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无限生存游戏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崩坏童话5

无限生存游戏法则 冉阿四 2062 2021.06.26 08:35

  因为沈易雪的外表十分具有欺骗性,所以她成功在几位大爷阿婆那讨到了欢心,聊了几分钟后他们看沈易雪的眼神就像看自家亲孙女一样。

  “小沈啊,这是你的恋人?”有位老婆婆好奇地看了顾未一眼。

  沈易雪疯狂摇头:“不不不,他是我哥哥,我们是今天从城里出来玩的。”她又看似不经意道,“婆婆,你们这有叫伊丽莎白的姑娘吗?就是穿着红披风戴红帽的一个短发姑娘,之前我和哥哥迷路了还是她帮了我们呢,我和哥哥想去道个谢。”

  那老婆婆还没说话旁边的一位大爷就直接抢答了,“你说的是小红帽吧?她和她妈妈住的地方在村子外围嘞,她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只不过…”

  大爷后面的话被老伴一手肘撞没了。

  沈易雪见状更觉怪异,看这几个老人都打算闭口不谈的样子也明白接下来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她找了个借口拉着顾未遁了。

  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沈易雪有一下没一下地踩着地上照射下来的光斑,她瞥了顾未一眼,“不想做任务了。”

  顾未回望她,掏出腰间别着的匕首晃了晃。

  一缕阳光正好落在光滑的匕首上,折射过来的白光差点把沈易雪亮瞎。

  沈易雪也就发发打工人的牢骚,不过一直受制于人到底还是让她心里不踏实。

  她还是不信顾未。

  一边朝着村子外围走去一边思索着怎么样才能一劳永逸地逃离顾未的魔爪并不被其他人抓到。

  都是那个该死的白宁,害她这么被动。

  城内正在做“守卫的烦恼”任务的白宁打了个喷嚏。

  “奇了怪了,今天怎么一天都在打喷嚏,不会是感冒了吧…”

  这边沈易雪刚发完牢骚就看到了个男人一一他身形高壮,背着背篼单肩还挎着把猎枪从一旁经过,中途还带起一股微风。

  汗臭中还夹杂着一丝膻臊味。

  她吸了口新鲜空气不动声色地跟在了男人的身后。

  刚才两人擦身而过时沈易雪耳里听见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动静。

  是从男人身后的背篓里发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内心有点在意,但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立马就跟上打算一探究竟。

  走了还没两步,突然手腕一紧就被人拉到了一旁的木屋后。

  男人伏身附到她耳边压低嗓音无奈地说:“哪有你这么跟人的?差点被发现了。”

  沈易雪缩了缩脖子,耳廓被热气呼的红了一片。

  她不服气地探身出去瞧,一边小声道:“哪被发现了,跟踪我是专业的。”

  前方直道上的壮汉似有察觉,立马机警地转身望向后方。

  空无一人。

  木屋旁被微风吹拂得轻轻摇晃的树叶似乎在嘲笑他的谨慎。

  壮汉不放心地围着四周转了一圈,又绕了好几次路才确定是自己多虑了。

  他不再疑神疑鬼,直接加快了步伐。

  被顾未丢到枝干上趴着的沈易雪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憋死她了。

  这人肯定有问题。

  顾未靠在粗壮的枝干上低头看了眼沈易雪憋红的小脸没说什么,他两下就动作利索地翻到下面的枝干直接跳了下去。

  落在地上后才想起什么。

  顾未仰首和上方的沈易雪大眼瞪小眼。

  轻笑一声后他眼尾上翘展开双臂示意沈易雪。

  沈易雪内心疯狂扎着顾未的小人,紧抱着树干咬牙切齿地道:“我怕我把你砸死。”

  “快点,待会人走远了不好跟。”顾未眯着眼稍微侧头避开日光,然后无情开口。

  “那就不做任务了!反正最后我也是白打工。”沈易雪看着下面从容淡定的男人恨恨地道。

  顾未闻言挑了下眉,催她:“下来,我接住你,别怕。”

  一分钟后,沈易雪被顾未稳稳地接在怀里。

  可恶,又被他装到了。

  嗅到男人怀中淡淡的奶味时沈易雪表情有些扭曲。

  下地后跟在顾未旁边时不时地瞥他一眼。

  “眼睛抽了?我帮你扣了怎么样。”顾未走到小道外查看草地上留下的痕迹头也不回的淡淡出声。

  沈易雪老实了。

  因为前面拖了会时间,再加上壮汉刻意绕路,所以即使顾未的侦察手段再强痕迹也还是断了。

  这种时候只能相信玄学了。

  他叹息:“你随便挑一个方向吧。”

  沈易雪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就跟着感觉走了。

  两人脚步轻盈地走在草地上,没过一会前方就传来了阵阵闷响以及动物的哀嚎声。

  声音破碎嘶哑,好像是被人特意捂住了一样。

  顾未伸手拦了沈易雪一下,食指虚空点了点示意她老实呆着别动。

  见她乖巧地站在原地望着他轻轻点头,顾未这才无声无息地上前。

  入目的是不远处蹲在地上背对着灌木丛的壮汉,他手上不停动作着一一右手里握着的石块不断用力砸在狼崽血肉模糊的后腿上,左手则捏在狼嘴上不让它发出声响。

  狼崽气息微弱地哀叫着,却又因为嘴被捏住而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短促无力的呜咽。

  再这样下去它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顾未侧头无声望向沈易雪,却发现这人低头蹲在地上手指抠挖着一小块泥地不知道在干嘛。

  算了,吉祥物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

  玩泥巴就玩泥巴吧。

  顾未面无表情地回头,那边的壮汉已经掐着狼崽的脖子打算往地上砸了。

  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顾未也没再作壁上观,他悄无声息地绕上前,然后动作凌厉一脚侧踢在了壮汉的脸上。

  壮汉只突觉一道破空声响起,随即右脸传来一阵剧烈疼痛的同时还隐约听见了一丝骨头裂开的声音,他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沈易雪还蹲在原地刨土就突然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那边顾未好像说了什么但她没有听清。

  虽然好奇发生了什么但她还是选择乖巧的不出声。

  顾未叫了沈易雪一声后就两指捻着狼崽的后颈皮将它提了起来,又抬脚在壮汉有些肿胀青紫的脸上碾了几下,等了一分钟没见沈易雪过来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男人蹙着眉气息危险地穿过灌木丛后却发现某个人头也不抬地还在玩泥巴。

  顾未:“?”

  

举报

作者感言

冉阿四

冉阿四

(●'◡'●)求收藏、评论、推荐票~

2021-06-26 08: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