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绯色的银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绯色的相遇

绯色的银月 银色枫 5751 2006.03.20 17:14

    豪华的菜色和父亲亲切的关怀时所与孩子都希望在晚饭时发生的,但可枫却恰恰没有那种亲切地感觉。

  即使在豪华的菜色,但对于摆放在自己面前成堆的菜色也没什么胃口。还有就是。。。。哥哥和姐姐对于自己的存在故作忽视。

  “可枫,吃这个”辰翰注意到宝贝女儿心不在焉,夹了一块海翅在她的碗里。

  “这个是我找人特地作的”随后又在黎临的筷子下夹走了最后一块鲍鱼。只见满桌子的好菜似乎都在可枫的碗里。

  “太多了,我不能吃太多油腻的”可枫放下筷子,柔弱的目光投向父亲。

  “噢。是吗?那黎临、黎尽你们吃吧”辰翰一下子变得好像吆喝似的说着,手中的筷子也没有刚才那么勤快。

  “我吃饱了”黎尽放下吃到一半的碗,低着头走出了大家的视线范围内。

  “我也饱了”黎临瞪了一眼可枫,起身推开了椅子。

  “黎临,你送可枫回房”辰翰一边对着可枫微笑一边斥诉道。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自己已经记不清了。可枫脸上没有一点朝气,每次吃饭也许都会以这种结局收场。父亲过分的溺爱和姐姐哥哥的仇视,自己像是夹在他们之间的炮灰,一直这样活着,活的。。。。。。好累。

  在姐姐面无表情的送达下,可枫重新回到自己一天要躺十几个小时的床,习惯性的趴在窗台前,望向窗外。

  临走前可枫想对姐姐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也许即使说了也不会有人认真听的。可枫向背对着自己的姐姐道了声晚安后,继续朝着窗外看去。目光下两个黑影依然在街道上,而且是以非常快的速度移动着。

  从那两个黑影身上移开注意,可枫重新开始欣赏星夜,今晚的哭泣声为什么没有停?

  急速而沉重的喘息声,快抬不起来的脚,但身体却始终在移动,是因为身后的黑影手中的枪正在瞄准自己。

  使劲力气纵身一跃,黑影跳到了屋顶上。原以为自己已经安全才开始贪婪的喘气时,但身后降临的扳机声依然清晰明耳。

  “不要杀我,和我无关”超越一切的惊愕都在此时表现出来了。而正对着自己的枪口却依然没有移开。

  一步步的向后退,终于在无法后退的尽头发现了死亡的边缘。低头向下看,一个硕大的阳台在自己下方不远处。逃亡者轻声笑了笑,迅速转身企图纵身向下跳,但枪在消音器的配合下比他的行动更快了一步。巨大的身体顶着地球引力向下坠落。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吧!可枫看着窗外阳台上的几只蝉,是把柱子当树了吧!嘴边试图微弯一下,自己好像闻到了夏天的味道。

  可枫长吸一口气,这不是夏天的味道,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血腥味。这是。。。。。。血的味道!手指触碰窗玻璃的瞬间一个巨大而沉重的黑影从天而降,落在房间的阳台上,虾的可枫猛地把手一缩,差点叫出声。

  那是什么?!这可是自己房间的阳台,有不明物体掉下来怎么可以不管,更何况那种气味。。。。撞着胆子本想努力的打开窗,可接下来的发生的事停止了她的动作。

  一个披着斗篷的东西紧随其后跳了下来,和那个黑影不同,他的降落轻盈而华丽。

  满月下饱和的月光渐渐逃离了黑云的禁闭。眼前的一切开始明朗,可枫发现自己看到的不是斗篷而是一件黑色的风衣。而那个轻盈的东西是。。。。。。。是一个很帅的男孩。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湖蓝色的瞳孔,有力的眼神,短而飘逸的秀发,还有,他手上黑色的枪。

