是直接对承恩公府下手的话,这……这会不会不好?

  会不会有损您的名声?”

  当然了,徒明辉这么说可不是担心乔木的名声,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名声,毕竟最后动手的可是他。

  乔木是什么人,就算以前经历的那些世界一直被乱七八糟的情感纠缠着,那也算是活的够久了,哪能这点小心思都看不出来。

  忙宽慰道:

  “莫要担心,到时候哀家亲自下懿旨,必不会让你担了污名的!

  也不要担心哀家的名声,哀家这么做,到时候百姓只会说哀家大义灭亲,更何况,这家族就跟老树没什么区别,不把枯枝烂叶,腐烂了的根系砍断,这树啊,就不能重新焕发生机,得腐朽枯死!

  哀家这也是为他们好!”

  “皇祖母,您实在是太深明大义了,要是朝中勋贵大臣家的祖母都能这般深明大义的话,朕这做皇帝的,哪还有什么要操心的事?”

  徒明辉这话既是拍马屁,也是他内心真正的感慨,自古以来,多是外戚内宦专权,有几个皇帝能遇到头脑这么清楚的皇祖母?

  “你小子嘴倒是甜得很!

  哈哈!若是无事,今日就留在哀家这边吃个午膳吧,自从二十多年前你出宫开府后,除了每年的除夕年夜还能在一起吃顿饭,好像就再也未曾单独吃过了吧!

  哀家依稀记得你小时候,大概是三十多年前的时候,你最是欢喜哀家这边的蜜糖酥,只因当时你母妃不让你吃糖,每次来哀家这都要撒娇吃个够,是有这回事吧?

  今日特地给你做了点!”

  乔木看了下天时,同时也觉得先前对话半点都没有体现出他们两人的祖孙情谊,所以连忙站起来说起了过去的事,补救一下。

  昨天刚梳理完记忆,因此,乔木现在对原身过去几十年的记忆了解的十分清楚,甚至比原生自己都要清楚许多,所以才能张嘴就来。

  回忆过去。

  “皇祖母,那么久的事您都还记得呢,就连我最喜欢吃蜜糖酥的事您还记得,我以为没人记得呢!

  ……”

  徒明辉被乔木话题一引,不由也回想起了三十多年前,他刚进学的时候,最开心的那段日子,想着想着,眼眶不由有些湿润。

  那是很久以前了。

  蜜糖酥也有许久没有吃过了。

  那股甘甜,却从未褪去色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