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镇八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善与恶

西游之镇八荒 听风画秋雨 2034 2018.11.14 21:47

  清晨,鸡犬声中,田间的老农已经汗流浃背。

  “老伯,老伯!”

  忽然,老农听见个声音,抬头望去,田垄上站着个青衫的年轻人,他穿着朴素,但面白如玉,十分英俊,这世道,也只有贵人子嗣,才会有这样的肌肤。

  老农直起腰,道:“这位公子,你叫我?”

  “没错,老伯,我有事问你,可否上来一叙?”青年道。

  老农经历颇多,不愿得罪人,走上田垄,道:“不知公子要问何事?”

  青年道:“老伯,我记得没错的话,此地,原是刘家村吧?”

  “嗯!”老农点头,道:“以前这儿是刘家村,不过,十多年,大概二十年吧,刘家村遭横祸,村人尽死,无一幸免,官府说是土匪所为,也有传言乃妖魔出没。如今,这村里姓刘的没几家,都是当年刘家村在外的,其余多是流民,来此安家。”

  “这样!”

  青年点头,然后解下腰间葫芦,递给老农,道:“一点儿谢礼,不成敬意。”

  “使不得,使不得!”老农忙推辞。

  只是他话才说完,眼前的年轻人已没了踪影,他揉揉眼睛,怀疑自己出现幻觉。

  但,那掉在地上的葫芦,告诉他刚刚发生的都是真的。

  “莫非,遇见仙人!”老农骇然。

  如此变故,老农没心思挖地,捡起葫芦,匆匆回家。

  家里妇人还躺在床上,见他归家,有些慌乱,斥道:“这么早就回来做什么?”

  这妇人颇有些姿色,四十年纪,却依然像三十来岁,尤其身段出众,此时曳着被子,沉甸甸的胸脯,半隐半露,那白腻肌肤,让老农咽口唾沫。

  这女人是他逃难途中遇见,听说她曾是富贵人家,后遭兵祸,被抓进军中女闾,她不堪受辱,从女闾逃出,那时恰逢七国之乱,兵荒马乱,她一女子,孤苦无依,老农当时年轻力壮,生出恻隐之心,带她逃亡,后来到刘家村,定居下来。

  两人日久生情,结为夫妇,倒也恩爱,唯独一直没有子嗣,颇为遗憾,倒不是女人的问题,而是老农年轻时与人斗殴,伤了子孙根,连夫妻之事,都草草了事,他内心愧疚,便什么都依着妇人,故而妇人肤白貌美。

  老农忙关门,道:“奇事,奇事!”

  “甚么事?”妇人不悦道。

  老农忙将田垄上的事说一遍,妇人将信将疑,道:“你莫不是眼花?”

  老农道:“你看,这葫芦便是那仙人所留,里面好像是酒,闻一闻,疲乏尽去,喝一口,我以前的伤竟好了!”

  “什么?”妇人疑惑。

  老农猴急的脱去衣衫,兴奋的爬到床上,道:“你试试便知。”

  却说世间,最怕隔墙有耳,老农未曾发现,那床底还藏着个人,一个男人。

  那男人姓刘,乃以前刘家村的村老幼子,刘家村遭祸那年,恰逢他服役,不在村中。

  服役归来,刘家村已亡,悲痛之余,他与几位同服兵役的刘姓村人重建刘家村,并收拢些逃难的流民,因其见识广,被村民尊为村老。

  至于他会和老农妇人勾搭上,男人和女人,不就那点儿破事,不值多提。

  听人墙根,着实不好受,尤其想到妇人那白花花的身子,压在那黑炭下面,刘村老气闷不已。

  尽管妇人并非他女人,但以前老农不济事,两人没有夫妻之实,若非妇人不许,刘村老早就谋划怎么干掉老农,独占妇人,如今老农重振雄风,刘村老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他冷着脸,瞥见柜子上的葫芦,仙人宝物,目光骤然炙热。

  “这就是人性,呵!”

  村中书塾,那株柳树下,青衫青年冷笑。

  青衫青年,自然是扶摇所化,她下山后,来到此处,扪心自问,她真正跨不过去,其实是一个坎,当年她施舍人类,反遭灾祸,她无法理解,人类为何恩将仇报,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这是一个结,心结!

  只有当她真正弄清楚为什么,如何处置,寻找到自己的道,才能顺利步入太乙仙。

  “人性?这位公子,观你尚年轻,怎知人性?”忽然,书塾走出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贪婪、自私、嗜杀、好色……这些,不就是人性?”扶摇道。

  她对人类,丝毫没有好感。

  老人笑笑,道:“的确,人性有恶的一面,但,人性也有善的一面,公子只看见恶的一面,说明公子的内心,已经被恶所遮蔽,这可不行,久而久之,就会走入极端,变成恶的化身。”

  “善的一面?是吗?利益面前,善良真的存在?”扶摇问。

  “世间有大恶,亦有大善,用恶的眼光,看到的俱是恶,用善的眼光,便会发现那些美好。”老人道。

  扶摇笑起来,道:“那么,就来打个赌吧!用这些人的命,看看你是善是恶!”

  “命?”老人还没反应过来,青年已经不见踪影,他张张嘴巴,脑门渗下汗水。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老人直念叨。

  这两天,老人内心惴惴,那天见到的青年,再没有出现,难道,一切都是幻觉?

  “杨老实死了!”忽然,村外有人跑进来,大喊着。

  老人骇一跳,抓住那人,问怎么回事,那人说有人看见杨老实的尸体,就在河边儿,好像是去河边挑水,不小心踩滑,淹死的。

  跑到河边儿,老人看见杨老实的尸体,还有他那个身段丰腴的妇人,不知怎地,他总感觉妇人比以往更年轻,更漂亮,尤其此时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刘村老来了,仔细查看后,说杨老实的确是淹死,让杨氏节哀。

  杨老实当天就下葬了,村人都当他是淹死,但教书老人总感觉其中有猫腻。

  傍晚,他再一次见到那个年轻人,靠着柳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是你做的?”老人生气的喝问。

  扶摇双手环抱,摇头说:“想知道真相?”

  老人盯着他。

  “自己去找。人的内心,是善良,还是邪恶,你的内心,是善良,还是邪恶?让我看看吧!”扶摇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