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无限生存游戏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迷失的睿安11

无限生存游戏法则 冉阿四 2167 2021.06.21 18:29

  沈易雪看着箱子里两张眼熟的卡片默了。

  里面是两张灰色的卡片,分别是[铁剑]和[命运之轮]。

  沈易雪内心隐隐有些猜测,她沉默地拿出这两张卡片塞进筒靴里。

  这次直到走出小路也没再出什么事。

  看了下周围发现这边离平安旅馆很近,沈易雪打算直接去平安旅馆看看。

  走了两步又转身进了一家最近的服饰店。

  不知道这小镇现在是什么季节,但这夜风吹着还是挺冷的,沈易雪进店厚着脸皮向店主赊一件外套,店主见她可怜兮兮的,走进库房拿了件黑袍给她。

  沈易雪一看见这件黑袍就愣住了。

  黑袍于她来说刚好到腰部,而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可以正好遮住全身。

  这黑袍和那小男孩的很像。

  “行了,你应该是刚来镇上的吧?这袍子就送你了,也算我做点好事。”店主乐呵呵地摸着肚子说道。

  沈易雪连忙接过道谢,她披上黑袍,又问道:“老板,现在几点了呀?我刚才和我朋友走散了,我们约好要去中心广场集合呢。”

  沈易雪的手表也被系统收了。

  店主指了指墙上的时钟,说道:“喏,现在已经快七点了。”

  沈易雪感觉自己头皮开始发麻。

  她对店主再次道谢然后离开。

  一出门沈易雪拔腿就跑。

  她必须得赶在19:10之前到达平安旅馆!

  今天估计就是邓普斯出现的那天,也是七年前小镇第一场怪雨的那天。

  之前看这天黑的要命她还以为是凌晨,结果还不到七点。

  跑到旅馆门口时沈易雪已经累的不行了,她气喘吁吁正打算进门。

  门槛下有一叠纸币。

  哦豁。

  “您好,我要开一间房。”

  沈易雪笑眯眯地站在柜台前打量里面这个身穿旗袍的女人一一四娘。

  四娘七年前看起来是个特别温婉可人的女子,她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和游戏第一天那个动不动就拍桌子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她的头发是微微披肩的直发而不是大波浪,旗袍的颜色也偏素雅而不是那天的深红。

  简直就是一个清纯可人一个性感火辣。

  沈易雪感叹着。

  现在的时间段估计正好是旅游的淡季,总之大厅里除了她和四娘再没有别人。

  “您好?您要住几楼呢?”

  四娘温柔似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啊,给我开二楼203的房间吧,谢谢啦。”

  “好的,这是您房间的钥匙。”

  因为她告诉四娘她身份证在朋友那忘带了所以又多交了一部分押金。

  沈易雪付了钱接过钥匙。

  又看了眼眉眼如画的女人,她抬手拢了拢连帽低着头上楼了。

  轻车熟路地找到了203号房,她打开房门进屋开灯一看。

  果然。

  这间房里面的样子和她那天看见的相差不大。

  沈易雪小心地牵着黑袍然后趴在地上看向那条瓷砖缝。

  什么都没有。

  忽然,窗外出现若隐若现的闪电伴随着震耳的雷声,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玻璃窗上,一场暴雨便就此开始了。

  19:10了。

  沈易雪神色凝重地半跪在地上抬头看着窗外。

  她即便回到了小镇噩梦开始的时间点,也阻止不了这场灾难的发生。

  沈易雪撑着床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还是得做点什么。

  她打开房门下楼,四娘已经不在柜台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沈易雪轻手轻脚地走到柜台,看到柜台后被挡住的没有皮的人形肉体她瞳孔骤然一缩。

  那是一具肌肉纤维裸露在外的尸体,浑身没有一块皮。但是地上却没有血液,只能闻到味道。

  沈易雪只能勉强从身形上认出这是四娘。

  四娘既然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那七年后平安旅馆里的女人是谁?

  “邓普斯……”沈易雪喃喃自语。

  突然,心脏一阵狂跳,沈易雪直觉必须得立马离开这里。

  她动作飞快地从柜台凭感觉掏了把钥匙,然后成功拿着钥匙躲进了一楼的一间库房里。

  几乎是刚进库房的同一时间,旅馆门口进来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

  如果沈易雪还在这一定能认出她的模样一一“四娘”。

  __

  平安超市。

  “里面的玩家听着!你们已经快被同化了!赶快出来!”

  白宁蹲在一旁无聊地听着白厚义和肖涵拿着个扩音器站在离超市三米远的地方对着里面喊。

  之前,在白宁进超市没一会后他就发现了自身的异样,幸好他先察觉到这点趁着白厚义还被没同化就拉着他跑了出来,不然等下次见面他俩估计只能战场上见了。

  而且还是他单方面被吊打的那种。

  为了不被同化后的白厚义吊起来揍,白宁很是积极的找到了对着草莓棒棒糖疯狂流口水的猛男。

  想要强行拉着白厚义那块头的大汉跑那可是一点都不容易。

  肖涵也机灵地跟着他们一块跑出来了。

  在出来时还有个奇怪的店员拦住他们说什么“爆炒蛞蝓”。

  白宁信也不信那人说的话胡乱点头应了后就拉着白厚义跑了。

  本来有些疑惑白厚义怎么这么快就栽在里面,直到他们在隔壁美食街打听到消息后才明白。

  估计是因为之前在小卖部白厚义被那鼻涕虫黏液溅了一脸的原因。

  白厚义当时就咬牙改了自己的原则,他要做一个打女人的男人!

  三人虽然也还没发现关于任务的线索,但游戏背景都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何况这才第一天,还是决定先把这群玩家叫出来再说。

  当然白宁是持反对意见的。

  他认为这群人太蠢了,救他们等于浪费时间。

  更何况他们都是淋过雨的人。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在白厚义无能狂吼了十几分钟后,只有里面几个没淋到多少雨的人手脚并用连跑带爬的出了超市。

  期间那个奇怪的店员并没有出现。

  而他们流着口水大张着嘴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超市里剩余的玩家也都出来了。

  无一例外,他们都被同化了。

  于是白宁生无可恋的被白厚义扛在肩头一路逃跑。

  他早上吃的饼干都要被顶出来了。

  “你就不能揍他们吗!?”

  “呼,人太多了打不过啊臭小子!那黏液一人吐一口都得把我弄死。”

  白厚义跑得更快了。

  肖涵气喘吁吁地跟在白厚义后面,那几个没被同化的玩家也紧跟在肖涵后面。

  7个人被后面支着口器的怪物玩家追的慌不择路。

  “我…我想吐…”白宁上半身趴在白厚义背后一脸痛苦地说道。

  “喂!臭小子你要敢吐我身上我待会弄死你啊!给爷咽回去!”

  本来还可以忍忍的白宁听到“咽回去”这三个字瞬间破防了。

  “白厚义…你大爷的…呕…”

  “我靠!?你死定了臭小子!!别以为你是我表弟我就不敢揍你!!!”

  “呕……”

  “你踏马的别吐了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冉阿四

冉阿四

如果有bug之后会再修一下的(๑ت๑)♡

2021-06-21 18: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