  枪!!可枫猛地回过神来,眼睛盯着那个沉重的黑影。黑影周围暗红色的液体逐渐向外扩散,而那个黑影是个。。。。瞪着双眼的人!用手捂住自己快尖叫嘴。当她的眼睛再次扫向那个男孩时,她的眼睛和那个眼眸重合了。

  那个湖蓝色的双眼正瞪大着眼睛注视着自己,看上去比自己还要紧张。本想身体向后退的可枫右手在惊慌下碰到了窗子得开柄。

  一股凉风瞬间侵入脸颊,不时还夹杂着血腥味。

  而当自己反应过来自己看到杀人事件的时候,那个男孩已经蹲站在自己的窗台上。左手扶着窗框,右手上的枪正瞄准着自己。

  对一切还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可枫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她的声带喊不出任何声音,可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却从自己喉咙的深处发出。

  “你为什么要哭泣”这是什么声音?我发出的声音?

  可枫很惊讶自己说出的话,但是却感觉自己每晚感觉到的悲伤是来自于他,为什么?

  微微抬起头看向来人。她显然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惊讶的表情毫不保留的暴露在脸上。

  两个人这样相望了几分钟,仿佛时间凝结了。突然一股沙痒侵袭可枫的喉咙,同时也打破了沉默。她用力捂着嘴咳嗽,是因为很久没有开窗了还是因为夏天晚上的风大?不管是什么原因,可枫都使劲捂着嘴不让咳嗽声发出。为什么呢?为了不让他听见?为了不让他知道自己的体弱多病?可是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可枫有些自嘲和失望。自己连遇到这样严重的事情也会犯病,真的。。。好没用。

  正当她徘徊于疑惑和自弃的时候,少年已经关上了窗。整个动作只用了2秒钟,而且他也没有一刻是背对着自己的。

  “为什么。。。”少年的举动顿时给可枫的脸上渲染上了一层红色。她不知道自己脸红是因为他的帅气还是因为他的举动。

  “今晚的事说出去就杀了你”低沉而极带危险和威胁的声音震荡着可枫的耳膜,她的脸更红了。可是下一秒她的脸却是气红的。“小丫头!”

  什么小丫头?!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这样叫过,而且。。可枫打量着站在她床上的少年。他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吧!可枫气鼓鼓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突袭的寂寞强迫她又静下心来想,自己多久没有这样生气了?自己多久没有和别的人说话了?再次遇到能和别人说话的意境,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真是可笑。

  “放心吧,我没有什么朋友,不会和别人说的,娘。娘。腔。”可枫吐吐舌头着重的点了点最后三个字。她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己没有朋友的事实,连声音也变轻了。

  从小被父亲溺爱,任何人都会认为是好事。可是,自己却因此没有一个朋友。不是因为体弱多病就是因为父亲对他们的“忠告”。最后一直陪在身边的,只有婷晨和这些毛公仔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人好像被自己对他的评价很是惊讶。惊讶的。。。忘了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娘娘腔”他认真地重复着。

  “就是”可枫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虚的心跳声。说实话,眼前的这个少年并不娘娘腔,反而时刻透露出不属于他年龄的气魄和霸气。但气急败坏时的可枫,可不会管那么多。

