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镇八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先礼后兵

西游之镇八荒 听风画秋雨 2054 2018.12.01 21:30

  古朴的石砌大殿内,牛如意混不吝的站着,而在他旁边,两位罗刹族女战士跪地求饶。

  牛如意的变化能骗过别人,骗不过罗刹女王,才进殿,就被识破。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反而觉得自己完成了个值得骄傲的任务,昂首挺胸。

  “你以为那沈伦真能走脱?”罗刹女王悠然道。

  牛如意道:“他能不能走脱,是他的事,贫道只知朋友有难,当拔刀相助!”

  “呵呵!”

  罗刹女王轻笑两声,瞥向求饶的护卫,道:“连这点儿事都办不好,自己下去领罚!”

  “是!”

  待护卫离开,牛如意道:“女王不去追沈伦?”

  罗刹女王笑道:“你信不信,沈伦会自己回来?”

  牛如意摇头。

  罗刹女王道:“如果他足够聪明,他一定会回来。”

  牛如意奇道:“为什么?”

  罗刹女王笑而不语,视线看向殿外,道:“你看,他来了!”

  牛如意扭头,果见换上自己道袍的沈伦从外面进来,走到他旁边站定,拱手道:“沈伦见过女王!”

  牛如意一脸不解,道:“沈兄,你回来做什么?”

  沈伦瞄一眼上边儿的罗刹女王,咳嗽两声,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过,此番还是多谢牛兄仗义相助!”

  “呃,没事没事,贫道也没帮上什么忙!”牛如意道。

  罗刹女王道:“牛如意,你先离开,寡人要与沈城主说几句话!”

  牛如意看向沈伦,见他点头,便道:“好吧!”

  他转过身,朝沈伦挤挤眼睛,然后甩着衣袖出去。

  殿内,一时安静。

  沈伦不喜欢这种安静,很光棍道:“说吧,女王陛下,找我做什么?是要给青衣公主报仇呢?还是别的事?”

  “报仇?什么仇?青衣已经将事情原委与寡人说明,此事乃她有错在先,至于沈城主所为,皆是出于自保,如此,寡人代青衣道歉,此事,就此揭过,如何?”罗刹女王和颜悦色道。

  沈伦丝毫不觉意外,点头道:“好!如果青衣公主不再追究的话……”

  罗刹女王道:“你放心,青衣那边儿,寡人替你说情,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是,寡人将青衣许配给你,你可愿意?”

  “啊?”

  沈伦傻眼,连忙道:“不可不可,我已经有……”

  “家室?”罗刹女王出言打断沈伦的话,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沈伦,道:“这话你骗得了谁?”

  沈伦尴尬,明白罗刹女王已经调查过他的情况,眼珠一转,道:“实不相瞒,我已经心有所属!”

  “巫山神女?”

  罗刹女王哼一声,道:“寡人之女,不比那巫山神女差,何况,沈城主也该听过巫山神女梦会楚王的事……”

  “我并没有说是巫山神女!”

  沈伦道:“我想,女王陛下请我来,不会只为这件事吧?”

  罗刹女王见沈伦转移话题,没再深究下去,道:“寡人算你一定会回来,果然是聪明人!”

  沈伦呵呵,他刚跑到城门,就发现大祭司坐在城头,一眼不眨的看着他,还跑个屁?

  沈伦也想明白了,要害他的话,何须罗刹女王、大祭司齐出手?

  罗刹女王玩先礼后兵,是有所求,但他只要出城,大祭司就敢出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至于说在一位大觉金仙的眼皮底下逃走,沈伦自知没那能耐。

  “法圣?”沈伦直接道。

  罗刹女王颔首,道:“卫鞅是寡人最敬佩的人,寡人将他请来,希望他能助寡人一臂之力,寡人许以国师之位,愿将玉舒、青衣一起嫁給他,甚至,寡人允诺以罗刹族的禁术,替他塑神躯,不死不灭,可惜,他太固执了!”

  她语气透着愤怒,还有失落和遗憾。

  看得出,罗刹女王的确爱惜法圣才能,或许,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因为沈伦观察到在提起卫鞅时,罗刹女王眼神复杂,颇有女人的幽怨感觉。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尤其像罗刹女王这样的女人,因为她得不到的东西太少了,所以只要出现,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渴求,乃至成为执念。

  说不定,罗刹女王还用自己为筹码,要法圣老爷子助她。

  以罗刹族不拘一格的做派,极有可能!

  沈伦腹诽着,嘴上却道:“其实我与法圣并无太多交集,恐怕我也无法说服他,替陛下效力!”

  罗刹女王叹息一声,道:“寡人都说服不了他,也不觉得你能说服他!”

  沈伦大囧:“……”

  感情是自己自恋了。

  罗刹女王接着道:“寡人找你来,是想请你替寡人,送他回阴山。”

  “啥?”沈伦怀疑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

  罗刹女王苦笑,随手画个圆,凭空出现面水镜,里面呈现出金光灿灿的画面,闪瞎人眼,而那金光中,隐约可见一尊法相,庄严肃穆,法相背后,虚空崩裂,形如渔网,却又弥漫着大道气息。

  画面一闪而没,水镜碎裂,罗刹女王挥袖,拂去水气,道:“你可看清楚?”

  沈伦皱眉,道:“那是,法圣?”

  罗刹女王道:“是他!”

  “怎么回事?”沈伦诧异,他看见那尊法相,冷漠且丝毫没有感情,和当年地牢里与自己插科打诨的老爷子相去甚远。

  “如你所见,他趋近合道,如果成功,他就会成为天地大道的一部分!”罗刹女王道。

  沈伦皱眉,道:“合道?那是好事吧?”

  罗刹女王摇头,叹气:“道非道,现在合道,是以己道补大道,对天地有小益,无大益,于他,则大害。总之,如果你有机会接触到大觉境界,就会明白。而且,他若是在此处合道,万里之内,都会被合道时的气机干涉、扭曲,罗刹国,亦将随之化道!”

  请神容易送神难,罗刹女王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痛苦。

  沈伦为难道:“连你们都送不走他,何况是我?”

  “于寡人,难,于你,不难,幽冥界,修行偏阴邪,我们无法靠近他,你不同,何况,他其实在你身上,留了道气机,只是你没有发现,所以,你可以安然无恙的靠近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