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从东京开始重拾自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伦敦之行与尤斯伯恩

  “但那些被带来的东西里,也会有少许几件,能为我带来几分悸动。”

  想到了中森明菜的脸,花山夏生又添上了这样一句,然后由飞速的合上日记本,他感觉再多看一眼脸都会烧起来。

  ……

  接下来的两天,花山夏生去申请了护照和签证,护照的申领很顺利,但签证可能还需要个四五天。

  在等签证的日子里,他一直窝在书店看书,偶尔也会去了解一下地下唱片公司,因为并没有很急切,所以就先自己去研究了。

  “花山君,有你的包裹。”小池研一拉开柜台的抽屉递给他一个小盒子。

  “是明菜桑说的礼物吧?”花山夏生想着,拆开了包裹。

  里面装了一副老气的黑框眼镜,他戴上试了试,还不忘给小池研一看看。

  “你还近视的吗?”小池研一好奇的问道。

  “不是近视眼镜,是平光镜。”花山夏生解释说,“是朋友送来的临行礼物。”

  “哈,那还真是个别致的礼物啊,就是你戴上看起来有点呆。”小池研一毫不留情的评价道。

  “对了,等签证办好我可能就要走了。”

  “走吧走吧,不过可别想我给你带薪假期~”小池研一轻飘飘的说道。

  虽然听起来不是什么好话,但花山夏生听完后却很舒心,在小池书店打工的日子里几乎是他一直在单方面的受着小池研一的关照,心里很过意不去,却又不知该如何回报。

  “嗯嗯,等我衣锦还乡一定会报答你这‘十万之恩’的。”十万指的是小池书店的十万円工资。

  虽然不多,但也帮花山夏生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如果说牧之原太太是个热心肠的善良阿姨,那小池研一就是能为年轻人的梦想遮风挡雨的宽厚长者,或许就是自己曾经淋过雨,所以才会想着给别人准备好雨伞吧。

  也许让花山夏生想要远渡重洋的原因里,也有小池研一的一份,被他关照过的梦想,怎能容人轻易践踏呢?

  英国之行,一定要成功啊!

  ……

  1989年2月2日,虽然他总觉得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才过去一个月。

  “又是一个星期四~”花山夏生告别了牧之原太太家的小屋,戴着中森明菜送的眼镜,拖着行李去了机场。

  除了换洗的衣物和原稿外,他还带上了那本日记和刚买的相机,是佳能的New F1。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个手动相机的巅峰时代,人们普遍认为尼康的做工要优于佳能,这么想好像没毛病,只不过有一款机型是个例外。

  1971年佳能推出了第一款F-1相机,又在1981年推出了New F1。

  十年间相机领域的电子系统、精密制造和光学系统都有明显的进步,也是因此New F1获得了更佳的自动化、多功能化和规格。

  不过因为是推出了八年的老机型,所以花山夏生入手这样一款强大的相机只花了不到十三万円。

  ……

  飞机起飞时,花山夏生看着窗外慢慢缩小、又随着飞机远去逐渐消失在视野外的城市有些感慨,虽然从未在这个地方产生半点归属感,但突然离开又有点惆怅,似乎是有了什么牵挂,但他也没法确信挂念的是什么。

  就像冬天穿的针织毛衣,就算被什么东西挂住开了线,也只有走远了才会在寒风中意识到自己怎么在果奔。

  从东京到伦敦,一共花了十四个小时多,比他想象中久的多。

  虽然是直飞,但毕竟跨越了整个亚欧大陆,飞太快也不现实,还是要给地球大哥一点面子的。

  飞机在伦敦希思罗机场降落,这座始建于1929年的机场在六十年后的1989年来看也丝毫不显落伍,灯火璀璨富丽堂皇。

  说起来这机场虽然1929年就建成了,但在2016年才庆祝建成70周年,因为它在1946年才正式成为民用机场。

  就像你三十岁了家人才给你庆祝八岁生日一样,亲戚朋友赶来赴宴一看只能高呼,“这tm八岁!?”

  给机场拍了张照片后,花山夏生就去找酒店了,有啥事天亮再说吧,他现在只想睡觉。

  ……

  伦敦的二月好像比东京还要冷一点,夜里似乎下了点雨,地面有些湿漉空气也很潮湿。

  花山夏生拖着行李箱研究了一下伦敦的地铁路线,决定先去市区再做打算。

  希思罗机场离市区大概24公里,乘地铁走走停停则需要五十分钟才能抵达。

  路上花山夏生一直在思考投稿的事情,吃一堑长一智,这次还是先找大出版社吧,应该就不会碰到本间俊一那种奇葩了吧。

  虽然他对英国的出版社没什么了解,但因为曾经看过一段关于儿童文学的纪录片,所以对一家叫尤斯伯恩的出版社印象深刻。

  这家出版社于1973年由彼得·尤斯伯恩创立,只专注于出版童书,是二十一世纪英国排行第一的童书出版社。

  虽说排名高也未必就是值得信任的出版社,但作为牛津大学的医学博士的彼得·尤斯伯恩,在得知自己即将成为父亲时放弃了原本的工作,开始从事儿童读物相关的工作。

  他一直都坚信为人父母是他这辈子最伟大的荣誉,而出版儿童读物则是这种荣誉的延伸。

  是个很纯粹的人。

  虽然八十年代末的尤斯伯恩出版社还并未有多么显赫的声望和实力,但花山夏生更愿意相信这样的出版社,这不仅是出于对彼得·尤斯伯恩的尊重,也是对作品的尊重,虽然是抄的(小声逼逼)。

  不过他还不清楚现在的尤斯伯恩出版社的在哪就是了。

  在酒店安顿好后,花山夏生先问了一下前台哪里有书店,他寻思图书从业者应该会知道尤斯伯恩出版社的位置吧?

  事实证明人家确实知道,而且出版社离花山夏生住的酒店也不远,一个在巴尼特区一个在卡姆登区,紧紧挨着。

  事不宜迟,趁时间还早,花山夏生拎着包就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卡姆登区好像比巴尼特繁华一些,不过想想也是,毕竟离伦敦城更近一下嘛。

  虽然称不上车水马龙,但在这种高楼林立的环境下,蜷缩在写字楼里的小小出版社也平添了几分贵气。

  “嗯,比上次去的那好多了。”

  “咔~”还给尤斯伯恩的大门拍了张照片。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