  凝重的气氛顿时在他们之间燃起。摇摇头甩去那些不开心地事情,可枫突然想起自己还没问他的名字。刚开口就被人捂住嘴巴。

  “嘘”男孩凑了过来,不时地向窗外张望。而他身旁的可枫早已“熟”了。第一次和男孩子这样近距离接触,她快窒息了。

  “放。。。开。。。。我。。。。”含糊不清的叫声下,捂在她嘴上的手终于放开了。

  “我走了,记住今天的是说出去就杀了你,小丫头”说着男孩迅速的打开窗子抱起阳台上的尸体纵身一跃。可枫急着跟着爬到了阳台上。

  偷偷地把头伸向足以看到他的地方,看见男孩在街道上放下了尸体,立即又另一个黑影靠近,而看得出他的左手边也有一个巨大的黑影。

  “麟,我来迟了,这家伙有点难对付,走吧”黑影右手一勾地上那个尸体,冲进夜晚的黑暗中。

  麟朝着可枫所在的阳台看了一眼,转头消失在月色下。

  “麟。。。。。。”阳台上可枫穿着单薄的睡衣,倚靠在台阶上。依偎着凉风,嘴边勾起了许久不见的弯月。今晚她好矛盾,明明遇到了杀人事件,还被人威胁,但为什么。。。心中没有任何的刚才残余的恐惧,有的,只有对麟的疑问以及。。。。。耳边隐隐传来的哭声。。。。

  持续不停的鸟鸣声,穿过玻璃洒在脸上的阳光,好热。

  可枫把被子拉过头,转个身又睡了起来。

  可是。。。。。从刚才起就一直没停过的杂声:脚步声和翻箱倒柜的声音,好吵。昨晚着了凉又没睡好觉,现在不能让我补补眠吗?

  可枫挣扎着睁开眼睛,一个天使般的少女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手中摆弄着一个《辞海》差不多厚的东西。

  “婷晨,是你啊”可枫兴奋的将睡意和不耐烦一扫而光。婷晨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被允许独自出入我房间的人。因为。。。。。她实在太优秀了。

  可枫陶醉的看着眼前在阳光的衬托下的女孩,微笑的嘴角不自觉地脱离轨道。

  “傻笑是没用的”婷晨合上书不经意的来了一句,“那样是没办法变得更有学问的”

  “哦”对于她的回答有明显的失望,可枫转头好奇的看着婷晨手中的东西,“婷晨,你在看什么?”

  “世界名氏30000记。”

  “婷晨。。。你不是想把它背完吧”可枫小心的指指她手中的厚书。虽然知道像婷晨这样能把《辞海》倒背如流的人,这样厚的书不算什么,但真的得到肯定的答案,心里还是觉得满恐怖的。

  “你要试试着背背看吗?”婷晨对可枫“善意”的笑了笑。

  “不。。。。。不用了”想到刚才一瞬间婷晨眼睛里放出的光和她瞬间退去天使转为女王的笑容,可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婷晨正在继续翻阅着她那本书。和父亲的溺爱和姐姐哥哥的憎恨不同,婷晨一直是可枫最贴心的朋友。

  虽然有着阳光一样名字,但婷晨却是一个完全的淑女。至少在平时是这样。。。如果有谁真的惹恼了“温柔无比”的婷晨,那么就等着被各种书里的折磨手段折磨吧。

  婷晨的优秀让辰翰较放心,可枫才会和婷晨走得很近,最后成为了不离不弃的朋友。但婷晨的优秀同样是可枫所烦恼的这样的婷晨会不会有一天也会离开自己?

  “出去逛逛吧,天气那么好”不知想到哪里的时候,婷晨冒出来一句话。

  “啊~~~~”完全无法接上婷晨思路的可枫摸不到头脑。

  “你爸又不在,出去走走吧!”婷晨见一直愁眉不展的可枫,有种想让她开心地感觉。

  “好啊”百年难得开口提出和自己散步,可枫兴奋得想扑上去抱住婷晨。不过好友这是在干嘛?趁监护人不在时的。。。。。。拐骗?!

  “但是。。。。。。。。”婷晨的右手及时地伸直阻止了自己被恶狼扑倒,“你要保证不可以离开我的视线。”婷晨郑重的说着。

  “嗯,嗯,一定”

  如果不是婷晨三天两头的被迫和自己一起爬阳台,自己的“几乎下不了床”可不知怎么熬出来的。

  “你可以吗?”看着可枫上蹿下跳跳的在房里乱跑,脱下的衣服乱扔,和刚才的简直就是两个人,婷晨都有些后悔自己的话了。

  “嗯,不知为什么,今天的精神特别好”可枫一边努力的穿着衣服一边回答道。单纯的她认为这是婷晨的功劳,可是她却没注意好友略变的表情。

  “你今天还没吃早饭吧?”婷晨把声音放得很轻,好像生怕别人听见似的。

  “嗯,还没,今天睡过头了,还没来得及吃”她想也知道哥哥和姐姐不会拖自己起床来吃早饭的。说着她努力的拉下一件套头的外套。

  一瞬间,虽然只有一瞬间她看到了婷晨脸上紧缩的眉头和握紧的拳头。那是平时淑女无比的婷晨所没有的。

  “婷晨。。。。。,我好了”尽管不解,但可枫还是咽下了疑惑。

  “走吧”婷晨用微笑扉开了眉头。拉着可枫,沿着阳台上早已准备好的绳子爬下。

  “啊~~好热闹”明媚的阳光,舒畅的身体,一切都让可枫抵不住繁闹的诱惑。

  “别走那么快”婷晨死死的拉着可枫的手。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只有在人群中被可枫拖着走的份。

  “婷晨,那个好漂亮”可枫整个人扒在橱窗上看这里面的水晶饰品,像一个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小毛孩一样。红扑扑的脸蛋就差没穿过玻璃扑上去了。

  突然镜子里反射出一个让可枫瞪大眼睛的黑色身影。。。。那是,麟!他飞快的在人群中穿梭,常人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视线。

  “麟!”可枫猛地回头寻找镜中的人影,急切的搜寻。常人的搜索怎能成功,无论怎么仔细察看周围都毫无所获。正当她要放弃时,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她仿佛又再次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让她第一次牵肠挂肚的身影。

  一瞬间的回想,她的耳边回荡起了轻微的哭泣声。那到底是什么?是谁在哭泣?

  记忆深处的黑暗渐渐明朗,那个摇晃、模糊、哭泣的脸渐渐清晰。可枫无助的摇摇头,却甩不走那声音,而那个满是眼泪的脸颊在她的摇晃下,不经意欲渐清晰了许多。

  是谁?终于,一种莫名的冲动促使她做了一个冲动而可怕的行为。

  她用力放开了好不容易重新回到婷晨身边的手,向麟消失的方向跑去。

  “可枫!”婷晨想冲上去拉住她。可她弱小的身躯挡不住人群的流动,只能在原地看着逐渐离自己远去的好友。

  尽管在明媚的阳光下,小巷子里还是那么阴暗。一个貌似拾荒者的人正在垃圾桶边上找寻什么东西。

  突然仅存的一点阳光被黑影遮住。慌忙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黑色的风衣和正对准着自己露出獠牙的枪。

  拾荒者惊恐看着眼前看上去比他“柔弱”许多的麟,慌忙的退让打翻了身边垃圾桶,双脚无法再支撑摔倒的身体,一点点向后爬退,“不管我的事,不要杀我”

  即将撕裂猎物的獠牙瞄准着目标。可是胸口突如其来的烫热让麟无法动弹。

  这股灼热,自己曾经感到过,是在遇到那个女孩的时候,胸口同样有这样一股难以忍受的热。

  麟用手捂着胸口,头渐渐被身后的喘息声吸引转了过去。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场景现在正出现在自己眼前。

  “麟,不要!”可枫大声地喊叫道。尽管她的声音被街上的喧闹淹没,但却完整无缺的传入麟的耳膜中。

  一声大喊后,“银月”引以为傲的杀手第一次在没有完成任务的情况下放下了手中的枪。胸口的灼热一直没有退下去迹象,而身后猎物的慌忙逃窜又重新唤起了麟脑中的还未退去的杀意。

  而这次,他把枪口对准了半路闯进来的可枫。

  “因为你,任务失败了,你要付出代价,小丫头”麟冷漠的眼神里放着寒光。

  可枫低着头,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

  又一次,麟的话又一次让她抬起满是莫名眼泪的脸。

  “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哭泣!”

  小巷子里的阴暗和恐惧让人无法靠近。而此时在那里,哭泣声、惊讶和胸口的灼热交织在一起。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